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掉的库克一代,苹果还有什么新花样

一场事先火了“王守义”的发布会。

文|伯虎财经

对于苹果的新机发布会,没有惊喜也算是成功了一大半。

iPhone13,A15,刘海,1TB,一些在预期之中,一些在情理之中。优点没有惊艳众人,缺憾之处,习以为常。这种风格,苹果延续了多年,

一个产品,不管怎么做都有人买,为什么还要去搞什么创新,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库克已经验证了自己的方法论,并把它践行了十年,成功让苹果成为市值超过2万亿,世界上最值钱的公司之一。现在,能和苹果斡旋的,也就沙特的石油了。

库克成功了,iPhone也成功了,苹果呢?

01 不坏的发布会

刘海,并非一无是处。不需要抬手亮出背面隐蔽的logo,只要在2021年的人民广场和地铁站里,需要的时候地瞄一下时间,亮出相比之前面积缩小了20%但却依旧显眼的刘海,辨识度不逊于老年机。

跳过这个无足轻重的刘海,苹果这次发布会最亮眼的当属A15芯片了。这个采用5nm工艺,集成了150亿晶体管的芯片,每秒可以进行15.8万亿次运算。

女高管的一句,业内同行还在追赶我们两年前的芯片性能,更是把嘲讽值拉满,不知道蹲守在电视机前的友商有何观后感。

苹果高管的这波凡尔赛,几乎找不到反驳的余地。苹果的芯片,确实比不愿透露姓名的友商高出很多。

但是,苹果却依然要给被自己甩了两年的友商支付一大笔专利费。

2017年,苹果起诉高通过高的芯片费用,索要10亿美元。到了2019年,苹果发现微软5G基带研发太缓慢,被迫与高通和解,和解金额50-60亿美元。

苹果的产品供应链一直很安全,不会选择在一棵树上吊死,哪怕一个镜头都会选择多个合作厂商。但是在芯片这块,一向强势的苹果,也没了话语权。

(iPhone 7plus摄像头供应商 图源:远川研究院)

苹果没有透露A15和A14芯片的具体性能差别,只是和友商做了一下对比。

其中,搭载了6核的CPU领先友商50%,4核GPU图形性能领先30%,5核GPU比友商快了50%。

唯一和自家芯片作了对比的是 iPad mini 6 (A15 芯片),相比上一代 iPad mini 5(A12芯片):CPU 提升了 40%,GPU 获得了 80% 。想象一下,夹在中间的A13,A14,是多么尴尬和没存在感。

苹果是那一个证伪了摩尔定律的人,用了3年时间,都没有完成性能翻倍的预言。这个可能的原因就是,前面冲太猛,后劲不足。

可见摩尔定律真的是一个经验之谈,并不能套到这个市值最高的公司上面。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是挤牙膏的A15,搭配上iOS系统,苹果还是那个充满诱惑的苹果。

回看国内市场,最能打的日渐式微,小米OV这些还在往高端的山腰上艰难前行。苹果“复兴”国内高端市场已经看不见什么阻力。

而在小米这些厂商往上试探的时候,苹果来了一招“降维打击”,开始降价进攻小米OV的腹地。

本次发布会,基础款的iPhone 13内存直接上到了128G,虽然内存比上一代基础款的iPhone 12多了64个G内存,但却便宜了300块。大半夜,“iPhone 13价格”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一。

那刘海,送不送充电器?电池容量?为什么没有新款的MacBook和AirPods?也就不重要了。

02 正在老去的一代

当这场主题为“加州来电”发布会结束后,网络上充斥了唱衰iPhone 13的网文时,库克的iPhone 13已经成功了。

因为,人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深夜蹲守iPhone发布会,一如既往地吐槽那些陈旧的槽点,最后也会像往年一样,苹果一如既往的继续保持它在全球上的销量和排名。

苹果的库克时代不是乔布斯时代。库克的苹果,把竖排的摄像头变成对斜,刘海剪一下,就是一款爆品了。

iPhone成功了,但是苹果呢?现在,苹果的库克时代也将成为一种过渡,不是因为缺乏创新,而是因为衰老。

60年出生的库克,现在已经61岁。2021年,是他执掌苹果CEO的第10个年头,也是他入职苹果的第23个年头。

和库克同年加入苹果的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现年58岁;80年代加入的服务主管埃迪·库伊和营销主管格雷格·乔斯维亚克,两人今年56岁;人力资源副总裁、零售主管迪尔德丽·奥布莱恩在苹果已经工作了近30年。

