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大佬开撕中源家居,称操盘后被赖账,回应:碰瓷

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叶飞目前并没拿出有效的证据,属于碰瓷,“张口就来”。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今天心情不错,看了一下材料,计划爆料18家公司,只多不少,一周一家!”继在微博中爆料上市公司中源家居找盘方进行“市值管理”后,知名私募从业者叶飞的动态仍在不断更新。

此前在5日9日,叶飞发文称,中源家居市值管理找的盘方赖账不付尾款,同时,公司股价并未像承诺的拉升30%以上,而是连续跌停,导致自己下家的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亏损严重。

5月13日,中源家居方面收到监管工作函,公司方面火速回应,否认曾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进行“市值管理”。公司工作人员对雷达财经表示,叶飞目前并没拿出有效的证据,属于碰瓷,“张口就来”。

雷达财经注意到,自叶飞提及的3月31日起,中源家居股价连续三天经历跌停,至5月14日跌幅超35%。而在中源家居后,叶飞还“点名”了维信诺、昊志机电、隆基机械等多家上市公司。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清华大学研究生导师杨兆全对雷达财经表示,如果叶飞所说属实,那么中源家居将涉嫌构成操纵市场的证券违法犯罪行为,最高处以其违法所得十倍罚款。投资者如果受到损害可以起诉,上市公司、市值管理公司、中间人等都将是索赔案件的被告。如果不属实,则叶飞涉嫌侵害上市公司名誉权。

私募基金大佬称操盘后被赖账

此次连曝猛料的叶飞,其微博认证为淮北市倚天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在其的介绍中,赫然写着“阳光私募基金经理冠军、北京大学EMBA、CCTV2财经评论员、CCTV证券频道特聘讲师、中国社会科学院MBA研究生导师、上海市产业合作促进中心私募委员会主任”。

5月9日,叶飞发文点名中源家居的董事长曹总和董秘张总,称3月31日那几天,中源家居通过好几个中间人找到自己,给了不到定金10%,让自己的下家买股票,结果一直跌停,而且盘方蒲菲迪赖账不付尾款。

“一开始说的是锁仓代持保底给保证金,盘方拉升30%以上,结果不仅不是锁仓,还不付保底的保证金。然后这两个月我一直联系中间人,他们一个个都推脱不肯负责。”

叶飞称,盘方曾拿出中源家居的200名股东名册给自己看过,目前自己下家公募和券商资管的损失大概几百万。

与此同时,叶飞在微博上曝光了蒲菲迪的个人身份证照片以及联系方式等个人隐私信息。天眼查显示,其为莘天使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和股东。

据媒体报道,有市场人士透露,叶飞口中的“盘方”,是业内对上市公司之前庄家的称呼。在以市值管理为名的股票坐庄模式中,一般是上市公司先找一家或数家私募基金先行买入坐庄。庄家在操作股价到达高位需要出货或需要继续拉升时,会找其他有实力的资金方、操盘方买入股票。但有时庄家找到的这些接盘方,可能自己并未买入股票,而是找第三方接盘。在此过程中,之前的庄家通常都会承诺按一定比例向接盘方支付费用。但如果公募产品接盘发生风险,损失还是由基金投资者承担。

而这个操作过程,也与叶飞此后发布的文章内容大致吻合。

根据叶飞的描述,事情大致是:申万宏源某营业部人士刘鹏接了一单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业务,并将这笔业务介绍给了叶飞,叶飞又找了一批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进行操盘。“当时盘方和上市公司要出货3个亿,然后因为对接货的公募资管不熟悉,所以先出3000万,5000万试试渠道是否通畅。”

律师杨兆全表示,如果叶飞所说属实,那么中源家居属于以市值管理为名,人为拉升股价,构成操纵市场的证券违法犯罪行为,要处以其违法所得最高十倍罚款。且“中间人”也是操纵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根据证券法规定,投资者如果受到损害,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得到民事赔偿。操纵股价的上市公司、市值管理公司、中间人等都是索赔案件的被告,应该对投资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据杨兆全介绍,在判定的过程中,若要认定上市公司违法,需要的证据包括:上市公司与操盘公司商定炒作题材,按照事先计划释放公司信息的情况,寻找按节奏拉抬或打压股价的“合作方”等;若要认定中间人违法,需要的证据则有:接受委托寻找“合作方”的委托协议,双方的资金往来,中介人和“合作方”接洽的情况等。

