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岩石“酒后”股价创新高:两年收6问询、11高管辞职,被质疑蹭白酒热度

ST岩石对外宣布,拟将公司名称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但截至2019年上半年,ST岩石白酒销售尚不足250万元,约占营收的3%。如此低的业务份额却要将公司名称变更为白酒行业,也因此被质疑为蹭白酒热度。

从A股赫赫有名的妖股匹凸匹,到触碰“喝酒”行情的ST岩石,实控人变了,公司名称变了,主营业务也从热门的金融到火爆的白酒局。但是,资本运作的底色依稀可见。

两年收6次问询,11位高管辞职

5月31日晚,ST岩石发布申请撤销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称,涉及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已消除。公司认为,符合申请撤销其他风险警示的条件。

此消息一出,ST岩石的股票接连触及涨停,至6月2日,ST岩石报收31.33元/股,达到历史新高。

ST岩石在6月2日晚发布的公告中也坦承称,近期公司股价涨幅较大。公司市盈率 PE(TTM)为 616.04 倍,处于较高水平。

值得玩味的是,在5月31日ST岩石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其自陈,主营业务尚不稳定。

“一是2020年1-12月,公司营业收入为7971.7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2.19万元,其中酒类销售业务收入为5878.96万元,公司目前白酒业务规模和销售收入尚小。公司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除商业保理带来的利润之外,酒类业务利润处于亏损状态。二是2020年公司员工人数为48人,同时公司还未拥有白酒生产基地,主要通过委外贴牌生产再进行销售,公司主营业务有待进一步加强。”ST岩石称。

虽然仅有48人,但ST岩石的人事颇为动荡。

从2019年9月至今,ST岩石11位高管陆续辞职,其中包括董事长张佟、总经理姬亚忠、董事会秘书姜慧芳、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何婧、董事长兼总经理陈琪、监事陈雪梅、董事朱家安、副总经理蒋进堂、副总经理翟学、监事张鑫、财务总监孙瑶。

屈指一算,辞职人员中包括了两任董事长,两任总经理,两任董秘和三位副总经理,几乎将高管层全部囊括在内。而除陈琪和陈雪梅外,其余诸人辞职后均不在ST岩石担任其它职务。

不仅如此,据蓝鲸财经记者统计,自2019年6月-2021年两年时间内,5月ST岩石收到六次问询和一次监管工作函。

就在5月31日回复问询函中,ST岩石还在面对上交所“是否存在未满足收入确认条件而突击确认收入的情形”的质疑。

据接近企业的业内人士透露,该企业与传统白酒企业的打法截然不同,传统酒企是先建厂,有产能后建立品牌,然后建立渠道销售;而ST岩石通过收购快速拥有产能,以电商渠道和已有销售渠道解决前端问题。目前其产品定位于高端,最低价格在300多元左右。此次进军白酒领域,是以酒为跳板扩展金融业务,因此该公司是以销售为导向。

“该公司较为动荡,投并部曾被一窝端,并不像是一家踏实做酒的企业。”业内人士告诉蓝鲸财经记者。

对于高管动荡以及公司战略等问题,蓝鲸财经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ST岩石,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前身为妖股匹凸匹,艰难保壳后涉足白酒

ST岩石是一家有故事的企业。

ST岩石于1993年上市,当时的主营业务为建筑陶瓷,历经多次转手,ST岩石的主营业务和公司名称也不断调整,其曾用名包括福建豪盛、利嘉股份、多伦股份、匹凸匹等。其中最著名的便是A股赫赫有名的“妖股”匹凸匹。

2015年,正值互联网金融题材大热期间,ST岩石在当时的实控人鲜言的主导下改名,新的公司名称“匹凸匹”全称中不仅使用了“金融信息服务”的字样,还使用了与热门概念“P2P”发音高度接近的“匹凸匹”字样,误导了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错误认知,引起公司股价异常波动,而鲜言则利用实控人的便利身份,操纵股价进行交易,以此牟利。

