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的传智教育,凭什么搏得资本青睐?

营收利润双跳水;市场发展空间挤压;高管动荡、质疑缠身;传智教育是否被高估了?

1月12日,IT职业培训行业企业传智教育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

上市首日大涨43.97%封涨停,第二日涨10.02%,资本对这个“首支A股教育行业IPO上市”的企业反响火热。

但质疑声音也不绝于耳。营收利润双跳水;成人IT培训市场风口已过,少儿编程赛道强敌环伺。甚至被质疑“招股书数据与年报数据‘矛盾’”,高层人员动荡不断。

风光无两,还是慢慢走入困局?

营收、利润双跳水,无奈布局线上?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7年传智教育实现营收6.99亿元;2018年同比增长13.23%至7.91亿元;2019年实现9.24亿元,较2018年增长16.71%。

净利润方面,2018年传智教育实现净利润1.70亿元,较2017年增加了24.37%。2019年,传智教育的净利润1.80亿元,然而增速却下降到了6.16%。

如果说2019年,传智教育的业绩保持稳健增长。那么在疫情的冲击下,2020年传智教育迎来了新的困局。

资料显示,传智教育主要从事非学历、应用型计算机信息技术(IT)教育培训。2017 年开始运营主要面向高中毕业生的 IT 非学历高等教育业务,现有在校生 1100 余人。同年开始试运营面向学龄前少儿的、以少儿美术为主要内容的非学科素质教育业务,2019 年进入火爆的少儿编程赛道,开始试运营面向青少儿的在线编程教育培训。

而根据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上看,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传智教育IT学科短期培训业务分别实现营收6.32、6.85、7.75、1.9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91.21%、87.33%、84.66%、74.50%。

在相同阶段,IT线上培训业务分别实现收入589.55、1279.13、2904.46、2988.88万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0.85%、1.63%、3.17%、11.54%。

对比可见,传智教育线上教育业务收入及占比在2020年1-6月明显增长。然而,传智教育线上业务短期内快速增长似乎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影响的无奈之法,而非业务模式新的调整。

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传智教育表示,自2020 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公司线下培训活动无法正常开展。为应对疫情形势公司将线下培训转为线上培训,但意向客户更倾向于参加线下培训,导致疫情期间公司客户量下降。

传智教育还指出,其主营业务中线下短训占比较大,受新冠疫情影响,其线下短期培训招生数量有所下降,导致2020 年 1-6 月营业收入同比下降 40.22%。另外,由于营业成本较为刚性,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幅度较大,由2019年的49.33%降至2020年1-6月的28.75%。

根据招股书数据,2020年1-9月,传智教育实现营收4.41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7.10亿元减少37.94%;预测2020年10-12月将实现营收2.03亿元,较2019年同期实现的2.13亿元减少5.07%。综合计算,传智教育预计2020 年营业收入为 6.43亿元,同比下降 30.35%。

净利润下滑更为明显。2020年1-9月,传智教育实现净利润1378.24万元,较2019年同期实现的1.55亿元,骤减91.14%。传智教育预测,2020年10-12月将实现净利润4914.17万元,较2019年同期实现的2477.21万元大增98.38%。但怎奈前三季度疫情影响严重,大局已定,预计2020年全年仅实现净利润6292.41万元,较2019年全年实现的1.80亿元下降65.09%。

可见,过于依赖线下,且以短期课程为主,让传智教育在面临疫情冲击时,抗风险能力不足,造成2020年全年的业绩大幅缩水。

成人IT培训风口已过,转型少儿编程迫不得已?

除了疫情影响,传智教育主营业务实际上也在受限于未来发展空间。

对比成人IT培训行业其他机构的发展情况,这一赛道的风口似乎已然不再。

作为IT培训第一股,达内科技在成立早期至2018年营收都在稳步增加,但自2019年起,达内科技营收开始出现负增长。2020年1-9月,达内科技再度亏损6.77亿元。

除了行业龙头达内科技,同行业公司火星时代也囚于业绩困局。

2017年,火星时代被百洋股份收购,收购时承诺业绩为2017-2019年累计实现净利润不低于3.34亿元。然而,2017、2018两个年度,火星时代累计实现净利润1.24亿元,较两年业绩承诺相差6422.91万元。2019年12月,因火星时代未完成业绩承诺,业绩承诺方回购火星时代 100%股权。

