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即将登陆资本市场:内容成本高企,“云村”成核心壁垒,版权仍为必争之地

8月1日,港交所官网显示,网易云音乐已通过了上市聆讯,上市联席保荐人为美林、中金及瑞信。这意味着,网易云即将登陆资本市场。

8月1日,港交所官网显示,网易云音乐已通过了上市聆讯,上市联席保荐人为美林、中金及瑞信。这意味着,网易云即将登陆资本市场。

网易云音乐也成为继网易有道之后,网易旗下另一拆分上市的子公司。公告显示,网易将持有网易云音乐运营主体Cloud Village不少于50%的投票权,且仍为其控股股东。

据悉,网易云音乐此次募资主要用于继续深耕音乐社区,丰富多元音乐内容,继续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以及用于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运营及一般企业用途。

网易云三年亏损50亿元,内容成本连年高企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网易云音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法定代表人为CEO朱一闻,由云村有限公司(Cloud Village Limited)全资持股。

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的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48.95亿元,虽然营收在逐年增加,但网易云至今仍未实现盈利。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18.14亿元、15.8亿元、15.6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50亿元。

2018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毛亏损分别为13.17亿元、10.56亿元、5.95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14.7%、-45.6%、-12.2%。

网易云音乐在2018至2020年的运营亏损分别为17.24亿元、16.39亿元、15.25亿元,运营利润率分别为-150.2%、-70.7%、-31.2%。

今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营收15亿元,同比增长74.6%;调整后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5亿元收窄至3亿元,毛亏损率从去年同期的26.8%收窄至3.6%。

从招股书可以看出,网易云音乐常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高企的内容成本。2018至2020年,其内容服务成本分别为19.7亿元、28.5亿元、47.9亿元,占其收入百分比分别达171.7%、123.1%、97.8%。

目前来看,网易云音乐的收入构成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在线音乐服务,包含会员订阅销售收入、提供品牌和效果广告服务收入、销售数字音乐专辑及单曲收入、转授权音乐内容等。第二部分为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主要是虚拟物品销售收入(销售场景主要是直播)。

今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来自在线音乐服务的营收为7.59亿元,占比50.9%;来自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的收入为7.31亿元,占比为49.1%,各业务营收相对均衡。

网易云Q1月活1.83亿,“云村”成核心壁垒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月活用户数分别为1.05亿、1.47亿、1.81亿;平台付费用户数分别为420万、863万、1600万,一直呈增长态势。

今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月活用户数达到1.83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为2429万,同比增长91.5%;在线音乐付费率13.3%。平台约90%的用户为90后或者00后。

在目前的头部在线音乐平台中,网易云音乐更擅长营造社区氛围。多份研报显示,网易云音乐目前拥有很高的用户粘性。

起初,网易云就已将社交作为主要功能,随后凭借歌单推荐和精彩热评,成为新一代文艺青年以及年轻群体的集聚地,用户将其称作“云村”。

“酷狗音乐等腾讯音乐旗下的软件也意在摆脱音乐播放器这一标签,通过音乐与用户的结合,创造更多的互动场景。音乐社区最直接的产品价值,在于提高用户粘性,占据更多的用户时长。”一位产业观察家认为。

上述产业观察家表示,互联网下一阶段的战争焦点,将是用户使用时长的争夺,谁能占据用户的屏幕,谁就能占据战争的主动权。

回到产品本身,有研报指出,各在线音乐平台正在推出更加多样的功能进行泛娱乐化,然而,过多的功能让产品变重,容易失去部分只有音乐需求的用户。而当同类产品越来越相似时,各平台的功能设计必须与竞品产生区别,突出产品功能的个性化设计。

“用各种音乐软件十几年了,感觉市场正在逐渐完善,每个App都有自己的设计风格和用户,但界面设计却大同小异。”一位多平台资深用户曾对记者表示,究其根本,各平台想要具有竞争力,应该更注重用户体验,只有专注提升自己的产品,才能最终得到用户的认可。

版权仍为行业争夺重点,网易云需拓宽变现渠道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网易云音乐高企的内容成本主要来自,高额的音乐版权费用。为抢占市场,网易云多年来投入巨额资金购买版权。

这是因为在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并责令各个网络音乐服务商将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在有关部门的推动下,国内在线音乐平台纷纷意识到了版权的重要性,对于音乐版权的竞争到达了白热化阶段。

2016年,腾讯旗下QQ音乐与海洋音乐(旗下拥有酷狗及酷我音乐)合并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随后,腾讯音乐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及国内众多唱片公司达成独家合作,将国内90%的音乐版权曲库收入囊中,在线音乐一家独大局面从此确立。

随着虾米音乐于今年2月正式关停,目前国内头部在线音乐平台只余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行业呈“一超一强”格局。然而,无论是版权曲库数量还是活跃用户等方面,网易云音乐都与前者相差甚远。

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互联网2021半年大报告显示,截止今年6月,腾讯音乐旗下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的日活跃用户分列前三位,均高于网易云音乐。

互联网分析师王新宇认为,网易云音乐长期以来的版权缺失令用户体验下降,这也是其活跃用户始终低于腾讯音乐的根本原因。

“版权缺失不仅是歌曲无法播放,连同歌曲下面的评论也将消失,对于用户而言,网易云音乐最吸引人的两个功能都无法使用,那么用户也不会留在平台上。”王新宇说道。

不过,随着监管的落地,国家市监局要求腾讯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势必会对音乐行业带来一定变化。

“对音乐版权授权模式的部分调整,保留一定条件下的音乐人与新歌独家合作模式,一方面将实现创作者、版权方与平台合作方式的又一次升级,另一方面也能激励各平台之间展开非版权维度的各项竞争。”潮汐音乐评论认为。

网易云音乐方面也透露正在抓紧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愿意以最大诚意进行版权采买合作,以提供给用户更完整的音乐体验”。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版权难题就将顺利解决,未来版权仍是平台间争夺的重点。多位分析人士指出,在行业流量红利见顶的背景之下,各平台需用新的增长点来刺激用户付费。“对于网易云等平台而言,在积极购买版权之外,仍要扩宽现有的变现渠道,进行资源整合来提高自身竞争力。”

相关阅读
三年亏损70亿,网易云音乐上市为何搁浅?
喊腾讯别“阳奉阴违”的网易云,被指版权上“阴奉阳违”
周杰伦称霸互联网往事
网易云音乐不去买版权,却去闲鱼卖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