此后,证监会对鲜言给予“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开出34.7亿元的史上最大罚单,鲜言也被判刑5年。

此后的2015年7月17日至9月21日,五牛基金的一致行动人五牛亥尊,已经通过举牌的方式三次买入*ST匹凸(现ST岩石)1702万股,持股比例为5%。此后,经过一路增持、受让股份,截至2017年6月底,共持有*ST匹凸超过37%的股份。

2017年,为了纠正以前不当更名的错误行为,该公司拟更名为“ST岩石”,与妖股“匹凸匹”进行切割。并将之前互联网金融领域经营范围变更为:实业投资、股权投资、投资咨询与管理、企业管理咨询服务、受托资产管理,国内贸易,软件技术开发与服务,房屋租赁、物业管理。

在此期间,ST岩石依靠融资租赁和保理业务扭亏为盈,避免了退市命运后,ST岩石又将目光瞄准了一直倍受A股青睐的白酒业务。

海银系的资本局,被质疑蹭白酒热度

从历史股价能够看出,2018年10月,ST岩石的股价仍处于低位,股价跌至4元以下。

就在此时,ST岩石开始触碰白酒概念。

2018年底,ST岩石以200多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一家白酒销售线上平台贵州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酒云)试水白酒业务,然而一年即2019年底,ST岩石就以“经营状况不达预期、减少亏损”为由出售贵酒云及子公司贵酒销售全部股权,并成立了上海军酒有限公司,从事散酒销售。

同时,ST岩石对外宣布,拟将公司名称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但截至2019年上半年,ST岩石白酒销售尚不足250万元,约占营收的3%。

如此低的业务份额却要将公司名称变更为白酒行业,也因此被质疑为蹭白酒热度。

但好处是实实在在的,自抱紧白酒业务后,ST岩石的股价扶摇直上。

近一年以来ST岩石股价涨幅为 155.81%,2021年以来股价涨幅为142.91%。

为了进一步加重白酒砝码,ST岩石开始在海银系的资产内整合腾挪。

2020年,ST岩石先是试图收购其控股股东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所持有江西章贡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章贡酒业”)95%股权和赣州长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实业”)95%股权。

但出师不利,这一收购因“尽调工作进展不及预期”为由终止。于是在2020年底,ST岩石以8600万现金购买上述两家企业各25%股权。

同一时间,ST岩石还收到控股股东无偿赠与的其持有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酱酒业”)52%股权。

其中,章贡酒业是江西省酿酒企业,成品酒生产能力达到3万吨/年;长江实业则主要从事白酒经销业务,负责章贡酒业生产的白酒产品的销售和推广;高酱酒业主要从事大曲酱香基酒的生产和储存,被授权贴牌生产销售酱香型白酒,2020年停工五年的高酱刚刚全面复产。

以上,便是ST岩石在白酒行业的基本牌面。

ST岩石在2020年财报中直称,公司通过资源整合,集成产供销一体化平台。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ST岩石前身是一家有争议的企业,介入时间正是白酒热的节点,收购的也是附加值很低的企业,并且都是通过控股股东或关联交易进行内部资源整合,这都在说明,这是一家资本化思维的企业,可能涉及到上市公司的内部的资产运作,这或是ST岩石未来面对的风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通常做实业的企业缺乏资本运作经验,很少会去接手如妖股匹凸匹这类壳公司。其次,从ST岩石收购的标的来看,都是知名度不高且业绩不理想的小企业,但是通过收购,ST岩石相当于加码“白酒、酱酒”热门概念,从这个角度来看,控股方对于二级市场运作的意图较为明显。

相关阅读
疯狂的岩石“瓶中无酒”,拿什么为“百亿市值”买单?
48人干出百亿市值,ST岩石铁了心要醉酒
ST威龙:仍处于立案调查阶段,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作出的结论性意见
上海贵酒时任董事长涉内幕交易被公开谴责,曾违规获利22万被罚2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