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公开递交IPO招股书:同城货运行业激战,八部门联合约谈

5月28日,满帮集团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在美IPO申请,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YMM”,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中金、高盛等。软银与红杉作为公司主要股东,在此次IPO前的股权占比分别为22.2%与7.2%。

5月28日,满帮集团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在美IPO申请,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YMM”,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中金、高盛等。软银与红杉作为公司主要股东,在此次IPO前的股权占比分别为22.2%与7.2%。

5月11日,满帮集团被传计划不久递交美国IPO申请,获通过IPO筹资约15亿美元,估值在200亿美元至300亿美元之间。满帮回应“不予置评”,如今锤音终落定。

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前后获近15轮融资,满帮IPO有先兆

中国公路货运规模市场庞大,为满帮带来了业务需求和生存空间。

2020年12月15日,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发文解析中国公路货运市场现状。根据麦肯锡报告显示,我国公路货运市场规模居世界第一,2019年市场总规模约5.5万亿人民币。同时,其预测未来五年,中国可能仍将是全球最大的公路运输市场。

2017年,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成立满帮集团,成为物流领域备受瞩目的一桩合并案。在这之前,运满满和货车帮都占据着物流行业车货匹配的优势资源。

据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3年的运满满,截至2017年9月已获得8轮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平台实名注册重卡司机约400万、货主约90万,日成交运单25万单;成立于2011年的货车帮,截至2017年7月底诚信注册会员车辆达88万家,日促成交易14万单。

两者合并为满帮带来的市场资源是鲜明的,新的集团公司保留了原有运满满和货车帮的品牌继续独立运作。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蓝鲸采访时分析,满帮拥有一定体量的营销规模,这个量级足以支撑其有一个相对不错的市值,这是上市的关键因素之一。此外,他还指出资本的成熟度助推其上市。

2018年4月24日,满帮宣布完成合并后的第一轮融资,由国新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联合领投,融资金额19亿美元,估值达65亿美元。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相关数据显示,此前运满满和货车帮曾经历过约13轮融资,融资规模达数亿美元。

2019年9月,满帮集团CFO张远声曾在接受外媒采访中透露,由于财务状况向好,该公司正考虑IPO,不过尚未确定最后的时间表,并且未确定是否在IPO之前继续在一级市场中进行新一轮融资。

去年11月24日,满帮宣布完成约1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腾讯投资、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和高瓴资本等13家机构参投。合并后的满帮在经历多轮融资后,展现出较明显的业务增长。本轮融资满帮将重点投入到科技创新、服务创新和模式创新,一方面加大研发投入,夯实和提升智能匹配系统的技术壁垒;另一方面,进一步延展公路干线市场的服务范围,全面进军同城货运领域,为用户提供门到门、一站式的货运服务。

根据最新招股书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实现营收8.67亿元,同比增长97.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达1.13亿元,同比大增324.4%。满帮2020全年GTV(平台总交易额)达1738亿元人民币,订单量达7170万单,实现营收25.8亿元,毛利率达49%,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实现净利润2.81亿元。

张毅认为,在资本回报周期看,历史上若干轮的融资到了资本推出的时刻,而且资本处于高度关注和研究出行领域的时期,这时候上市容易被资本接受。汽车分析师张翔在接受蓝鲸采访时也表示,腾讯、软银等大股东的参投为满帮带来了良好的企业背书。

相比于货拉拉的同城货运,满帮在城际货运领域帮助货主和司机快速达成交易,形成较为明显的优势。在张毅看来,满帮的商业模式很重要的是把货车单程满载、回程空载的现象解决掉,刚需性强,同时客单价相对较高,与社会经济增长紧密相连。

谋求上市的满帮在去年11月融资后,也把眼光投向同城货运。

新玩家滴滴入局,老玩家货拉拉被曝上市,同城货运激战

艾瑞咨询研究报告显示, 2014-2019年,我国同城快递运输量提升至110.4亿件,国内同城货运市场规模也已从8000亿元增长至1.3万亿元,万亿级的市场规模吸引更多企业入局。

去年4月,滴滴开始入局同城货运,投入1亿元成立货运公司,6月23日于成都、杭州等地上线了滴滴货运。同年8月,满帮收购了同城货运领域的省省回头车,据公开资料显示,省省回头车的业务范围已覆盖156座城市,其在广东物流行业覆盖率90%。11月,满帮以“运满满”为品牌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在满帮和滴滴延伸自身业务之际,同城货运巨头货拉拉则迎来了新一轮融资。