5月14日,叶飞在微博中以视频的形式放出了一段长达5分半钟的录音,不过,录音中只是叶飞与另一位中间人模糊的沟通,并未提到中源家居。“后面的我掐掉了,还有很多,要听,得加钱。”叶飞称。

除此之外,并未有进一步的证据放出。“如果不是真的,就侵害了上市公司的名誉权。”杨兆全表示。

对此,雷达财经尝试联系叶飞和蒲菲迪,但截至发稿均未有回复。

中源家居回应:他在碰瓷,张口就来

5月14日,雷达财经致电中源家居董秘办公室,接电话的人并非公司董事会秘书张芸,而是自称“中源家居普通工作人员”的林凡(化名)。

“我们和交易所做了充分的沟通,已经按照他们的要求把该回应的内容写在公告里了,等待有关部门调查吧。”林凡称。

根据中源家居的公告,经自查,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董监高等管理人员自上市以来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亦未与蒲菲迪或叶飞相识。

此外,叶飞曾在接受采访时称,“最初在深圳福田酒店,盘方给我看了几份今年几个时间点的前200名股东名册,具体哪几个时间点记不清了,纸质版的,后来又收走了”。

林凡认为,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他是怎么看到的?一般情况下只有两种情况公司会提供名册,一种是中介机构尽调,需要提供详细依据,比如后续可能披露公司具体的股东情况;另一种是股东查询,股东在提供身份信息后,我们经核实会与本人联系,可以帮股东去查他想得到的信息,但把名册带走是不可能的。”

针对此事,公告中也曾详细披露中源家居前200名股东名册的使用情况。其中显示,自2020年以来,曾有2名股东多次通过电子邮件查询相关信息,1名股东多次通过电话查询相关信息,公司在核实后均以电话形式将信息告知对方,并未提供股东名册相关文件。

此外,公司还曾向自己聘请的中介机构国泰君安和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提供多个时间点的前200股东名册,最近的一次在2021年2月19日,均作为尽职调查使用。

“如果带走的话来我们公司总要登记吧,进出有记录吧,名册不可能会飞吧。他说拿出多份名册,每份名册可是有200条股东信息,而且信息不只是名字,还有其他详细内容,这么多内容打印下来就得有多大量?更何况还不止一份?”林凡表示。

中源家居的公告还披露,“经公司核查截至2021年4月30日所有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情况,4月30日中源家居及子公司银行账户资金余额合计1.45亿元,未发现与上述个人或任何投资机构有资金往来情况。公司自2018年来,未开展对外担保。自2019年赎回工银理财·法人添利宝2号净值型理财产品后再未购买任何理财产品。”

“他说有那么多上家,完全是口头协议,我是不信的。而且还说什么先出3000万,后出5000万,最终出3个亿,有没有资金往来的证明?我们的股东迄今为止没发减持计划,现在上市公司董监高、大股东减持都有规定,不仅要提前发布减持计划,而且也不是你想减多少就减多少,这种情况下能不能减到3亿不说,怎么出货?”林凡质疑道。

雷达财经梳理中源家居上市以来公告发现,公司未曾披露过任何减持计划。

“目前为止无论是叶飞还是蒲菲迪都没有联系过我们。”林凡称,“我们等着看他手里到底有没有确切的东西。我们生产经营也很正常,什么都很正常,他简直就是张口就来。”

备受争议的私募“传奇”叶飞

此次事件的举报人叶飞在私募圈的经历堪称“传奇”。

据媒体报道,叶飞曾公开表示自己的偶像是号称“私募之王”的徐翔。其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字多媒体专业,于1998年携2万元踏入A股,2007年牛市高点时财富已涨至1000万以上,并于同年获得中国股市民间高手大赛第一名。

