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营业务多年亏损,年报再次“难产”,吉林森工变身泉阳泉“卖水”或难“解渴”

矿泉水行业是“巨头游戏”,一般地方中小型企业区域型企业很难在全国范围内做大。泉阳泉由家居板材企业转型而来,两个行业跨度大,且难以互补。矿泉水领域虽然在高速增长,但行业集中度在提高,泉阳泉想在全国范围内从农夫山泉、百岁山、雀巢、达能等国际巨头的市场份额中分羹,难度很大。

4月19日,泉阳泉发布公告称,推迟发布2020年年度报告。

对于推迟的原因,泉阳泉称是由于2020年度报告涉及审计工作量较大,相关工作完成时间晚于预期,所以披露时间延期至2021年4月27日。

泉阳泉曾在2021年1月发布盈利预告称,预计2020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8500万元左右,同比增加15.7亿元左右,实现扭亏为盈。

不过,泉阳泉最近10年一直处在亏损的边缘。2019年因为控股股东破产重整等因素导致亏损近15亿元。

此前,泉阳泉前身吉林森工收购矿泉水企业泉阳泉和苏州园区园林,谋求企业转型,2020年底通过更名彻底改变主业。

业内人士认为,矿泉水行业是“巨头游戏”,一般地方中小型企业区域型企业很难在全国范围内做大。泉阳泉由家居板材企业转型而来,两个行业跨度大,且难以互补。矿泉水领域虽然在高速增长,但行业集中度在提高,泉阳泉想在全国范围内从农夫山泉、百岁山、雀巢、达能等国际巨头的市场份额中分羹,难度很大。

年报连续两年延期,春糖亮相发力全国发展

4月19日,泉阳泉公告显示:“由于2020年度报告涉及审计工作量较大,相关工作完成时间晚于预期,经公司慎重决定,现将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延期至2021年4月27日。”

其实,泉阳泉2019年年度报告也推迟了数月,直至2020年6月底才公布。泉阳泉当时给出的的理由是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泉阳泉主要生产经营企业复工时间延迟。两户分、子公司位于北京市,截止目前,根据北京地区的防疫政策,外省市进京人员一律需要集中隔离观察,公司部分员工无法复工,可入住酒店未对外开放等原因,致使审计机构延期进场审计。同时,因部分分、子公司及联营企业的经营区域位于疫情严重省区,审计机构入场时间比原计划大幅推后,导致公司无法按原计划出具2019年年度报告。

2019年年报公布后,泉阳泉亏损了近15亿元。

据了解,泉阳泉全名为吉林泉阳泉股份有限公司,其前身为吉林森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12月,吉林森工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分别作价8.84亿元和8.02亿元,购买新泉阳泉75.45%股权、苏州园区园林100%股权。2017年,吉林森工完成对泉阳泉股权的收购。2020年11月,吉林森工更名为泉阳泉。

目前,矿泉水业务已经成为泉阳泉的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泉阳泉的矿泉水业务收入7.03亿元,占总收入的44%。并且,矿泉水业务成为泉阳泉利润的主要来源。2020年上半年,矿泉水净利润3066.57万元,对泉阳泉净利润贡献2454.79万元。

其他业务不是亏损就是数量较少。2020年上半年,全资子公司苏州园区园林导致亏损1946.63万元。控股子公司抚松县露水河天祥土特产有限公司亏损325.26万元,导致泉阳泉亏损165.95万元。全资子公司吉林隆泉实业有导致亏损27.15万元。全资子公司上海溯森国际贸易仅带来净利润168.92万元。全资子公司北京霍尔茨门业带来624.53万元净利润。

由于成为收入和净利润的主要来源,泉阳泉也在全国发力矿泉水业务。

4月,成都糖酒会召开,泉阳泉将旗下的即饮包装水、家庭包装水、含气天然矿泉水、桶装水、语茶观水等产品面向全国招商发力。不仅如此,相关部门也积极寻求推广渠道,希望通过各个通路向外推广泉阳泉。

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泉阳泉转型并在饮用水领域发力,主要原因是原有产业下滑,希望找到新的增长点。

多年游离于亏损边缘,亟待矿泉水“解渴”续命

泉阳泉亟需在矿泉水领域有所建树,以摆脱连年来的低迷业绩。

从财务数据看,泉阳泉近几年一直在游走在亏损的边缘。数据显示,2011-2019年,作为吉林森工的泉阳泉收入并不稳定,分别为15.43亿元、12.89亿元、14.28亿元、 14.97亿元、13.75亿元、7.95亿元、10.26亿元、15.46亿元、16.02亿元。

收入起伏不定,净利润则一直处在亏损的边缘。

2011年-2019年,吉林森工净利润分别为7615.60万元、3919.93万、4115.34万、1060.68万元、4470.64万元、5021.64万元、1198.24万元、4197.83万元、-14.85亿元。

从数据看,泉阳泉多数年份保持盈利,但泉阳泉主营业务并没有盈利,扣非净利润只在2013年为正值,其他年份均是亏损状态。2011-2019年泉阳泉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02.33万元、-1.18亿元、2045.67万元、-2483.04万元、-1.9亿元、-2.36亿元、-1.6亿元、-8628.03万元和-15.58亿元。

其中2019年的亏损最大,泉阳泉称是由于控股股东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司法重整,导致吉林森工人造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联营企业当期资产减值损失32.2亿元。以及对联营企业相关长期股权投资以权益法确认亏损16.4亿元,其业绩变动导致公司当期对其确认的投资亏损较前次业绩预告增加12亿元。

人造板业务可谓无力回天,泉阳泉寄希望于矿泉水业务有所突破。数据显示,在中国饮用水市场,2015年-2019年矿泉水品类复合年均增长率达14.2%,在包装水大类中增速仅次于天然水,预计2020年-2024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将增长至18.4%。

虽然矿泉水市场增长迅速,但徐雄俊认为这个领域品牌集中度在向头部品牌集中,包括农夫山泉、百岁山、雀巢、依云等国内外巨头,新入品牌很难分羹。“昆仑山多年来虽然依托加多宝的渠道布局,但仍未见太大的起色。就泉阳泉而言,从家居领域跨界到饮用水行业,渠道和运营模式没有互补性可言,更难以形成协同效应。”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认为,矿泉水这个赛道主要是巨头的赛场,一般地方性的中小型企业区域企业很难在全国市场做大。泉阳泉也只是在一些特殊通道,如飞机餐食渠道布局。目前中国消费者对矿泉水的认知仍不足,一般消费者不会关注水的种类,只会关注口感和价格。所以泉阳泉做矿泉水需要长期高投入培养品牌认知,在线下培养销售网络和消费人群,对于主业一直亏损的企业而言能否持续是最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