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风波”里的亚朵酒店:经女客确认未违规开卡,IP失灵几度上市无果

想做“中国领先生活方式品牌”的亚朵,似乎到了“该停下来想一想要怎样跑”的时候。

互联网又现“罗生门”。

“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将阿里推上风口浪尖,“酒店是否违规办理房卡”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针对网友质疑,8月11日,涉事酒店所属亚朵集团回应称,当日系阿里女员工确认后办理房卡,并无违规操作。

一石激起千层浪,亚朵的回应引发热议。热搜背后,类似酒店管理漏洞并不鲜见,IP失灵、上市搁浅的亚朵又是否经得起这一轮的舆论考验?

“同意的话开门就好了,费劲办房卡干嘛?”

阿里公布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后三天,“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一事仍在持续发酵,而“涉事酒店是否违规办理房卡”成为事件的重要细节和热议焦点。

对此,8月11日,事发地济南西站国际会展中心亚朵轻居酒店所属的亚朵集团做出回应。官微@亚朵ATOUR发布声明称:经过反复内部调查确认,前台工作人员是在得到该女士确认情况下,按同住手续给该男士办理的房卡,并进行了身份登记和公安信息上传。

亚朵声明经女员工确认后办卡 /@亚朵ATOUR

亚朵集团表示,整个操作流程遵守酒店住宿业相关标准流程和规定,不存在违规制作房卡的情况。对于公众要求公开的现场监控,目前已移交警方封存,暂不能做更多信息披露。

对此回应,前排网友看起来并不买账,微博评论区高赞里有人写到:“同意的话开门就好了,费劲办房卡干嘛?”亚朵试图跳出阿里风波的泥沼,却又在舆论场里丢下了一枚新的地雷。目前,网友质疑也集中在“女员工确认时是否处于醉酒状态”、“什么样的确认算授权”、“何时确认”等几点上。

网友评论 / 微博截图

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称,记者曾询问亚朵相关人士“当时是否确认过(女)当事人处于醉酒状态还是清醒状态?”,受访者表示,“确认过,综合音视频等监控资料判断,给该男士办理房卡的程序是合规的。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具体细节尚不能对外进行披露,需以警方公布的信息为准。”

据正观视频报道,济南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现无官方渠道认可亚朵酒店操作未违规,相关情况会再核实。

警方:官方未认可 / @正观新闻

真相究竟如何,故事是否反转,似乎还要再等等警方通报。

房门半夜被开,酒店管理问题屡上新闻

这不是亚朵第一次因为“房卡问题”被关注了。

据中新网报道,6月就有网友爆料西安某家亚朵酒店住宿时,半夜被一陌生男子用房卡在外面打开了酒店房门。酒店方解释为,“开门男子是前一晚这个房间住客的朋友,但前一晚的住客已经退房了,男子不知道他的朋友已经退房,又来酒店找人。”

然而据当事人陈述,为男子开卡前前台并未向其核实情况。此事最终以店方道歉、退还房费、并希望房客不要报警了结。

是否在业内,熟人探访可以成为有心人的借口,而酒店管理也确实在这个问题上存在漏洞?无独有偶,亚朵之外,其他更多酒店“翻车”的新闻也并不少见。

据新京报8月11日报道,某酒企女员工自曝酒后男同事性侵,男子也是从酒店前台拿卡进房。当晚男子告知前台同事姓名和房号等信息后,前台就将房卡给了他,酒店工作人员并无质疑,也未向当事人核实。

受访时,酒店员工表示:正常情况下这种事没有太大的问题。

又一酒店未经房客同意为他人办卡 / @新京报

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淮向中新网记者表示,酒店实行实名登记,临时会客也需要登记才能进入别人房间。“每个人都应该登记,若用男上司身份信息登记女同事房间,这种情况下,酒店存在严重过错,若造成女员工被性侵的结果,酒店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外,补办房卡只是一种手段,如果酒店本身就有安全漏洞呢?

全季酒店的“男客裸闯女客房间事件”在近日也引发了广泛关注。网友fiore花花爆料,其在入住上海全季酒店时,遭遇了陌生男子凌晨裸身闯入房间的恐怖经历。事实上,当晚也有其他房客在半夜听到了敲门推门声。倘若门锁安全问题都难以保障,住客还如何安心入睡呢?

网友爆料住店遭遇 / @fiore花花

事后,全季酒店发布致歉声明称:第一时间展开了内部调查,并结合内部调查结果,将对全国所有全季酒店的门店,进行酒店安全全面自查。这样的自查是否有用,事后的澄清是否可靠,可能还要交给时间来证明。

三度上市折戟,亚朵的故事还管用吗?

