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电动汽车的中场战事,“抢”字当头难过关

在智能电动车发展初期,融资、资质成为全员难题,赛麟、拜腾、前途都没能熬过“缺钱”危机。步入中场争夺战中,融资、资质已基本得到解决,人才、商圈、用户成了现阶段争夺重点,“蔚小理”等头部新势力初具规模,而新入局的岚图、智己、极氪、小米、滴滴等将直面愈发高昂的商圈租金,愈发稀缺的高端人才,越来越在乎智能化的用户,门槛、成本更高了,被淘汰的几率也会更大。

2013年特斯拉选择在北京侨福芳草地开设了中国第一家体验中心后,先后有极星、小鹏等智能电动汽车品牌也纷纷选择在此地驻扎。在北京的另一个典型商圈——蓝色港湾购物中心,简直成立电动汽车的聚集地,蔚来、理想、极狐、高合、天际等品牌在该商圈开体验店,最近福特的电动汽车品牌Mustang也带着Mach-E来了。

不止是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成都、太原等各大城市的商业街、商场、商圈,遍布着智能电动车品牌的体验店,显然,随着智能电动车飞速发展,新品牌不断涌现,各大商圈、商场成为智能电动汽车的必争之地。

在经历了初期的融资难,拿不到资质后,智能电动汽车步入中场争夺战,人才、商圈以及用户成为各大智能电动汽车品牌的争夺焦点。第一梯队中的蔚来、小鹏、理想在过去几年稳扎稳打,具备一定资源优势;但新入局的岚图、智己、极氪等品牌在人才、用户方面没有积累,该如何应对智能电动时代的中场战争?

抢占商圈资源,打开流量入口

在新一轮商圈争夺战中,第一梯队的“蔚小理”经过多年积累,拥有了“先天优势”。公开数据显示,蔚来现有23个蔚来中心和203个蔚来空间,今年还计划增设20个蔚来中心和120个蔚来空间,将门店总数提升至366家,遍及中国各个城市。

截止2020年12月31日,小鹏共布局了160家销售网点和54家服务网点,覆盖69个城市,今年小鹏计划将销售网点提升至300家以上,覆盖超过110个城市。

理想虽然暂时落后,但正在追赶。截止2021年1月31日,理想汽车已有60家零售中心,覆盖全国47个城市。理想计划今年将门店扩张至200家,增至100城。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透露过:“一个城市有没有理想汽车门店,市占率会相差 8倍之多。”意识到线下网点的重要性后,去年理想将线下门店目标由 20 家调至60 家。

今年上海车展前夕刚刚推出首款车型的福特电动品牌Mustang,短短几个月已经在全国建设9家城市店,“今年内在全国开设23城市店的计划已完成近半,现已覆盖华东、华北、华南、西南等核心新能源用户区域。”福特电动车营销负责人透露“五地城市店的开业,不仅加速福特Mustang Mach-E专属直销网络落地,也进一步推进福特电气化与智能化战略进程。”

商圈、商场拥有巨大的人流量的同时,地价也寸土寸金,许多智能电动汽车品牌都不堪重负。2018年,率先获得新能源造车“双资质”的前途汽车入驻北京三里屯北街,作为首家体验店,曾经门庭若市。去年年底,前途汽车就因资金断链、员工讨薪、新车难产搬离了三里屯。如今,小鹏汽车接手了该址,开设了全国首家旗舰体验中心。可谓“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一位温州商场租赁部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新势力入驻我们商场目前长租租金是每月800-900元/平米,不包含物业费、推广费。短期的打包价更高,视不同位置而定。”温州作为二线城市,商场租金已然不菲,而像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在三里屯开设体验店每月租金是1500元/平米。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全国经销商退网量达3,098家,远高于新增网点的2,263家。从类别来看,新能源汽车经销商网络增加479家,是退出数量的6倍多。其中,新能源汽车品牌城市型展厅占比约为65%,选址更侧重于人流密集的商场或写字楼。

尽管租金昂贵,大部分智能电动汽车品牌也会选择城区中心、商场、商圈等人流密集的地方开设销售、体验店。业内人士表示,“选择商场是为了引流,打开流量入口,让更多的消费者认识新品牌,体验新产品,享受商场的配套服务,增加品牌和产品的曝光力。”