有分析表示,随着互联网行业的日益发展,用人单位对于IT从业者的要求有所提高,旧有短期速成模式下培训出来的人员或已经越来越难以满足雇主的需要。

少儿编程赛道似乎成为新的选项。从招股书上看,步入发展瓶颈的传智教育似乎也希望借上市募资,入局少儿编程教育。

招股书透露,传智播客拟在本次IPO中募集3.95亿元,其中2.83亿元用于IT职业培训能力扩展项目,1.12亿元用于IT培训研究院建设项目。

其中,IT培训研究院项目则拟在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进行新课程开发项目、云计算平台建设项目、全民编程计划项目、少儿编程项目的建设,场地也将来源于租赁。在招股书中,传智教育还表示,公司募投项目的建设目标之一是借鉴Scratch编程工具的优点,搭建少儿编程平台。

据招股书数据披露,公司少儿非学科素质教育培训以“酷丁鱼”为品牌,于 2017 年开始试运 营,主要从事以少儿美术为主要内容的非学科素质教育,2017、2018、2019 年和 2020 年 1-6 月该类业务分别实现业务收入 21.33 万元、35.27 万元、46.29 万元和 74.90 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0.03%、0.04%、0.05%和0.29%。近4年来,规模几乎没有起色。

但即便市场空间够大,传智教育突围的难度也不小。发展至今,少儿编程赛道已经强敌环伺。少儿编程教育品牌编程猫于2020年内先后披露两轮融资,估值已达52亿元人民币。

赛道头部之一的核桃编程也披露了战绩,截止2020年3月,付费学员数量已经超过100万人,同比2019年增长近200%,注册用户超2000万,成为付费学员规模最大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

对比而言,2020年,资本及用户已开始明显向少儿编程赛道头部集中,传智教育此时才发力布局,或许依然落后。

成人IT培训转型少儿编程似乎也并非一帆风顺。以孵化了少儿编程教育品牌童程童美的达内科技为例。达内自2015年开始布局少儿编程赛道,然而两年后由盈转亏。在最新披露的财报中,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达内科技K12教育业务收入仅占总营收的37.2%。

前车之鉴置于眼前,布局少儿编程对于传智播客究竟是新的发展高地,还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前期招股书数据被质疑造假,高层人员动荡不断

除了自身业绩及发展空间方面存在的隐患,围绕在传智教育身边的还有关于其“失信”的质疑。

2019年4月24日,传智教育递交了《江苏传智播客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之后,便有报道质疑其“招股书数据与年报数据‘矛盾’”。

2018年4月24日,传智播客在全国中小股份转让系统上,发布了《关于江苏传智播客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政策变更、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专项说明》,公布2015-2016年追溯重述后的数据。

据说明公告,2016年,经追溯重述后,传智教育的营业收入为5.40亿元,营业成本为2.86亿元,净利润为1.01亿元;资产总额为3.688亿元,资产减值损为5.15万元。

而据招股书,2016年,传智教育实现营收5.40亿元,营业成本为2.87亿元,净利润为7201.04万元;资产总额为3.70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为14.34万元。对比来看,净利润、资产总额、资产减值损失都有出入。

而传智教育在2019年11月21日更新后的招股书中,将报告期调整为2017至2020年1-6月后,2016年“自相矛盾”的相关数据便被覆盖掉了。

不仅如此,传智教育也曾因“无证无照”被监管层点名。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8〕80号),明确要通过完善日常监管、落实年检年报制度、公布黑白名单等方式强化监督管理。同年8月,传智播客因“无证无照”登上了河南省郑州市教育局公布的校外培训机构“黑名单”。

另外,传智教育也被质疑高管动荡不断。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12月,蒋涛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而蒋涛正是传智播客创始股东之一。曾是法定代表人,并担任公司总经理、董事长。招股书称,在传智教育设立时,蒋涛持有的32%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蒋涛离职后不久,2018年1月,传智教育副总经理冯录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

带着“首支A股教育行业IPO上市”的光环,传智教育受到资本的追捧,以至于营收只有达内一半的情况下,市值却是达内科技的15倍。但光线背后,疫情之下营收利润双跳水;市场发展空间挤压;高管动荡、质疑缠身;传智教育是否被高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