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亏损34.7亿元,满帮靠什么撑起最高300亿美元估值?

满帮和福佑卡车“两强相争”,谁更胜一筹?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5月28日,满帮集团(下称“满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递交IPO招股书,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YMM”,摩根士丹利、中金、高盛为联席主承销商。

满帮集团成立于2017年11月,其搭建的数字化平台和标准化货运交易流程中,为卡车行业提供类似优步(Uber)一样的服务,实现了货主高效找车、司机快速找货的功能,大幅提升了跨距离货运效率。

招股书显示,2020年满帮全年GTV(总交易额)达1738亿元,约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GTV总量的64%,订单量达7170万单,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灼识咨询的报告显示,按2020年平台GTV计算,满帮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财务数据方面,2019年和2020年,满帮的营收分别为24.7亿元和25.8亿元;按GAAP准则计算,其2019年、2020年分别亏损15.2亿元、34.7亿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2020年实现盈利,全年净利润为2.81亿元。

根据媒体4月份的报道,满帮的市值区间为220-300亿美元之间。

有行业人士指出,满帮所处赛道竞争激烈,行业巨头福佑卡车已先行谋求上市。此外,满帮还面临货拉拉、滴滴货运的挤压,要想支撑起高估值,并不轻松。

估值最高达300亿美元

资料显示,满帮由江苏运满满和贵州货车帮于2017年合并而成。

2011年和2013年,货车帮和运满满分别成立。开始阶段两家公司通过QQ和微信群提供货运清单服务,后来才推出方便托运人发布运输订单、货车找货的移动应用程序。

2017年底,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为满帮集团。合并后的第二年,满帮走上商业化之路。第一步是在托运端推出会员服务功能,允许付费托运人发布比非付费托运人更多的运输订单。

根据会员套餐介绍,满帮面向托运人的收费大概划分为四个收费档次,对应不同的服务等级,最低688/年,包含100次发货。最高3688元/年,含1万次发货。小字中显示,“现在购买会员将额外赠送100次司机精准定位”的推销优惠。

2018年1月,满帮推出新业务货运经纪(代理)服务,即“满运宝”,从货运清单服务向提供端到端服务迈进了一步。作为货运经纪人,公司与托运人订立合同以销售运输服务和平台服务,还与卡车承运人订立合同以购买运输服务。向托运人收取的金额与付给卡车承运人的金额之间的差额为公司的平台服务费。

随着平台数字化水平提高,托运人可以实时跟踪交易的每个步骤,并在线支付运费。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公司还对每批货物的特定数量的损坏承担责任,并在某些情况下购买货物保险以减轻公司风险。

不过,满帮并不满足于“中间商赚差价”的角色。2020年8月,公司从杭州、湖州和绍兴三个城市开始,尝试向卡车司机收取佣金。截至2021年3月,运输订单佣金业务拓展至60个城市。

除此之外,在整个货物承运过程中,满帮还为托运人和卡车司机提供信贷解决方案,并为保险公司,公路当局,加油站运营商,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提供其他增值服务,以满足托运人和卡车司机的各种基本需求,同时帮助公司创造营收。

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线路覆盖超过10万条;全年下来,超过280万卡车司机在满帮完成了运输订单,约占中国1370万重型和中型卡车司机的20%。

司机增长带动下,满帮托运人的平均MAU从2019年下半年的80万增加到2020年底的130万,再至今年一季度末的140万,并且留存率也保持了较高水平。数据显示,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有63%的活跃托运人在2020年第四季度仍然活跃。

满帮管理团队有着丰富的互联网背景,公司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张晖(运满满的创始人)曾在阿里巴巴B2B事业群工作7年;首席风险官慎凯、首席客户官王正洪都曾供职于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郭浪波来自于百度。

天眼查显示,满帮自2013年至今共经历过9轮融资,总金额约46亿美元。最新一轮融资在去年11月完成,是由腾讯投资、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和高瓴资本等13家机构联合投资,投资金额17亿美元。

在本次上市前,机构股东软银与红杉的股权占比分别为22.2%与7.2%。管理层持股21.7%,其中CEO张晖持股15.5%,董事、全明星投资基金创始人季卫东持股4.9%,董事、货车帮创始人戴文建持股1.3%。根据媒体4月份的报道,满帮的市值区间为220-300亿美元之间。

今年一季度Non-GAAP净利1.13亿

满帮收入主要来自托运人的会员费、货运经纪费以及增值服务费,某些城市卡车司机的运输订单佣金和其他生态系统参与者(金融机构、保险公司、加油站运营商、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等)的利息和费用。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满帮的营收分别为24.7亿元和25.8亿元;毛利润分别为10.8亿元和12.6亿元,毛利率则从44%提升至49%。其中2020年,货运经纪服务带来的营收19.5亿元,同比提升10%;增值服务收入达到6.3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约为24.4%。该年度有大约192.83万名用户在满帮平台使用了至少一项增值服务。