实际上,关于“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亚朵曾在8月10日深夜就房卡细节发过声明。“由于该事件的发酵对集团品牌声誉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才有了热搜上的第二次回应。

亚朵此番自证清白,大约是因为在阿里风波之外,日子也并不好过。

继两次在A股上市折戟后,亚朵在今年转而冲击纳斯达克。原定于7月1日登陆美股的前夜,大量投资者收到认购亚朵酒店股票订单取消的通知,亚朵再次跳票。

在上市路上命途多舛的亚朵,是以令市场眼前一亮的姿态出现的。

先后在如家、格林豪泰、锦江之星工作过的亚朵创始人王海军觉得,传统酒店过于平庸,他想以人文和新中产生活方式为卖点,推广“第四空间”的概念,为入住酒店的客人提供住宿之外的独特、极致体验,如阅读、喝茶、购物等空间,并以联名IP为其主要差异化战略。

2016年11月,亚朵与吴晓波频道在杭州合作打造了“亚朵·吴酒店”。在亚朵的第一个IP酒店落地后,其又连续和知乎、网易严选、网易漫画、同道大叔、虎扑、马蜂窝等明星IP联名推出主题酒店——而这张情怀牌也相继打动了不少资本。

亚朵酒店/@亚朵ATOUR

天眼查信息显示,亚朵酒店成立于2013年,旗下品牌包括A.T.HOUSE、亚朵S、ZHotel、亚朵、亚朵X、轻居6大住宿子品牌,覆盖从中档到豪华酒店的全业务链条。目前,亚朵已完成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君联资本、德晖资本、携程(去哪儿)和阿里巴巴前CEO陆兆禧个人等。值得一提的是,这是陆兆禧从阿里退休后首次对外披露的一项投资。

亚朵融资历程 / 天眼查

2021年6月底,高瓴资本在亚朵IPO前夕认购了1.2亿美元。2021年3月,亚朵酒店发生投资人变更,陆兆禧退出。

资本入局后,文艺的亚朵快速扩张。据时代周刊报道,国内前五大酒店集团的中高档客房数量合计为19.7 万间,占比31.8%,其中亚朵拥有5.8 万间中高端客房,占比达9.5%,市占率位居行业第一。不夸张地说,亚朵已站在国内中高端酒店市场的第一梯队。

高处不胜寒,伴随亚朵倍速扩张的是并不好看的盈利及负债数据。

据亚朵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9年到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67亿元、15.666亿元,基本持平;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0.61亿元、0.38亿元,下滑37.7%。而负债率却从2019年的67.96%涨到了71.5%,而这一数据的同行表现如下:首旅酒店为45%以下、锦江酒店为65%左右、华天酒店也在70%以下。

与此同时,亚朵酒店的入住率、日平均房价、平均客房收益三项核心指标也处于下滑之中。

亚朵的不复往昔,原因是复杂的。其主打的IP主题酒店显然难以像连锁酒店般完成复制黏贴,发展空间有限。据锌财经统计报道,截至2021年3月31日,亚朵联名主题酒店共有14家,相比608的总数,仅占2.3%。

而自面世以来着力打造的“始于住宿的生活方式品牌”,亚朵在摄影长廊、图书借阅、人文酒店、情景电商上的坚持,也受到了来自自身和外界的新挑战。据棱镜报道,由亚朵打造的上海“The Drama酒店”的酒店高管表示,亚朵的盈利水平有点“赔本赚吆喝”,为了提升用户满意度,无效投入过多。

此外,秋果酒店、Airbnb、高端民宿等后起之秀已虎视眈眈,他们在人文和情怀上有过之而不不及。竞争激烈,留给亚朵的时间不多了。

而就在美股上市前夕,亚朵陷入招股书财务造假疑云。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亚朵共开业608家酒店:其中包括575家加盟酒店、33家自营酒店。据“旅界”6月30日发布的报道,其对亚朵内部拉出的截至2021年4月的加盟酒店清单进行了逐一电话核实,发现亚朵在招股书中公布的608家酒店中,有33家已疑似解约。

亚朵的营收主要由加盟店、直营店、零售三部分构成,其中加盟店占比将近六成。但近年来,亚朵与部分加盟商之间的矛盾却愈演愈烈,相关报道并不少见。据凤凰网报道,亚朵抽成后,加盟商的利润难以覆盖成本;还有加盟商表示,亚朵为了拉拢加盟商测算加盟回本周期时往往“注水”严重,加盟商维权事件更是屡见不鲜。

走过了快十年的亚朵,想做“中国领先生活方式品牌”的亚朵,似乎到了“该停下来想一想要怎样跑”的时候。无论是阿里风波、安全卫生问题、与加盟商的矛盾,还是其他战略实践,希望亚朵都能记得其初心——要“始于酒店,不止于酒店”。

(来源:亚朵官方、中新网、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锌财经、旅界、时代周刊、凤凰网)

相关阅读
阿里蒋凡的期末考试
逐鹿智能座舱:百度、华为、阿里们如何排兵布阵?
国台酒业女员工称被同事强奸,曾被劝不要报案,公司处于上市关键期
华联张某否认猥亵阿里女员工,刑法教授:参与灌酒发生性侵属共同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