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信消金再成被执行人涉股权纠纷,裁员风波下高管离任净利续降

去年以来,捷信消费金融被列为被执行人的频率上升。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不日前,捷信消费金融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涉7.76余万元。据天眼查数据,该案是一起股权转让纠纷,捷信消费金融作为原告,原本以调解方式结案。

因以调解方式结案,裁判文书未披露所涉股权主体及纠纷原委。2020年以来,捷信消费金融被列为被执行人的频率上升。

除因主业引发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捷信涉多起劳务纠纷,上月曾因裁员话题登上社交平台热搜。

据长沙电视台报道,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下称 “捷信信驰”)员工收到通知,从3月12日开始休假,办公电脑及账号权限被收回。捷信消费金融总经理Ondrej Frydrych曾在公开信提及,长沙地区一些员工在少数个体组织下,阻断其他员工与公司的沟通,推动事态升级,并对公司利益造成损害。

就裁员问题,曾有报道指出,捷信线下雇员在三年内减少五万人。Ondrej Frydrych提到,捷信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和优化,更多地增加技术类岗位。裁判文书网收录了捷信消费金融数百起法律诉讼,审理法院涉及全国多地。

Ondrej Frydrych自2月8日不再担任捷信消金董事长,其近日获银保监会批准任职捷信消金总经理。2月28日,捷信消金原首席财务官王涛离职。

捷信曾是行业龙头,近年业绩遇滑坡。2019年,捷信赴港上市计划取消时,公开的原因称受市场因素影响,表示资本充足,不再推进IPO融资进程。当年,捷信的全年净利润为11.4亿元。

据“捷赢2021年第二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支持证券”发行文件,捷信消金营业收入连续两年下滑。2020年,捷信消金营业收入为112.32亿元,同比下降35.2%;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降88%。捷信旗下有消费贷及分期产品,曾占据线下3C等商品分期市场。3月30日,捷信消费金融因违反信用信息查询规定,被央行要求责令整改,并处罚款5万元。

 

相关阅读
贾跃亭再被法院强制执行,累计金额超94亿元
青客公寓已无财产可供执行,其名下房产均被法院查封
暴风集团未履行金额超5亿,法院终结其财产执行
小霸王文化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5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