“老兵不死,只是会逐渐消亡。”苹果的现状是,那批最早跟乔布斯的梦想青年,不是离去,就是正在隐退。

2019年,在苹果工作了27年,长期担任设计总监的强尼·艾维爵士辞职;去年,接手App Store不久,负责苹果营销的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菲尔·席勒卸任。

这个逐渐老化的全球化公司,最需要的就是培养一批中流砥柱的年轻人,最重要的就是为苹果找到下一个接班人,重建苹果。

但现在,苹果依然没有太大的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接班人。

曾经,2014年加入的安吉拉·阿伦茨被外界认为是苹果未来CEO的人选,但是她在重金装修了一下苹果零售店后,就在2019年离职。

彭博社记者Mark Gurman在Power On新闻通信专栏中,提到过四位可能的继任者,其中呼声最高的就是杰夫·威廉姆斯。因为杰夫·威廉姆斯是苹果COO(首席运营官),负责苹果的全球业务。库克在任苹果CEO之前,也担任过这个岗位。

不过,问题在于杰夫·威廉姆斯也老大不小,只比库克小3岁。

还有一些熟悉苹果的商业人士说,下一位CEO可能是一位产品大牛。

苹果接下来,到底是选择像乔布斯这样的产品型领袖,还是像库克这样的管理型领袖,还要看苹果未来的发展规划。

03 苹果需要什么?

要是前几年,因为友商的压力,苹果去搞副业分担风险还可以理解;但现在,随着友商的急转直下,苹果还去搞副业,只能是战略了。

在这场不到80分钟的发布会里,苹果用了近5分钟介绍9.9美元的健身课程。这究竟是一个科技企业,还是一个培训机构?

现在,要给苹果定性为科技企业还是消费品公司,或者服务机构,都不重要了。因为苹果已经不想成为一个纯粹的硬件公司了。

在今年第二季度,苹果的服务板块的季度营收169亿美元,这个数字基本是小米全年互联网营收的4倍。到2020年,服务板块的营收份额已经达到22%,成为仅次于iPhone的第二条业务线。

另外就是苹果的健康项目。2016年,苹果出来一个名为“Casper”项目,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告,苹果正在测试一个由临床医生、工程师等组成的团队,为病人提供保健服务。

再梳理一下苹果在VR、汽车上的投入,就会发现,苹果想要跳出手机边界的愿望已经很强烈。苹果的无边界,也已经开始。

所以,困难也开始了。

苹果的服务板块,占比最大的就是App Store和授权业务。而App Store的收入主要就是用户内购应用所抽取的佣金。因为收佣过高,苹果也与许多公司矛盾丛生。

去年,《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 Games起诉苹果反垄断;本月,该案裁决结果出来,苹果被要求允许 App 开发商将用户引导至第三方支付系统。这一重要躺着收租的盈利方式,被放开后,苹果一个交易日内市值蒸发800多亿美元。

苹果凭借生态的封闭性,具有独一无二的话语权,但是这也让它天生拥有了“垄断”的基因。此前,韩国、印度、澳大利亚等国都已经对苹果进行“反垄断”调查。

汽车,库克的任期内不知道看不看得见,不过健康和VR项目可能是离库克最近的了。只是最近,苹果的健康项目遭遇困难,陷入了停滞状态。

没有谁知道,苹果会把自己做成什么公司。未来,iPhone一个产品独挑大梁的结构将会远去,多支线业务会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分散这种风险。

现在对于苹果来说,提起Apple,如何让人们联想到汽车、VR、健康,又是重要的一步。

最后,回到手机上。苹果的封闭生态,让它拥有了最值钱的公司的基础。只要现在还是智能机的时代,没有颠覆性的产品出来——比如“AI机”“元宇宙机”,苹果就还是库克时代。

不过随着华为这样的公司出现,苹果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危机所在,苹果现在开始想要突破硬件公司的躯壳,开始想往更多的领域去扩展,这其中困难重重,首当其冲的就是不断老化的库克一代。

参考来源:

1、苹果的难题:谁会是下一个库克?

2、雷科技leitech:苹果让步,“苹果税”真的没了吗?

3、Odin Asgard:一纸禁令 揭开苹果暗黑一面

4、雷锋网:苹果一天损失5000亿的背后:店大欺客 还是扮猪吃老虎?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影子”十年,库克超越乔布斯
看完苹果的发布会,我失眠了
库克“坐视不理”,与苹果共同芯片,山寨AirPods到底有多“横”?
一开发布会股价就跌,苹果想“保鲜”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