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支付巨头成功“入华”,影响究竟几何?

支付这个曾经被称为最好的生意的行当,其格局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一方面是国内支付牌照和金融监管不断收紧,一方面是包括支付在内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加快脚步,中国支付行业似乎呈现出将会发生巨变的气息。

近期,美国第三方支付巨头PayPal通过旗下公司全资控股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国付宝的信息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其不寻常之处在于,这是外资机构首次全资控股中国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就相当于,PayPal获得了国内的支付牌照,这可谓是中国金融业进一步开放的标志性事件。

而在此之前,几大国际清算组织也加快了入华的脚步,美国运通已经于去年6月获得国内银行卡清算牌照并首家推出了人民币卡业务,万事达与网联的合资企业也获批进入筹备阶段。这些动向都清晰的表明,国内支付市场即将迎来更多的国际选手,而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支付这个曾经被称为最好的生意的行当,其格局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支付巨头入华之路

PayPal被称为是美国的支付宝,服务覆盖了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这一点上国内的支付宝和微信的确不及。这也是外界对此次其全资控股国付宝关注和猜测的原因所在。

其是通过两步走完成对国付宝的全资控股的,先是2019年通过在华全资子公司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银宝”)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后是最近又通过美银宝受让了另外30%股权,完成100%控股。不过至少目前,这一事件的实质性影响还没有发挥出来,国付宝在国内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存在感较弱,其拥有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基金支付和跨境支付的牌照,之前的产品业务也主要集中在网络支付、移动支付、企业账户、跨境支付、航空票务等方面,将来PayPal如何将自己的产品注入国付宝,其是否会在国内推出PayPal服务与支付宝、微信竞争现在还不得而知。

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是大势所趋,不管是PayPal这样的支付巨头还是美国运通、万事达、visa这样的国际卡组织,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对他们都具有着极大的诱惑。不过据业内人士分析,至少短期之内,还看不到PayPal会对国内的两大巨头构成威胁的可能性。因为和支付宝微信0.6%左右的服务费率相比,PayPal2.9%-4%的服务费率完全没有竞争力,这种情况下PayPal应该也不会贸然加入竞争。

PayPal参与中国市场竞争的另一个难题是,国付宝并不具备收单牌照,因此,线下收单市场其暂时难以介入,况且,在美国,PayPal就因为在线下商户端的先天不足被而被后起之秀Square不断追赶,两者的市值差距越来越小,现在到了中国,市场环境的差异再加上牌照的限制,其B端市场面临的局面就更不乐观。

其实在第三方支付这个领域,除了在资本市场估值和国际影响方面不及PayPal、Square等,要论在国内的技术和市场优势,那支付宝、微信、拉卡拉们仍然是美国对手所难以匹敌的。就拿现有的用户数量来说,据蚂蚁集团当初的招股说明书(IPO已暂缓),支付宝的年度活跃用户数超过10亿,而PayPal截至2020年三季度的活跃用户数为3.61亿,前者是后者的近3倍;商户数方面,PayPal服务的全球商户数约为2400万,而拉卡拉作为聚焦B端的头部企业,其国内的商户数已经超越2200万,一国的商户数已经与其全球的相差无几,PayPal要想切入B端谈何容易?

国内市场胜算几何?

另外,虽然国内B端市场不似C端那样被两大巨头垄断明显,但是也在呈现越来越强的马太效应,银联商务、拉卡拉等头部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正在稳步提升。而且以拉卡拉为首,这些聚焦B端的第三方支付头部企业正在沿着“支付+”的方向扩展业务范围和边界,通过各种SaaS服务解决商户的各类经营痛点,比如线上开店、营销推广、进销存管理、供应链管理、贷款融资等,对商户的粘性不断增强。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国内收单服务费率的低下,在拓展增值业务提高整体收入水平方面,拉卡拉们相比PayPal和Square更加有动力和紧迫感,已经有了庞大的用户基础和先发优势,再加上对国内市场的了解。因此,在B端市场,PayPal短期内仍然没有什么机会。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得益于比中国高的多的服务费率水平,Palpal的营收却比支付宝、拉卡拉们高得多,2020年上半年,PayPal营收98.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40亿元,净利润为16.14亿美元,而蚂蚁集团上半年支付业务营收约为260亿元,可见PayPal的吸金能力,这也撑起了其高达2800亿美元的市值,稳坐全球第三方支付头把交椅。而既然支付本身能赚这么多钱,其在增值业务上的进展缓慢也就可以理解了。

综上所述,PayPal在中国可能发力的点可能更多将会集中在跨境领域,作为一家业务遍及200多个国家,用户超3亿的支付巨头,其在跨境支付方面的优势毋庸置疑。在PayPal全球覆盖的200多个国家里,它已是许多欧美国家在线购物平台的标配,同时支持100多种货币支付和56种货币提现操作。2018年的数据显示,PayPal美国以外的市场贡献了43%的交易量和54%的净收入。而据有关数据统计,跨境贸易支付一直为PayPal稳定贡献着约20%的交易量。

中国目前正是跨境电商蓬博发展的时期,中国消费者境外购物和跨境电商海外收付款的需求都在快速增长。2020年前三季度,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已超20万亿元,超过2019年全年,增长速度可见一斑。PayPal在这个时候以全资的方式进入中国,若以跨境支付作为切入点,可能是其更加现实的选择。

但就算是聚焦跨境业务,PayPal在国内面临的局面也并不乐观。中国跨境电商的机遇早已被国内厂商所关注和争夺,以连连支付和拉卡拉为代表,都在大力拓展跨境业务,连连支付这家以跨境支付为最主要业务的公司都已经在冲刺A股IPO,而拉卡拉已经打通境内商户在北美以及欧洲地区电商平台的收款业务,推出了高效便捷的跨境收付款产品,业绩增长迅猛。

由此可见,这样的情势下,PayPal在中国市场面临的将是最复杂最艰难的竞争环境,其能否在国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殊难预料。

相关阅读
拉卡拉回应关注函:近期股价上涨受行业利好驱动,不存在炒作股价情形
拉卡拉回应关注函,股价异动大涨背后,数币等长期价值更值得关注
收购Paidy打开日本市场,PayPal这27亿美金值不值?
国内市场捧得红马斯克,但可能捧不红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