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人寿4成股权处冻结、质押状态,二股东中金国泰所持1.58%股权遭拍卖

除中金国泰所持13.5%股权外,国宝人寿还有三家股东合计所持27%股权,处于被质押或被冻结状态。

4成股权处于被冻结、质押状态的国宝人寿,在近日有1.58%股权,因股东中金国泰涉股权转让纠纷而遭法院处置拍卖,与股权出资额、评估价相比,这笔股权的起拍价均有明显折价现象。为拓宽融资渠道,质押所持股权情况并不少见,但当股权变更频繁或涉及大比例股权变动时,或影响保险公司日常经营,需要警惕。

成立于2018年的国宝人寿正处于起步阶段,保费规模保持快速增长趋势,投资收益也逐年翻倍,今年上半年,国宝人寿扭亏为盈,实现盈利。在其战略布局中,值得注意的是,扎根于四川的国宝人寿,正在监管部门推动下,与锦泰财险、重庆三峡人寿等川渝地区保险公司合作建立战略联盟,搭建保险产业生态圈。专家建议,各公司可从销售渠道共享、两核信息共享、客户服务共享、定价数据共享、提供一揽子保险等方面加强合作,以提升各自的市场竞争能力。

涉股权转让纠纷,中金国泰所持国宝人寿1.58%股权遭折价拍卖

近日,阿里司法拍卖的平台上,中金国泰所持国宝人寿1.58%股权即将在8月23日进行公开拍卖。从公告信息来看,该笔股权对应出资额为2371.98万元,起拍价定为1451.18万元,较出资额折价近4成,与评估价2073.11万元相比也有3成折价。

根据公告,竞买人除需要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四条、第六条、第八条中对于股东关于经营状况、财务状况、纳税记录等相关监管规定外,还需符合国宝人寿投资入股条件。对此,国宝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需要意向方将具体资料提供给国宝人寿进行审核,而具体条件涵盖盈利情况、公司治理现状、与现有股东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涉及代持问题、是否存在违规处罚情况等等。

竞拍信息中,并未透露中金国泰股权拍卖原因,但从处置单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及股权对应出资额来看,指向一笔中金国泰及中金国泰控股集团上海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国泰上海公司”),与天津高新博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新博华”)的股权转让纠纷。

据查,2016年,案外人天津旭日商贸有限公司与中金国泰上海公司及高新博华三方签订《天津瑞银国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协议》,协定三方共同出资建立天津瑞银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高新博华认缴2000万。根据协议,高新博华投资期限为2年,随后中金国泰上海公司需以2300万元对高新博华股权收购。但两年期后,中金国泰上海公司未如约回购,中金国泰承担连带责任。

最终法院判定,中金国泰上海分公司回购高新博华所持股份,中金国泰及另一自然人被告承担给付责任。根据高新博华提出的诉讼请求,要求中金国泰各方赔付本息合计2371.98万元,正与国宝人寿1.58%股权出资额一致。

蓝鲸保险注意到,中金国泰共计持有2.025亿股国宝人寿股权,持股比例13.5%,与成都先进制造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并列为国宝人寿第二大股东,目前其所持国宝人寿股权正处于被质押、被冻结状态。

据天眼查信息,其中1.79亿股股权,在2019年8月13日出质给北京恒大伟业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除中金国泰所持13.5%股权外,国宝人寿还有三家股东合计所持27%股权,处于被质押或被冻结状态。国宝人寿被质押、冻结股权合计为40.5%。

“股权质押属常见商业行为”,一位金融研究人员向蓝鲸保险分析表示,因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一般民营股东进行股权质押更为普遍,而金融保险股权是相对优质的质押品,只要股东流动性可持续,股权不被债权人处置,就不会对保险公司经营造成太大影响。

但隐忧已经浮现,据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4月,四川雄飞集团将国宝人寿1.5亿股股权出质给四川信托。2020年末,国宝人寿曾有10%股权作价3.75亿元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拟出让,据当时媒体消息,股权转让人为四川雄飞集团,出让股权是为集中房地产主业,剥离主业外资产,回笼资金用于偿还所欠四川信托债务。但随后,该挂牌项目被撤下。