用户企业难做,用户争夺战升级

汽车品牌在商圈抢地盘的背后,实际上是在抢用户。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发布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对汽车智能化的呼声日渐高涨,十分愿意为新颖的功能支付溢价;其中,80%的消费者将自动驾驶功能纳入选购下一台车时的重要考量;同时,70%客户认可云端升级OTA模式,60%以上愿意为此付费。

潜在用户群体庞大,如何精准地找到他们,并且黏住他们,是汽车品牌的挑战。如今几乎所有的品牌都在强调用户,为用户服务,倾听用户声音,做用户企业等等,但实际在行动力上却存在相当大的差别。

近期极氪汽车产品价格及配置更改引发大量用户吐槽:首先是极氪 001 WE 版价格从从原来 26.6 万元,上涨至 28.4 万元;另外用户反映称,极氪001的后隐私玻璃、副驾驶通风、渐变天幕、黑化套件等都变为了选装,并且上市时宣传的800V充电也变为了400V。为此极氪方面进行多次回应并道歉,也难以平息用户的怒意。

而福特却在产品上市后,听取用户意见,增加推出Mustang Mach-E长续航后驱SE版车型,售价28.2万元,新推出的这款车型比标准续航后驱版续航增加105公里,动力系统最大输出总功率增加23千瓦。而且福特承诺,在2021年12月31日(含)前支付车辆定金且完成购车合同正式签署并于通知时间内完成提车的用户,可按照2021年国家新能源汽车价格补贴标准以车辆补贴后价格购买。

业内人士分析称,尽管很多品牌都在强调重视用户,但在造车理念上仍是工程师思维。

抢用户难,抢人才更难

同样是人,用户基数是庞大的,但人才确实稀缺的,比起抢用户来说,车企抢人才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据猎聘发布的《2021Q1中高端人才市场春招跳槽数据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是国内新发职位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新发职位同比大增103.54%。

事实上,苹果、小米、滴滴、百度等企业纷纷下场造车,组建汽车团队,新能源汽车人才十分紧缺。今年5月,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采访中表示,“最近挖我们的人真实太多了,没方法,我们要把同事的信息都躲藏一下。”

曾经从传统车企高薪挖人的“蔚小理”,如今也面临着人才争夺战,近几年传统车企人才流失更为严重,高管离职加盟新势力的消息不绝于耳。

一位不愿具名的车企员工对记者表示:“现在新品牌挖人,一是给的工资较高,二是承诺给股票期权,总会心动的。”据BOSS直聘统计,造车新势力开出的平均月薪为15,367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21.6%。与自动驾驶算法相关的职位,年薪可达到百万以上。

另一位从东风日产跳槽到小鹏汽车的员工对记者表示:“我从传统造车企业出来,去到新势力,主要是为了多学习智能造车,在东风日产这样的传统车企工作比较像养老。”

据BOSS直聘数据显示,2021年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等新势力企业招聘岗位数量、求职者关注热度持续攀升。其中,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软件工程师、销售、用户运营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超过了1.8倍。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也曾表示:“我们预计到2021年底,研发人员数量将翻一番,与此同时,在我们的生态系统中也将部署大量技术研发人员。”

新势力们求贤若渴,传统车企也没有坐以待毙,长城汽车5月份发布了其2021年股权鼓励方案,拟分别向8784名鼓励对象授予股票期权39710.1万份,向不超越586名鼓励对象授予限制性股票4318.4万股。长城方面表示,鼓励方案的推出,有利于吸收和稳定优秀的管理人才和业务主干。不仅是长城,新势力中蔚来、理想也都采用员工持股方案来挽留人才。

业内人士表示,智能汽车人才总共就那么多,高端人才就在这么几家头部车企跳来跳去,新入局的车企机会越来越少。

在智能电动车发展初期,融资、资质成为全员难题,赛麟、拜腾、前途都没能熬过“缺钱”危机。步入中场争夺战中,融资、资质已基本得到解决,人才、商圈、用户成了现阶段争夺重点,“蔚小理”等头部新势力初具规模,而新入局的岚图、智己、极氪、小米、滴滴等将直面愈发高昂的商圈租金,愈发稀缺的高端人才,越来越在乎智能化的用户,门槛、成本更高了,被淘汰的几率也会更大。

相关阅读
在挪威,中国新能源汽车打响出海第一枪
理想只有ONE
二次上市的理想汽车,只是缺钱吗?
进击豪华市场,理想回港背后的圈钱扩张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