凯撒旅业欲申请3.5亿元贷款偿债,前三季度亏损2亿,创始人已卸任董事长

免税业务还未成型、旅游板块依然疲软,再加上“奥运IP”延迟,业绩重创的凯撒旅业将何去何从?

近期债市违约不断出现,债券市场一片血雨腥风,多个“网红”信用债异常跳水,大批债券基金净值大跌。同时,公司信用债违约的事件也会冲击股市情绪。

11月16日,凯撒旅业(000796.SZ)发布公告称,为缓解公司压力山大的短期偿债,公司向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谷信托”)设立的单一资金信托申请不超过3.5亿元纾困信托贷款,期限为36个月,以确保公司债券“17凯撒03”的按约兑付。

与此同时,凯撒旅业的三季报业绩由盈转亏,免税概念尚在襁褓,受疫情、自身经营等多种因素影响,凯撒旅业今年以来的日子并不好过。

凯撒短期偿债压力大,资产负债率高达56.03%

据了解,债券“17凯撒03”是凯撒旅业于2017年6月发行的公司债,原期限为5年期,附第3年末发行人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2020年11月30日即为回售支付日。债券每年付息一次,发行规模7亿元,当前余额4.63亿元,本期债券票面利率为8.5%。

根据公告显示,为了这笔信托贷款,凯撒旅业总共设立了三项担保措施:

第一,凯撒旅业控股股东凯撒世嘉旅游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撒世嘉”)以其持有的5800万股凯撒旅业股票提供场外质押担保,且担保期间内,质押股票因送股、公积金转增、配股、拆分股权、分红派息等而形成的派生股票或资金属于质押范围;

第二,凯撒世嘉下属公司海南易食食品科技产业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海南省屯昌县屯城镇大同墟园区大道南侧16.59万平米土地提供抵押担保;

第三,凯撒旅业下属公司北京凯撒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11月19日,凯撒旅业发布申请信托贷款进展公告称,因土地抵押办理手续繁琐时间相对不可控,经公司、凯撒世嘉与金谷信托沟通,各方协商一致同意将信托贷款合同约定的土地担保物变更为凯撒世嘉持有的600万股公司股票。

猫妹注意到,今年6月,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由于新冠疫情对凯撒旅业的主业经营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并对现金流造成了严重冲击,短期内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可能性较低,且凯撒旅业可动用银行授信规模小,短期内流动性压力加大,债券偿付压力大,因此将凯撒旅业的主体信用等级和公司债券“17凯撒03”由AA-调降至BBB,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凯撒旅业发布的2020年三季报中,短期借款和应付账款分别高达7.21亿元和7.84亿元,累计流动性负债合计为31.3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56.03%;与此同时,货币资产仅有6.79亿元。

前三季度营收下滑利润暴跌,“免税业务”或成最后救命稻草

近年来,凯撒旅业净利润持续下滑。从去年开始,凯撒旅业将目光瞄准了“免税业务”。

今年得益于海南免税政策的开放,凯撒旅业在七月股价曾连续9个交易日涨停,累计涨幅达136%。不过,7月13日,凯撒旅业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亏损,九连板随之结束。

图片1.png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免税概念尚在襁褓,还不能影响公司业绩。

最新的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凯撒旅业的营收分别为7.53亿元、1.37亿元和2.98亿元,同比分别下滑41.30%、90.69%和84.91%。与此同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0.64亿元、0.54亿元和0.75亿元,同比分别暴跌312.41%、266.30%和148.95%。

凯撒旅业于2015年借壳登陆A股,目前主要经营旅游服务和铁路、航空配餐业务,其中,旅游服务是其营收支柱,占总营收比例超8成。

受疫情影响,今年凯撒旅业加速了对免税业务的布局,不但将公司注册地由陕西变更为海南三亚,并在海南设立海南同盛世嘉免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同盛免税”),作为其免税业务控股管理平台。

图片2.png

今年7月,凯撒旅业发布公告称,旗下同盛免税获得上海理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理成”)1亿元的增资,这是上海理成第二次增资,增资完成后将获得同盛免税20%的股权。当天,凯撒旅业在发布股价异动公告时称,自2019年以来公司的多个免税店项目已陆续落地,目前公司正逐步加强免税布局领域、布局力度及管理运营等方面能力。

2019年6月,凯撒旅业入股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中出服”)旗下的天津国际邮轮母港入境免税店,正式介入免税业务;同年11月,凯撒旅业在海南设立“同盛免税”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同时购买了北京寺库持有的江苏中服免税20%股权。

除上述天津邮轮母港进境免税店和江苏南京市内国人免税店外,还有北京市内免税店,而这三家免税店均为中出服旗下。而中出服拥有中国唯一的市内国人免税店经营资质,同时具备口岸进境与出境免税牌照。

疫情期间,对于凯撒旅业来说,能够抓住海南免税这根“救命稻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就猫妹了解,按照目前免税政策,凯撒旅业很难直接获取免税牌照,只能通过入股的方式参与免税店经营。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疫情暴发前,凯撒旅业的净利润已呈现出下滑趋势。

猫妹梳理凯撒旅业近五年财报发现,2019年凯撒旅业的营业收入出现下滑,即从2018年的81.80亿元跌至2019年的60.36亿元,同比跌幅达26.21%。在业绩盈利方面,凯撒旅业自2017年起就陷入了逐年递减态势。2017年至2019年凯撒旅业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1亿元、1.94亿元和1.26亿元,且2018年及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较上一年同期分别下滑12.03%和35.28%。

图片3.png

进入2020年后,受疫情冲击,凯撒旅业遭受重创,今年的业绩十分惨淡,全年几乎均处于亏损状态。

图片4.png

以此来看,业绩不佳再加上凯撒旅业短期的资金压力,仰仗外部资金或成为凯撒旅业应对短期偿债的最后的路径了。

二股东减持25次,创始人重掌大权一年便辞职

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辖区独家票务代理的凯撒旅业,已经先后四次服务过北京、伦敦、里约和昌平奥运会。然而在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举行后,凯撒旅业的“奥运IP”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除了暂缓的“奥运IP”以外,凯撒旅业曾经的大股东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旅游”)也频频减持。

自去年9月,海航旅游因被动减持股份变更为凯撒旅业的第二大股东,凯撒世嘉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凯撒旅业的第一大股东,凯撒旅业创始人陈小兵则成为实际控制人。

陈小兵重掌话语权后,凯撒旅业业务布局出现拐点,在发展主业的同时,凯撒旅业开始在免税和金融业务方面进行重点布局,其中尤以免税业务布局最为频繁。

从最新的减持计划期满公告来看,自今年以来,第二大股东海航旅游共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的方式进行了25次减持,最近一次8月5日减持88万股后,海航旅游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进一步降为21.83%。

图片5.png

相较于业绩下滑和股东减持,凯撒旅业近期高层人事变动更引业界关注。

10月13日,凯撒旅业对外宣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小兵称因工作需要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在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等相关职务,由公司原首席执行官刘江涛担任董事长,选举陈杰为公司董事,聘任金鹰为首席执行官。

自去年9月,凯撒旅业创始人陈小兵则成为实际控制人也才1年有余。

免税业务还未成型、旅游板块依然疲软,再加上“奥运IP”延迟,业绩重创的凯撒旅业将何去何从?(蓝鲸资本 王晓楠 wangxiaonan@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