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一天涨粉百万:“信号”爆棚对社交网络是啥信号?

用“信号”吧。

投稿来源:懂懂笔记

如果不是因为马斯克的“墙裂”推荐,海外用户也没多少人会用到“信号”(Signal)。

当然,对个人隐私的迫切需求早就产生了巨大的势能,只是点燃这个需求的火柴没有划动。第一个引爆点,源自此前海外用户最为青睐的WhatsApp的一项决定:因为扎克伯格的一个拍脑门想法,WhatsApp官方两周前宣布将对其隐私政策进行部分更改,也就是说这款应用要和母公司旗下的 Facebook 进行数据共享,而且用户协议中会强迫使用者同意这一改动。

如果用户不同意呢?对不起,你将无法使用WhatsApp了。

于是乎,一直看小札不顺眼的埃隆·马斯克(特斯拉CEO)在1月7日发了条推文:用“信号”吧。

此后,包括推特 CEO 杰克·多西以及部分西海岸互联网圈的大V开始推波助澜,纷纷推荐网友使用这款加密通讯软件。这波推动变成了第二次引爆,虽然马斯克是自家股价的大杀神,几乎是每发一条推文特斯拉股价就会迎来暴跌,但是到了别人家,发一条就火一把……

你要说马斯克和杰克·多西完全是大公无私,无偿推荐Signal、绝无任何私信也不太准确,这个错综复杂的关系后面提到,而接下来的事情很多人也都知道了:无数用户开始登录注册Signal,公司的服务器被瞬间挤爆了。

不为盈利:他们是想做啥?

面对蜂拥而至的用户,Signal团队估计也是一下子懵了。

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另一家与Signal八竿子都打不着一毛钱关系的Signal Advance(某不知名上市公司),在1月8日股价突然暴涨527%,第二天再次上扬91%。这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原本是0.6美元/股,现在则暴涨到7.19美元。不过,Signal Advance的管理层这几天竟然没有马上抛售股票套现。

回到Signal本身,这家做隐私加密聊天软件的小公司,到底是什么鬼?

可以说,Signal的创始人是来玩情怀的。

Signal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运营的小型创业公司,这款应用可以替代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苹果的iMessage,目前这家公司是由Signal Technology Foundation资助运营,完全依赖“投资者捐赠的资金运作”。​

Signal应用程序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当时一家名为Whisper Systems的创业公司首次启动了两款安卓应用:一个是TextSecure,该应用程序对文本消息进行加密,另一个是RedPhone,该应用程序在语音通话中也能起到加密作用。

2011年,这家公司被Twitter收购,这些应用作为免费的开源软件对外正式公布。2013年,Whisper Systems的创始人之一莫克谢·马林斯派克(Moxie Marlinspike)离开了Twitter。他是一位传奇软件工程师,也是“白帽子”黑客圈的大牛,这种神人的脾气通常是不受约束外加特立独行。

马林斯派克离职后成立了一家初创公司Open Whisper Systems,并继续开发TextSecure和RedPhone的功能。2014年,他布将这两个应用合二为一,并改名为Signal。2018年,马林斯派克和WhatsApp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组成了非营利组织Signal Foundation,以继续开发该应用程序并保持其免费和开源软件的地位。

在创立之初,马林斯派克和几位创业伙伴就提出,自己的使命就是要推动端到端加密成为常态,未来即使Signal本身消亡也并不重要。

从软件设计层面来看,Signal 使用了先进的端到端加密(由开源的 Signal 协议提供支持)技术,来确保用户聊天信息的隐私和安全性,也就是说——包括运营公司和第三方机构都无法看到用户聊天的文字信息,也不能听到用户的聊天语音和通话内容。

对于 Signal 来说,隐私加密不是可选项,而是必选:这正是 Signal 应用的运行模式,每条信息,每通语音会进行加密,让交流信息难以被破译,保护使用者的隐私。

正是这种强大的隐私保护能力,让大量逃离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的海外用户开始下载和安装Signal。当然,另一家小有名气的聊天应用Telegram也被幸福撞了一下腰,上周全美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量中,Signal和Telegram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

爆棚了:WhatsApp慌不慌?