对于股权质押及转让情况,蓝鲸保险联系国宝人寿相关人员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正处业绩起步期,参与布局川渝联盟搭建保险生态圈

成立于2018年的国宝人寿,是四川省首家全国性寿险法人金融机构,由四川省政府主导组建,除第一大股东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0%)、成都先进制造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3.5%)两家国有企业外,国宝人寿还吸引到7家民营企业股东参股(合计持股66.5%)。

在成立之后,国宝人寿进入业绩起步期,2018年到2020年,保费收入分别实现3.28亿元、10.16亿元、19.25亿元。在今年上半年,国宝人寿保险业务收入合计达成17.34亿元,趋近去年全年保费规模。伴随着业务开展,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逐步下行,从2018年末的1810.82%,缩减为2021年2季度末的179.47%。

而在过去三年间,国宝人寿的投资收益也在逐年翻倍,从2018年5613万元,到2019年的11273万元,2020年投资收益则达到20383万元。此外,净利润方面,在寿险公司七平八盈的规律下,国宝人寿前三年均处于亏损状态,合计亏损约2亿元,但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实现了1215.6万元的净利润。

截至目前,国宝人寿在宜宾、绵阳两地设立中心支公司,四川分公司在2020年11月于成都挂牌,南充、乐山等地中心支公司已取得营业执照。

在布局路径中,值得关注的是,国宝人寿作为省管企业,在监管部门推动下,正在与川渝两地保险公司协同,瞄准于构建两地战略联盟,搭建保险产业生态圈。

首先,据银保监会披露数据,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保费排名中,四川省保费规模排在全国第7位,实现1373亿元保费收入,加上重庆地区620亿元保费,则仅次于江苏、广东,市场前景可观。

但同时也有短板,国宝人寿董事长周兴云认为,目前川渝地区保险业存在着产业链条层次单一的问题,比如缺少保险科技、保险精算方面的机构,保险资管领域甚至是一片空白。基于此,国宝人寿有意联合多家机构共同设立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同时,为完善生态圈,希望促成设立一家本土的再保公司,吸引高端保险专业人才。

“川渝地区保险机构合力搭建保险产业生态圈,能够帮助机构实现稳健发展,实现资源共享与整合,也更有利于发挥保险业的保障作用。在政府支持下,保险机构在税收、就业方面都将助力当地发展”,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向蓝鲸保险分析道。

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补充提出,这种同业之间形成的战略联盟,从经济学来分析联盟稳定是有条件的,即联盟所带来的收益大于各自单独经营的收益。“在面临较大的外部威胁时这种条件容易达成,也能够使联盟趋于稳定;一旦外部威胁解除,各机构可独立在市场发展能够获得更好的收益时,联盟就会趋于解体”。

然而,同业竞争问题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点,王绪瑾认为,市场竞争不可避免,但联盟后有助于形成市场的有序竞争,可与大型保险公司在市场博弈,增强市场竞争力。在协调与合作中,可进行联合投标、交叉销售、产品开发、投资等方面的合作。

“战略联盟更多是要降低成本,提升竞争能力,从而促进业务规模的扩大与市场份额的提升”。对于具体的联盟合作方向,李文中建议,各家公司可以从销售渠道共享、两核信息共享(如涉及反保险欺诈)、客户服务共享、定价数据共享、提供一揽子保险等方面加强合作,以提升各自的市场竞争能力。

据了解,两地保险法人机构将在业务合作、产品开发、险资运用、股权合作、后台共建等七个方面展开合作。作为落地执行的一步,今年4月,周兴云透露,国宝人寿与三峡人寿正在筹划互设异地机构。

相关阅读
大唐资本“瘦身”,做减法剥离非主业、挂牌出清永诚保险7.6%股权
国有股权无偿划转,交子金控持股24.5%“上位”锦泰保险单一第一大股东
“欠资格”天津艺龙入局财信吉祥人寿未果,4000万股权临二度竞拍
爱心人寿5.88%股权变更,北京保险产业园出清离队洛阳龙鼎铝业拟补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