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妖王”中潜股份董事长上任4个月就辞职,一季度营收仅为658万

公司董事长陈国春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辞职后陈国春完全离开公司,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董事长上任才4个月就辞职了。

8月3日晚,中潜股份(300526.SZ)发布一则董事长辞职公告,据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陈国春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等职务,辞职后陈国春完全离开公司,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月前副总经理汪三明也已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辞去中潜股份副总经理一职,辞职后同样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这两位都是4月12日一起上任的管理班子,在职时间仅4个月不到。从简历来看,董事长陈春国和副总经理汪三明的职业生涯有很多相似的经历,不过与中潜的传统主营潜水装备没有什么相关性。

事实上,中潜股份的“烂摊子”确实不好接,公司最近几次活跃在大众视线则是由于操纵证券市场、财务造假等负面消息。

起先在2020年10月时,中潜股份就曾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随后到12月时,公司实控人仰智慧又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后公司多位高管纷纷离职。

被立案的当天,中潜股份股东兼总经理仰智慧就先行离职,2021年1月时,上任仅半年的财务总监张瑞燕也宣布辞职,3月时前董事长张顺也因个人身体原因辞去相关职务,4月时前副总经理黎启飞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此前在5月31日,中潜股份就收到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据公告显示,中潜股份 2019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3728.71万 元,虚增营业成本1154.28万元,导致营业利润虚增2574.43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62.08%。另外,2019年度,中潜股份与中天装备、惠州雅妍共发生经营性关联交易3710.03万元,占中潜股份2018年期末净资产的6.78%。中潜股份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未按规定披露上述关联交易情况。而在收购大唐存储项目时,中潜股份夸大了标的公司大唐存储的技术优势,严重影响投资者对收购事项及标的公司未来整体发展趋势的判断,构成误导性陈述。

接连被调查后,中潜股份业绩表现也不尽如人意,甚至出现上市以来首亏,2020年公司仅实现营业收入1.71亿,同比减少66.42%,同时净利润亏损达到1.86亿。2021年一季度时并未有所改善,中潜股份仅实现营业收入658.07万,同比下降85.70%,净利润则亏损1620万。

据了解,中潜股份是潜水装备产品的制造商和供应商,主要从事适宜各类人群涉水活动防护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等,公司主要采取ODM与OBM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销售,产品销往欧洲、美洲、亚洲等近60个国家和地区。

此前公司已经历过多起忽悠式并购想寻求新主业,不过均无疾而终。

而从传统主营来看,2020年中潜股份潜水装备产品相关订单大幅减少,部分生产线停产。2020年度处置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潜潜水运动有限公司100%股权。下半年海外疫情未出现缓和迹象,公司长时间未能承接新的订单,公司停止了潜水服相关生产线的产品生产。

由于公司目前还未披露半年报,最新的一季报数据显示,公司主营只有658万,而去年疫情期间都有4600万,可见其经营情况几近停摆。(蓝鲸上市公司 徐晓春 xuxiaochun@lanjinger.com)

相关阅读
九阳股份Q3净利润2.12亿元同比降6.42%,拟以至多3.6亿元回购股份
科大讯飞前三季度净利润7.29亿元,同比增长31.48%
学大教育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4477.67万元,同比增长47.19%
涛涛车业创业板IPO暂缓审议,“富二代”曹马涛实控人身份被监管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