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二的巨头”混战教育,摸到了“头脑”了吗?

在这个慢行业取得突破性进展,做到大而全,流量和资本依然不是充要条件。

互联网巨头对教育行业的野心是不言而喻的。

但直到如今,坐拥万亿市值,几亿用户流量,巨头仍然没有“降维打击”。gogokid被VIPKID压制,教培行业的最高市值仍然是好未来。

2021,巨头仍然没有放弃对年轻人的关注,扩张依旧。这次,“丈二的巨头”,摸到头脑了吗?

阿里巴巴:云钉一体,坐上风口

阿里内部先后孵化出10余个教育品牌,包括:淘宝大学、淘宝教育、1688 商学院、阿里云大学、阿里巴巴外贸学院、云谷学校、全球速卖通大学、湖畔大学、达摩院与阿里巴巴商学院等。

要说2020年真正踩到“风口”上,钉钉应当拥有姓名。

停课停学之下,钉钉成为中小学线上授课的重要平台。截至目前,钉钉已经服务了全国21万所学校1.4亿学生的在线上课。

钉钉也相应地成为阿里在教育上布局的重点。2020年7月,钉钉面向全国中小学生用户群体正式上线“学生号”产品。

9月,阿里巴巴公布新一轮战略部署,将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与阿里云全面融合,并整合集团所有相关力量,确保“云钉一体”战略全面落地。在大钉钉事业部内,新成立“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专注于企业智能协同场景的产品研发。新成立“”行业钉事业部“”与“政务中台事业部”,聚焦于行业解决方案及生态开放能力打造,为客户提供专属化的服务。

进入2021年,钉钉公布了最新的战略定位和6.0新产品。针对教育行业提出更加丰富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除了钉钉,阿里也在通过投资加码教育。12月底,作业帮宣布完成第六轮融资,规模达16亿美元,而在资方中,阿里巴巴成为最新的投资者之一。虽然没有亲自做教育培训,但阿里也在试图以资本的力量,划定在教育行业中的势力范围。

腾讯:加码猿辅导,承接2019战略

腾讯布局教育已有7年之久。2013年,腾讯切入在线教育市场,成立腾讯精品课;2014年腾讯课堂成立,主打职业教育;2015年智慧校园上线;2016年 K12教育企鹅辅导成立;2019年,腾讯聚合其教育产品,成立“腾讯教育”,宣布成立智能教育联合实验室。

2020年对于腾讯教育是承接2019年战略的一年。腾讯课堂战略升级,从B2B2C在线职业教育平台升级为综合性终身教育平台。腾讯课堂推出系列扶持计划助力职业教育机构成长,在流量、专业团队服务、生态建设、腾讯系资源等维度为合作机构提供服务支持。

12月中旬,腾讯云发布了公益计划“腾讯云·未来开发者云梯计划” ,以公益的方式与全国62所高校合作,为3000名大学生提供免费的腾讯云认证培训和考试名额。

相比于腾讯教育,腾讯在投资上的大动作更加亮眼。今年10月,猿辅导宣布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其中G1轮的领投方正是腾讯。或许在腾讯的逻辑下,教育培训如同电商,亲自下场做太重,通过投资反而能够与行业其他巨头分庭抗礼。

字节跳动:笃信“大力”出奇迹

相比于阿里腾讯聚焦教育赋能与投资,字节跳动则是真正下场做教育,且越挫越勇。

早在2016年,字节跳动就开始关注教育。此后陆续做了一些尝试,包括领投美国高等教育创新公司Minerva等。近两年,字节跳动在英语、K12、知识付费、高等教育、教育信息化和教育硬件方面通过收购和自我孵化频频布局。

字节跳动高举高打,却始终没有形成打造出教育领域的“抖音”和“今日头条”。

2020年3月,字节跳动内部的一封全员信显示,教育成为重点关注和发展方向之一。

此后,瓜瓜龙品牌取代gogokid,清北网校、极课大数据相继被纳入字节跳动麾下。特别是瓜瓜龙,字节跳动给予了巨大的支持,霸屏各大综艺,街头、地铁随处可见。

同年10月,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大力教育承接字节跳动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发布会上,大力教育还发布了首款智能硬件“大力智能作业灯”。CEO陈林表示,“大力教育”未来将专注于“大教育”领域,深耕教育服务的所有场景、赋能教育生态中的所有参与者。

字节跳动的雄心壮志可见一斑,但从目前来看,在幼教、K12等赛道,字节面前的竞争者不在少数,大规模投入后,字节跳动还需谨防“竹篮打水”。

网易:继续深化有道品牌

相比于字节跳动,网易已经逐步将“有道”这个品牌立住,成为教培行业的有力竞争者。

网易对在线教育的布局,最早可追溯到2007年有道词典的面市。随后,网易利用工具积累了垂直用户,切入在线教育内容领域,推出了数款在线教育领域的产品,包括有道精品课、学习App矩阵与学习型硬件产品。

2020年,网易有道加入了在线大班课的“烧钱”大战。

4月,郎平成为网易有道的品牌代言人。同月,网易有道词典推出新功能“AI作文批改”,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自动批改英语作文,帮助各个学段学习者检测作文水平,提升英语写作能力。

9月,网易有道上线了全新功能——明星语音,并宣布王源成为代言人。

大规模的投入换来了营销费用陡增,第三季度,网易有道的市场营销费用为人民币11.48亿元,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31亿元。与此同时,也换来了业绩的快速增长,其净收入人民币8.96亿元,同比增长159.0%;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人民币7.63亿元,同比增长239.1%。

网易有道的逻辑非常明确,巨头跑马圈地之下,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明显。2020年或许将是未来教育市场格局的关键分水岭,后来者突围的难度越来越大。此时,扩张的优先级更大。

美团:继续深耕职业教育

美团在教育领域的布局相对较晚,目前教育业务属于美团内部的到店综合业务,有7个亲子品类、16个教育品类,业务覆盖2800个城市,收录教育培训机构121万个,教育院校61万所,亲子商户72万户。

而美团在教育领域的另一项关键布局则是美团大学。2019年,美团大学正式成立。据介绍,在成立一周年里,美团大学总计输出课程3839门,累计培训超过1698万人,覆盖商户388万。此外,美团大学还与多所院校开展产教融合工作,并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等共同建设数字生活学院。

从目前来看,美团当前的主要关注点也正是与其生态息息相关的领域。

百度:教育也要“all in AI”

与美团一样,百度在教育领域的布局也非常具有 “个性”。如同当下对AI的全情投入,百度在教育层面也极度关注AI的应用。

2017 年,百度智慧课堂上线,是百度教育 To B 业务的主要产品;2018 年,“百度传课”升级改版成新的音频知识付费产品 “百度小课”,百度转型知识付费。2019年,百度教育发布了“AI+教育”四大产品:百度教育智慧课堂解决方案、人工智能教育解决方案、VR 教育产品与面向高校的人才培养合作方案。

2020年11月底,百度与东软教育科技集团在北京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为双方合作设立的“东软百度人工智能学院”揭牌,继续在“AI+教育”领域发力。

可以看到,百度的每一步都与AI密切关联。只是,当前AI技术仍在沉淀期,百度想要走出一条AI+教育的通路,恐怕还十分漫长。

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教育很大的吸引力在于,其可以率先在年轻群体中建立品牌意识。但教育需要漫长的沉淀,在这个慢行业取得突破性进展,做到大而全,流量和资本依然不是充要条件。从2020年布局来看,有的巨头已经将视角更加聚焦到了赋能,而有的巨头依然坚定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