不过,用户暴涨意味着服务器资源和运维人员的紧张,接下来的运营成本也将水涨船高。

这一点,对于用爱发电的Signal团队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1月17日,Signal方面也从此前的巨大“惊喜“中缓过劲儿。公司官方发布推文表示:自己已从困扰服务器能力超过一天的宕机中断中恢复过来了。但是该公司也发出了一个小警告,由于服务器宕机和服务中断,过去这一天内的”断片“可能会导致一些信息残留错误,例如丢失消息内容,接下来的应用更新将自动解决这些问题。

过去几天,随着服务器要处理大量WhatsApp用户的涌入,Signal的消息传递甚至用户登录都变得不可靠,Signal方面也表示,“扩大产能”将是帮助自己应对用户激增的唯一方法。

没有人知道过去一周多的时间Signal一共新增了多少用户,《纽约时报》近日的一篇报道中倒是透露了一点:仅1月11日就有130万新用户注册。而Telegram也从WhatsApp的事件中受益,在短短三天内就增加了2500万新用户。

我们先不去讨论Signal背后是否有其他社会因素,仅从社交网络的市场和技术演化来看,这次“信号”对于行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变革前的征兆。

首当其冲的是脸书的社交网络应用。或许是看到Signal下载量爆发,WhatsApp方面近日表示,用户的离场外逃是信息混乱、以讹传讹的结果,并强调WhatsApp是无法阅读用户任何消息。但是,目前用户流失已经造成了很多损失,许多年轻用户确信WhatsApp会与Facebook分享聊天记录。

要知道,WhatsApp在美国市场崛起就是源自年轻用户的青睐。在全球社交网络,得年轻人者得天下,这是不变的道理,一旦失去了年轻用户的青睐……

这也是其管理层目前开始感到恐慌的原因。作为在全球拥有超过20亿月活用户的超级社交应用,WhatsApp的用户增速也令人咋舌,其用户数量在2016年为10亿,到了2018年则接近15亿,2020年预计总用户数应该会超过20亿。

这股力量和增长势能,仅次于其母公司的社交媒体之王Facebook(2019年Facebook 月活用户量为24.5亿)。但是Facebook在去年提出要在WhatsApp上提供广告展示位置计划后,就已经让大量WhatsApp用户感到愤怒了,在他们看来,Facebook要打通与WhatsApp的展示通道——在部分功能中集成广告,就是已经对两个平台用户的“底细”做了摸底。

这种状态下,加上WhatsApp官方两周前宣布将对其隐私政策进行更改,平台的用户自然更不干了。你小札要推“应用全家桶”也就罢了,要打通数据做广告服务用户可不能忍,要让用户放弃部分隐私权那就更不能忍了……

年轻人换个社交应用并没有多大心理压力,而且呼朋唤友地去使用一款新的社交应用还是一种潮范儿。从公开数据来看,目前WhatsApp在美国的主要用户群体集中在18至24岁,其中有44%的用户经常使用这款应用发送日常信息。而在25~29岁以及30-49岁这两个年龄段,这一数字只有31%和26%。

反观Signal近期的用户暴增态势,甚至有可能在过去一周多的时间增长了超过千万,虽然这样的用户量增长对于WhatsApp只是九牛一毛,但是架不住这势头太猛了呀!尤其是Signal服务中断后,头脑发热的用户还经过了一两天冷静期,但是服务恢复后的凶猛态势依然表明,这种需求非常强劲。

对于Signal这样的小众应用来说,这种趋势当然预示着一个很好的前景。截至2020年12月底,该公司只拥有2000万月活用户,相对于WhatsApp的20亿只是百分之一。

那么,经历了这次用户大“跳槽”事件之后,未来一年 Signal会增长到什么样的规模?这种趋势对全球社交网络市场,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