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2019年满帮净亏损为9281万元,2020年净利润为2.81亿元。

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完成2210万笔订单,GTV达51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70.2%和108.0%;未经审计营收为8.67亿元,同比增长97.7%;Non-GAAP净利润为1.13亿元,同比增长324.4%。

在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当中,其中货运经纪服务收入4.46亿元,同比增长135.9%;增值服务收入1.72亿元,同比增长26.5%;向卡车司机收取的运输订单佣金在三个月内达8550万元。

成本方面,2021年1-3月,满帮主营业务成本为4.13亿元,同比增长117.6%;营销费用1.7亿元,同比增长107%;一般及行政开支为3.22亿元,同比增长88.1%;研发费用1.38亿元,同比增长52%。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满帮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00.6亿元,较上年低增加60亿元。现金增加是因为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增加83.24亿元,这主要来自当年获得的17亿美元战略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1月,满帮向运满满早期天使投资人王刚提供2亿美元贷款,以其所拥有的满帮股份作为抵押,贷款期限为五年,头两年为免息,其余三年每年固定利率为1%。

资料显示,王刚在阿里工作10年后,转向投资领域,曾因70万天使投资滴滴闻名业界。2013年11月,王刚向成立不久的运满满投资100万天使轮融资。也是在王刚的撮合下,运满满与货车帮于2017年11月合并,王刚还曾出任合并后公司的董事局主席。

此外,满帮于2018年11月通过了一项股权激励计划,以向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员工和顾问提供额外的激励措施。2019年和2020年,公司确认的股份报酬支出分别为人民币4.56亿元和人民币34.86亿元,分别占其同期收入的18.4%和135.1%。

货运赛道激战正酣

和其他行业一样,城际货运赛道经历了上百家创业企业厮杀,再到曾经的货车帮、运满满和福佑卡车三足鼎立的局面,但随着2017年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为满帮集团,行业格局变成满帮和福佑卡车“两强相争”。

两周前的5月14日,福佑卡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寻求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FOYO”。

虽然同样受到资本的追捧,但两巨头的业务模式差异明显。

具体而言,满帮提供平台和信息,让车、货双方自行交易,公司不参与货主和司机间的定价、物流交付等环节;福佑卡车更接近“滴滴”模式,平台在车和货的中间,货主在平台上发布需求,平台通过算法给运单定价、分配订单,并把控交易的全流程。

招股书中介绍,福佑卡车实现了从定价、订单下达、路线规划、调度、运输和费用结算等环节的数字化,是为数不多具有端到端的全数字化能力的平台。

两家公司创造营收的方式也不同,满帮以“会员服务+增值服务”的为盈利模式,福佑卡车通过介入交易环节收取交易费用。

有分析称,福佑卡车参与运输各环节,这与地产行业的贝壳类似。满帮是一个做车货信息匹配的撮合平台,这与58同城有些类似。与之对应的是,58同城市值不足100亿美元,贝壳的市值却达590亿美元。

不过,城际货运市场现在暂时剩下两只头部平台,但竞争仍然激烈。各细分赛道的玩家跃跃欲试,都试图蚕食对方的领地。

相关报告显示,我国同城货运市场规模近年迈入万亿级市场,这块蛋糕吸引了很多巨头入局。

去年6月份,滴滴成都、杭州上线了滴滴货运,抢食同城货运。去年10月份,顺丰运力联合顺丰地图上线“货车导航”,还拿下了“网络货运”牌照,以旗下“顺陆”科技管理平台为基础整合B端+C端资源,打造全产业链运输服务。

2020年12月,同城货运巨头货拉拉宣布完成E轮融资,融资额为5.15亿美元。2021年1月,货拉拉又宣布了F轮融资,融资额为15亿美元。准备了充足资金,货拉拉将目光投向了城际货运市场。

中金公司测算,2020年全国公路运输总费用约为6.1万亿元中,城际货运占比过半,潜在市场规模超3.3万亿元。

而满帮也不满足于固守城际货运领域,在2020年11月份的融资完成后,宣布以“运满满”为品牌进军同城货运领域,为用户提供门到门、一站式的货运服务。

有行业人士分析,满帮在干线物流领域已是头部企业,即将触达天花板,进军同城货运,是为了找到第二增长曲线,这次上市也是为寻求更多的资金支持。

显然,在资金与技术的比拼下,货运市场已进入下半场。对满帮和福佑卡车而言,上市只是企业发展的一个阶段。谁能在接下来的市场运营和用户服务上取得领先,或将掌握主动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图森未来:营收增长与亏损扩大并行
280万货车司机,如何拉动满帮集团登陆美股?
满帮向左,福佑向右
满帮公开递交IPO招股书:同城货运行业激战,八部门联合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