2010年,叶飞自己的私募公司——淮北市倚天投资有限公司成立,后续该公司于2015年凭借旗下“倚天雅莉3号基金”351%的收益,被机构评为阳光私募基金股票策略组上半年度冠军。

虽然股灾接踵而至,但叶飞的产品净值在接近腰斩之后,迅速反弹,最终以超200%的收益拿下了股票私募年度亚军。

与此同时,叶飞也开始“负面缠身”。

据钱江晚报报道,2015年6月,叶飞曾担任浙江某大学EMBA总裁班“股票特训班”讲师,但跟随他上课的23名EMBA学员却巨亏逾亿元。“少的亏了两三百万,多的亏了一千多万元。”

据相关学员介绍,叶飞的课门槛并不低。如果要参加的话,500到1000万元的资金,“培训费”是15万元;1000万元以上,“培训费”是29.8万元。事后统计,20多个人,总资金量达到2.5亿~3亿元。

2015年9月,叶飞又涉嫌于当年5月13日至6月30日集中资金优势,在尾盘阶段买入信威集团、晋西车轴、江淮汽车等五只股票,影响价格与交易量,继而反向卖出,构成操纵市场。证监会决定没收其违法所得663.8万元,并处以1991万元罚款。

因此,有总裁班的学员怀疑,此前是叶飞吸引他们的资金进场,自己赚差价。原因是叶飞曾在微信朋友圈也一再发布上述股票的“内情”,吸引他们入场。

不过对此,叶飞于2021年5月14日在微博回应称,自己当时的操作是单向买入,为国接盘,损失了15亿以上,没有违法所得。因此亏了很多钱,摊上很多官司,客户也把自己搞成失信,但至今正式的处罚文件并未下达,罚款自己也没交。

2016年7月,叶飞又因为其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和夸大宣传、未按合同约定管理、公司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等被安徽证监局要求接受监管谈话,倚天投资也被出具警示函。

目前据天眼查,叶飞自2016年来共获得10个限制消费令;2018年曾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21年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累计执行标的836.14万元。

其实控的倚天投资2016年来共牵涉31起法律诉讼,总计牵涉案件金额超2000万元。2020年是该公司成立以来首度公开年报数据,其中显示,倚天投资截至2020年底资产总额858.9万元,报告期内亏损6000元。

内幕交易屡禁不止

雷达财经注意到,监管对内部交易保持持续高压状态,每年均有大量案件查处。

2017年9月,中国证监会发文称,2016年以来,启动内幕交易初步调查386件,立案调查117件,对122起内幕交易案件做出行政处罚,移送公安机关23起。同时,证监会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内幕交易查处力度。

2020年,证监会依法从重从快从严打击资本市场欺诈、造假等违法活动,共办理案件740起,其中新启动调查353件(含立案调查282件),办理重大案件84件,同比增长34%;2020年向公安机关移送及通报案件线索116件,同比增长一倍,打击力度持续强化。

为何资本市场内幕交易屡禁不止?

长期从事私募基金业务的秦飞(化名)向雷达财经表示,市值对于国内上市公司而言非常重要,所以国内的上市公司是有市值管理的客观需求的。“国内以散户为主的市场,假设一只股票没有市值管理,无论这只股票业绩如何变化,公司股价的走势肯定都是慢熊的走势,不断的震荡下行。”

秦飞称,传统的做法是大股东和做市值管理的人配合,先在低位减持,减持后通过代持的方式把这些给到操盘方作为市值管理筹码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从二级市场收集,把市值做高以后,再真正把股票减掉,减掉以后再分给大股东利润。

“市值管理和坐庄是没有善恶属性的,所有二级市场的交易数据监管机构都能看,就是买了又卖了,怎么判断是不是参与市值管理呢?监管的概念可不是要求所有市场参与者按照规定动作行动。”

雷达财经(ID:leidacj)

相关阅读
2021年A股十大事件回顾:IPO数量、募集金额创新高,打新稳赚已过去式
叶飞被抓,因涉嫌操纵“南岭民爆”股价,曾为中源家居“市值管理”反被割韭菜
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叶飞概念股”一日蒸发50亿
东方时尚卷入“市值管理”事件,回应否认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