2020年12月,货拉拉宣布完成E轮融资,融资额为5.15亿美元。2021年1月,货拉拉又宣布了F轮融资,融资额为15亿美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21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63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均月活司机58万,月活用户达760万。值得一提的是,货拉拉在今年4月也被曝出计划赴美IPO,估值至少300亿美元。

货拉拉曾表示,此前,货拉拉同城货运主要面向搬家市场,是一个低频需求,而面向B端用户的长途货运业务,却是刚需且高频。在新的生态下,货拉拉可以将业务覆盖到更多场景。

此前专注于B端市场的满帮在向C端转化的过程中,依旧面临劲敌的挑战,在同城货运业务发展成熟的货拉拉已开始布局新场景。此外,争夺市场的可能不止货运平台。

去年10月,顺丰推出“货车导航”后,并于12月,其旗下天津市元合利科技有限公司拿到“网络货运”牌照,获得了货运市场通行证。正如张毅所指出,电商平台、强大的物流企业,包括铁路、飞机等都有优势去争夺市场,因此竞争应该会非常激烈。

成为资本市场新宠的货运平台在激战中问题逐渐暴露,渴望IPO的玩家们面临监管挑战。

满帮投诉案例达上千条,8部门联合约谈现平台弊端

5月14日,交通运输部、网信办等8部门联合约谈了满帮、货拉拉等10家交通运输平台企业。

约谈指出,部分货运平台特别是满帮集团、货拉拉公司等,存在着定价机制不合理、运营规则不公平、生产经营不规范、主体责任不落实等突出问题,平台部分经营行为涉嫌侵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因此要求,各平台公司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认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立即开展整改。

近日,有货车司机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反映,其在5月17日的订单遭到变相克扣运费问题。

他指出,其货主因货不齐没法装货,因此答应赔付放空费用200元。但要求修改订单协议在运满满上赔付,将其改为运费,这就导致没有行程轨迹后,200元无法到账,等时间到了会自动退回给货主。运满满客服电话沟通货主后,表示货主是故意这样操作,不想赔付放空费。

对于这样的运营规则,该司机质疑:“为什么这么恶劣的货主运满满平台不能给予处罚或者封号?明知道货主有意钻空子,变相克扣司机运费,也不采取措施,故意放纵!”

类似问题并非个案,以货拉拉为代表的老牌同城货运平台投诉案例也不在少数。在黑猫投诉平台,以“货拉拉”为关键词,投诉案例达5574条,以“运满满”和“货车帮”为关键词,投诉案例总计达1611条。

根据中国汽车数字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运输者对网络货运平台的实际使用满意度很低,且网络货运平台的诚信服务体系并不健全,没有做好运价的引导,货主和实际运输者对其评价褒贬不一。

“如果平台机制设置不合理,会导致分配不公平,而且在这种规则的刺激下,司机为了片面追求效率,可能会对其身心健康造成损害。”在张毅看来,从目前约谈的情况看,这些规则存在重大缺陷,导致社会不满,既是风险也是企业最大的不足。

张翔则指出,定价机制不合理、运营规则不公平等问题是货运行业的通病,这是因为早期会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抢夺资源以形成规模。当用烧钱的模式达到一定规模后,政府此时会介入管理。

此外,由于货运物流是经济动脉,其对经济的高依赖性会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和波动。张毅认为,满帮未来的业绩会与经济发展的增减成正比,当经济放缓的时候,对满帮来讲在营销利润、市值等方面存在波动风险。

因此,在运营规则、平台安全、资金保障等方面,企业要维持持久的安全运作,并非易事。

尽管如此,在张翔看来,货运平台目前处于发展期,市场空间依旧比较大,要将货运公司的资源进行整合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他认为,网约车市场格局基本形成,与之相比货运市场格局未定,满帮的机会是大于挑战的,未来五年应该处于一个比较稳步成长的状态。

在获得资本支持的背后,满帮实现IPO梦想之际,仍需准备好面临多方挑战。

相关阅读
去年亏损34.7亿元,满帮靠什么撑起最高300亿美元估值?
同城货运烽火再燃,B端市场成货运市场新赛点
货拉拉事件背后,同城货运的战事静悄悄
“万物皆可”的货拉拉们,让搬家变得更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