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的“隐忧”与“野心”

庞大的野心背后,“网红”企业宁德时代难掩饰其低迷的业绩。

投稿来源:趣识财经

“充电8分钟续航1000公里”,1月16日,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宣称的石墨烯快充电池成为焦点,引起大众的广泛关注。

实际上,续航能力达到1000公里的概念已被多家车企提出。

1月9日,蔚来汽车就发布150kWh固态电池,称搭载该电池的车型,NEDC(New European Driving Cycle的简称,即:新标欧洲循环测试)续航可达到1000公里,而据有关报道称,宁德时代或成为其固态电池供应商。

随后,1月13日,上汽集团也宣布,旗下智己汽车首款车型与宁德时代开展合作,搭载“掺硅补锂”电池,最大续航里程将超过1000公里。

确实,在新能源汽车的电池上面,大众最关心的是电池的续航能力。那么,作为领头羊的新能源车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在市场上的表现又是如何?能否担得起公众的期待呢?

01

业绩受困,股价逆势飙升

根据韩国新能源分析机构SNE的最新统计数据,2020年宁德时代以34GWh(电功单位:亿瓦时)的装机量,成为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全球市场份额为24.82%。

这是自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第四次获得全球装机量冠军。

然而,宁德时代的野心并不表现于此,还表现在资本市场。

根据公开资料,宁德时代股价从2020年3月23日最低点的107.26元/股,增长至2021年1月8日最高点的424.99元/股,涨幅高达296.22%,其市值也曾一度达到9800亿元。

股价一路飙升的宁德时代还获得了大规模的融资。企查查显示,2020年7月17日,宁德时代定向增发197亿元,高瓴资本领投。

然而,庞大的野心背后,“网红”企业宁德时代难掩饰其低迷的业绩。

从2020年前三个季度财报来看,宁德时代总营收为315.22亿元,同比下降4.06%。同期,净利润为33.57亿元,同比下降3.1%;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5.67亿元,同比下降13.4%。

具体来看,宁德时代第一、二和三季度营收分别同比上涨-9.53%、-4.71%和0.8%,净利润分别同比上涨-29.14%、13.27%和4.24%。

这不禁让人质疑,为何在新能源汽车销量总体高涨之年,新能源电池供应商却陷入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困境?

业内人士指出,2020年上半年疫情以及政策的影响导致新能源汽车销量集体下滑,在新能源产销纷纷下滑的情况下,锂电池销量紧跟着下跌。

国内其他新能源电池供应商亦是如此。以国轩高科为例,2020年前三季度,国轩高科营业收入为40.77亿元,同比下降20.85净利润为8526.56万元,同比下降85.26%。其中,动力电池占总营收比为92.55%,同比下降31.64%。

确实,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39.7万辆和39.3万辆,分别同比下降36.5%和37.4%,而下半年才逆势增长突破全年增长至10.9%。

另外,2020年新能源汽车电池价格大幅下跌,也是导致新能源电池供应商营收净利双跌的一个重要原因。

真锂电研究院院长墨柯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由于2020年电动车价格下滑非常快,车企砍供应商的价格是最直接的。“电池厂没办法,只能牺牲自己的利润。”

02

捆绑产业链,投资布局纾困

尽管2020年宁德时代业绩平平,但这并不能阻挡其加快投资的步伐。

新年伊始,宁德时代就出手不断。

趣识财经了解到,2021年1月7日,中国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地平线对外宣布完成C2轮融资,融资规模为4亿美元,宁德时代是其投资者之一。

1月8日,宁德时代通过福建闽东时代乡村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斥资约1亿元认购星云股份增发的309.6万股新股。

随后1月13、14两日,宁德时代先后全资控股的宁德蕉城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福鼎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企查查显示,这两家公司,经营范围均包含新兴能源技术研发、电池制造、电子专用材料研发、能量回收系统研发、风电场相关系统研发、工程和技术研究和试验发展。

而这仅是宁德时代众多投资中的一角。

据媒体报道,自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对外投资了49家企业,多包含电池及相关研发制造、材料、储能、技术推广、服务和销售公司等行业。

尤其是刚刚过去的2020年,据趣识财经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至少投资了15家企业(详情见下图),而且多笔投资并不仅限于同类电池厂商,还涉足上游电池原材料端、证券、汽车制造、自动驾驶等领域。

其中,2020年4月,宁德时代与哈啰出行、蚂蚁金服三方合资成立二轮车换电服务商哈啰换电;11月,宁德时代联合华为、长安汽车宣布将共同打造高端汽车品牌;同月,宁德时代领投了主打自动驾驶卡车技术与运营的嬴彻科技;12月,宁德时代还投资了中法人寿涉足金融行业。

对于大规模投资,宁德时代表示,这是为了推进全球化战略布局,进一步加强产业链合作及协同,保障行业关键资源的供应,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

然而,业内人士却认为,宁德时代频繁加大对产业链上中下游电池、原材料的投资实质,不仅是为扩大自身产量规模,还意在通过投资来稳固其在产业链的首领地位。而控制车企,则是为了寻求业绩新增长。

03

小结

当下,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迅速,动力电池需求呈现高速增长趋势。

不过,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电池爆炸、自燃等事故也层出不穷。据不完全统计,在2020年,国内有报道的自燃起火事故共61起,其中纯电动车型占比84%。

相关人士指出,新能源汽车事故频发,或许暗示着厂商一味追求高续航里程,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相应的安全性测试。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月7日宁德时代间接参股的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起火;1月20日,其合资公司曲靖市磷铁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一月连爆两次,宁德时代让人“揪心”。

那么,新能源电池能否于2021年真正实现“充电8分钟,续航1000KM”呢?领头羊宁德时代又会有何更大举措,还值得探究。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宁德时代的守擂赛
宁德时代的“铁王座”,能一直“赌性坚强”吗?
首推1代钠离子电池、获数家券商唱多,宁德时代为何还是跌跌不休?
宁德时代,应该造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