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移动Q3营收净利“腰斩”背后:陷转型阵痛,AI收入占比仍不足6%

近年来猎豹移动一直在进行业务转型,但业绩持续走低,股价也由19美元的至高点逐渐下滑至2美元左右。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工具型业务的萎缩,猎豹移动一直未找到明确的发展方向,未能给予投资者信心。

11月24日,猎豹移动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猎豹移动Q3总收入为3.65亿元,同比下降60.3%;Non-GAAP归属于猎豹移动股东的净利润为2.66亿元,同比下降45.38%,两项核心指标几乎都呈“腰斩”之势。

实际上,近年来猎豹移动一直在进行业务转型,但业绩持续走低,股价也由19美元的至高点逐渐下滑至2美元左右。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工具型业务的萎缩,猎豹移动一直未找到明确的发展方向,未能给予投资者信心。

受海外政策影响,猎豹移动宣布业务回归国内市场,但从公开资料来看,其国内业务也并未见明显起色。此外,猎豹移动一直宣称All in AI,但AI业务收入占比至今不到总营收的6%。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国内AI技术还未能真正实现商业变现,即便能够如愿,那首先获得机会的也不会是猎豹移动。

猎豹陷转型阵痛,业绩持续走低

1999年金山软件开发与发行了一款杀毒软件金山毒霸,一年后,以金山毒霸为首的一系列软件产品被独立出来,成立金山网络,2014年金山网络更名为猎豹移动。同年,猎豹移动登陆纽交所上市,旗下猎豹清理大师在全球下载量一度超过10亿,猎豹移动股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市值最高时超过50亿美元。

猎豹移动凭借移动工具出海起家,但随后,猎豹移动历经多次业务转型。猎豹移动CEO傅盛曾为猎豹移动制定了“三级火箭”计划——通过工具型产品获取流量,支撑内容产品发展,最终为AI业务提供支持。

然而,随着业务的扩张,猎豹移动的业绩和股价均出现了颓势。在股价方面,猎豹移动最高股价曾达到19.18美元,而目前已跌落至2美元左右。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分析称,猎豹移动以往一直在做互联网工具软件服务业务,原有的产品业绩在下滑;而在AI业务中,猎豹移动既没有拿出底层技术上的突破,也没有拿出在应用场景中新的拓展,所以猎豹移动还不能说服投资者能够在未来有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

在业绩方面,自2018年Q2至今,猎豹移动营收整体保持着持续下滑态势。今年二季度,猎豹移动营收大幅下滑,却实现了2.4亿元的净利润,主要是因为出售了持有的字节跳动股份。

据了解,今年第二季度猎豹移动因处置所持字节跳动股份,获得营业外收入4.54亿元。由于缺少主业驱动,到了第三季度,猎豹移动的营收与净利再次出现大幅下滑。

目前来看,猎豹移动所布局的领域有很多,工具、AI产品、游戏、广告平台等领域皆有涉足,但业绩表现并不乐观。2020年第三季度,其移动工具业务与移动娱乐业务均出现明显下滑,其中工具业务收入同比下降47.3%至1.86亿元,移动娱乐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70.4%至1.577亿元。

应用频繁违规遭下架,回归国内市场面临巨头竞争

傅盛曾多次表示,为了缩减成本和支出,猎豹移动严控海外业务成本,提高运营效率、改善运营亏损,此外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以实现业绩增长。

业内人士分析称,此前,猎豹移动应用的商业变现主要依托于谷歌和Facebook,因为合作与政策上的变化使得猎豹不得不将业务重心向国内转移。据悉,2019年,猎豹移动21.9%的营收均来自于谷歌。

2018年12月,猎豹与Facebook在广告方面的合作中止。今年2月,作为大规模打击广告欺诈和“破坏性”移动广告计划的一部分,谷歌从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架了近600款应用程序,其中的最大开发商之一便是猎豹移动,猎豹移动在Play商店中的大约45款应用程序全部被下架。

而这也并非猎豹移动的应用第一次被谷歌下架,从2014年到2018年,猎豹移动的应用曾多次因广告推送违规等遭到Google Play下榜。

2020年第三季度,猎豹移动在海外市场的移动公用事业产品业务收入同比下降72%至3900万元,主因便是自2020年2月起暂停与谷歌的广告合作。

但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其在国内市场的移动公用事业产品业务收入也同比下降52%至5800万元,主要原因是国内网络广告市场的不利因素。

在国内,猎豹移动的应用也频频被曝违规,涉及收集用户个人隐私等问题。2018年,上海市消保委通报关于规范浏览器、输入法、综合视频等手机APP涉及个人信息权限的应用,猎豹浏览器在其列。紧接着,工信部2019年公布的一季度用户个人信息保护检查发现问题的互联网企业名单中,猎豹浏览器再次上榜。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公安机关网安部门依法查处违法违规收集公民个人信息APP服务单位386个,猎豹清理大师APP成为典型案例。

此外,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猎豹移动围绕工具型业务推出的产品与搜狗“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策略不尽相同。搜狗已发布公告,签订了最终私有化协议,将成为腾讯控股的间接全资子公司,这意味着,猎豹移动将面临腾讯这一互联网巨头的竞争。而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又面临着来自360的竞争。

AI业务收入占比不足6%,与巨头相比暂无资金与业务优势

猎豹移动官网信息显示,在保持原有业务优势基础上,其正在从移动互联网向以AI驱动的产业互联网进行战略升级,并已经构建了垂直一体化的AI能力,包括自研芯片算力、算法能力、系统能力、应用能力、商业大脑。与此同时,猎豹移动一直以All in AI的口号,将自身定位为AI产业互联网公司。

据悉,2016年猎豹移动投资成立了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宣称要全方位打造机器人产品所需的技术闭环。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目前,猎户星空总计完成4轮融资。但值得注意的是,除了4075万美元的A轮融资之外,猎户星空其他融资的具体金额均未对外公布。

2018年3月21日,猎豹移动在水立方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推出了5款机器人产品。据猎豹移动官网显示,目前,猎豹移动旗下AI产品包括语音服务机器人、递送服务机器人、劳动服务机器人、电话机器人四条产品线。

目前,猎豹移动旗下AI产品包括豹小秘(DP)版、红外测温机器人、豹小秘、豹小贩、豹小递、6轴机械臂、豹咖啡、豹小秘电话助理、智能客服。在疫情期间,红外测温机器人、豹小递等产品频繁露出。

但目前来看,猎豹移动布局AI仅仅是雷声大雨点小;2019年全年,猎豹移动人工智能和其他业务收入达1.43亿元,同比增长72%,但仅占总营收的3.9%。受疫情对B端市场影响,今年第三季度,其AI业务实现收入2130万元,但也仅仅占到总收入的5.8%。

猎豹移动一位前员工对蓝鲸TMT记者表示,“猎豹就是想做AI,但是目前AI并不赚钱。”据该员工透露,猎豹移动因业务转型,从去年至今年六月进行了两次大规模裁员,总数超两千人。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认为,目前国内AI领域的发展还处于投入阶段,未能真正实现商业变现。“即便能够实现商业变现,那首先获得机会的也应该是百度等对AI业务有持续投入的公司,其次是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以及搜狗,无论从技术还是从资金上来讲,猎豹移动和这些公司都没有可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