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教育硬件的大竞争时代

各路玩家围绕硬件的厮杀不断升级。

文|刘旷

随着“双减”政策落地,许多业绩承压的在线教育公司,纷纷将目光投注到了教育智能硬件上,一时之间教育硬件热风靡了整个在线教育行业。伴随着教育硬件热潮的兴起,教育智能硬件行业的竞争也变得愈加激烈。

一方面老牌的教育硬件公司,迫于压力开始加速IPO步伐(如读书郎赴港上市);另一方面,新玩家围绕硬件的竞争趋于白热化,各路玩家围绕硬件的厮杀不断升级。从整个智能硬件行业反映出来的种种现实不难预见,教育硬件的大竞争时代正在到来。

硬件热风头正劲

新一代智能硬件中,最先火起来的智能教育硬件,要算网易有道的智能词典笔,以及科大讯飞的智能学习机了。伴随着网易有道以及科大讯飞教育硬件产品的成功,网易有道以及科大讯飞两家上市公司,也在其核心业务之外获得了较快的发展。

根据科大讯飞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科大讯飞的硬件产品为其贡献了49%的毛利,并助力科大讯飞的智能教育板块营收,同比增长了70.68%;除了科大讯飞之外,网易有道也尝到了智能教育硬件的甜头。数据显示,2020年网易有道的学习产品(硬件产品)同比增长255.1%,毛利率达到了39.5%。高增速叠加高毛利让科大讯飞以及网易有道,能够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保持较好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水平。

有网易有道、科大讯飞的成功经验在前,“双减”重压之下无路可去的在线教育公司,开始纷纷上马硬件项目。而从当前的行业情况来看,在线教育公司上线智能硬件背后还有着其他方面的考虑。

首先,是多方面政策带来的持续利好。据公开资料显示,此前工信部、教育部就先后发布了《智能硬件产业创新发展行动》和《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这两个文件的出台,进一步为智能教育硬件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今年2月份,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工作的通知》,更明确了对于手机等硬件的管理。在手机被管住之后,作为学习辅助工具的电子词典的需求就明显上升了。

其次,是智能硬件本身给教育行业带来的想象力。作为智能设备的一个重要分支,智能教育硬件与软件技术的整合,使其具备了与智能手机一样的“软硬一体”的功能,硬件厂商通过硬件触达用户,再通过内容服务构建生态闭环,这无疑增加了智能硬件行业本身的吸引力。

不论是政策的鼓励还是硬件本身带来的行业想象力,都在推动着智能教育硬件迈入全新发展阶段。

新技术大潮下的新机遇

而从硬件行业所面临的的现实技术环境来看,随着人工智能、语音识别、云计算以及5G等新技术的诞生,硬件设备实现软硬一体的现实条件已经逐步成熟。

首先,是5G商用的大规模铺开,让硬件设备在数据传输、人机交互方面的体验得到了迅速提升。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20年底,我国已累计开通5G基站71.8万个,三大运营商共有5G套餐用户数3.22亿。随着5G进一步落地C端商用场景,极大地促进了各种智能产品算力的提升。无论是数据传输,还是人机交互的发展,这一代的硬件产品的使用体验和用户场景都较之前丰富了不少。

此外,包括语音识别等在内的技术的应用,更丰富了教育硬件的智能化体验,推动教育硬件从电子化向智能化转变。

其次,是随着硬件产品品类的不断丰富以及体验的不断改善,智能硬件市场的规模得到了很大提升。随着智能教育硬件场景被不断拓宽,服务于各类场景的智能硬件开始层出不穷,目前较为典型的刚需应用,主要为以下四大类:教育智能笔、智能作业灯、教育电子纸和带屏智能音箱。

其中教育智能笔主要服务于中小学生的语言学习,其代表如点读笔、翻译笔、词典笔等等;智能作业灯则主要作为学习学习的陪伴型工具,在为学生提供照明之外,还为其提供作业辅导,帮助学习进行作业管理等等,而教育电子纸和带屏智能音箱,则被应用于书写、阅读以及通讯等细分需求。据艾瑞咨询与腾讯研究院共同发布的最新硬件行业报告显示,预计未来3年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会达到1000亿元。

随着智能教育硬件的火爆,身在上游的出版社以及手握其他内容资源的厂家,下游的技术厂商和硬件代工厂,开始越来越多地展开合作,这种跨领域的合作让硬件在内容、技术体验、硬件品质等方面获得了全方位的提升。凡此种种,都推动着智能教育硬件加速向前发展。

智能硬件的大竞争时代到来

而从目前来看,智能硬件的玩家主要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以传统教育硬件为代表的企业,以及切入教育硬件场景的硬件厂商,前者如读书郎、步步高,后者如惠普等等;第二类则是涉足教育赛道的互联网巨头,例如腾讯和字节跳动等等;第三类是在线教育和教育硬件“软硬兼施”的公司,代表企业是网易有道、作业帮、猿辅导等。

第一类玩家,底层逻辑是“售卖硬件”,以功能驱动为主要出发点,对教育硬件进行功能迭代和性能优化。这类公司已经具备了相对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品控也更有优势,销售体系更加成熟,但短板也很明显,只能通过硬件来获得收入缺乏配套内容,门槛低附加值低。对于它们而言,其发展核心在于与上游的内容生产商合作。例如,生产教育机器人的勇艺达与喜马拉雅、蜻蜓FM等的合作,惠普与腾讯教育的合作等等都属于此类。

第二类,是互联网巨头,其瞄准了智能台灯、音箱等大众需求度高适配家庭教育场景的产品。比如,字节跳动的大力智能灯;腾讯教育也官宣了新品“AILA智能作业灯”;百度和阿里则在2020年推出了智能音箱。

这一类玩家强在流量、技术以及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但他们笃信“唯快不破”的互联网法则,这决定了它们在硬件上很难深入推进,大多浅尝辄止。比如,字节跳动在做业务时候,如果一个方向走不通,很快就会被撤掉。

第三类在线教育软硬一体化公司通过“软件+硬件+服务”的方式,来为客户提供软硬一体的产品体验,以网易有道最具代表性。其具体体现是,通过前端的硬件触达用户,然后在通过内置的课程吸引用户购买,最后在通过服务强化整个在线教育闭环,实现最优的用户体验。

从整个行业来看,这种闭环生态模式的好处显而易见。一方面,对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分布在各个环节的变现渠道(硬件、付费课程、后端服务)都被打通了,这对企业整体的健康发展无疑是有好处的;另一方面,硬件、内容、服务每一个环节,都能成为触达用户的新切入口,这无疑大大增加了在线教育公司的获客能力,并有效降低了其获客成本。

当然,要想做到这样的生态闭环,需要实现硬件、软件、服务三位一体的最优化,而能达到这样条件的企业实际少之又少。因此,从长远来看,随着玩家参与越来越多,未来或许只有少数拥有“软件+硬件+服务”综合能力的企业,才有望在智能硬件的大竞争时代中获得胜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科大讯飞发布AI投影仪及AI投屏器,持续布局办公场景
用AI跟踪一头猪的前世今生
分拆上市,讯飞医疗能在AI医疗赛道中弯道超车么?
科大讯飞上半年营收63.2亿元同比增45.28%,智能硬件业务营收4.26亿元占总营收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