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资本“瘦身”,做减法剥离非主业、挂牌出清永诚保险7.6%股权

大唐集团退出,或为配合国资委相关政策,做大做强主业,严控非主业投资,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的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

蓝鲸保险注意到,日前,大唐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资管”)以受托机构的身份,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诚保险”)16552.8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6%。对比永诚保险股权结构信息,这部分股权或来自同属大唐集团旗下的大唐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资本”),后者也将出清所持股权。

业内人士分析,此举一方面是大唐集团响应国资委相关政策,央企做大做强主业,严控非主业投资,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的布局优化,另一方面,也是基于自身的调整。对于五大发电集团联合成立的“电力系”险企永诚保险而言,并不意味着其他央企股东会逐一调整退出。

而对于未来接盘方的特性,永诚保险会更青睐能够带来直接承保业务的大型能源企业,特别是新能源相关企业,或者其他能够为业务发展提供支持的企业,发挥战略协同作用。

股东方意在回归主业,严控非主业投资

蓝鲸保险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了解到,目前该项目处于预披露阶段,将在预披露结束之后进一步披露受让方资格条件、转让价格等具体信息。

一般而言,在股权转让的预披露阶段,意向方就可与出让方大唐集团以及永诚保险方面接洽,进行尽职调查,出让方也会考察意向方基本资质以及业务协同能力,在正式挂牌前进行初步了解,便于后续推进。

先来看出让方,大唐资本为国有特大型能源企业大唐集团重组设立的子公司,主要承接大唐集团金融产业业务,整合金融资源,促进产融结合,提高资源使用效率等。

作为永诚保险的初始发起股东之一,大唐集团在2016年将所持股权全部无偿划转给大唐资本,此后,大唐资本持有永诚保险7.6%股权,为第五大股东,目前在永诚保险第四届董事会中拥有非执行董事席位以及监事席位。

永诚保险成立于2004年,是由大型电力企业集团和产业投资集团共同发起组建的全国性股份制财产保险公司,总部设于上海,目前注册资本金21.78亿元人民币,共13家股东,华能资本为控股股东,中国华能集团为实际控制人。

2015年12月,永诚保险挂牌新三板,是国内首家登陆新三板的保险公司,率先尝鲜资本市场。2018年至2020年,永诚保险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均稳步上涨,2019年度和2020年度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和1.49亿元。

与此同时,永诚保险也从单一财险公司向综合金融平台发展,形成了由永诚保险、永鑫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永诚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组成的永诚系企业矩阵。经过十余年发展,永诚保险电力能源风险管理能力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总体来看,永诚保险标的质量尚可,大唐资本为何要出清其股权?对此,蓝鲸保险联系到相关的交易负责人,其表示,退出主要是“为了配合国资委相关政策”,做大做强主业,严控非主业投资,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的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

从行业情况来看,蓝鲸保险关注到,此前已有部分保险公司股东在回归主责主业的背景下,选择出售金融保险股权。譬如两家AMC,中国信达此前将幸福人寿半数股权转让给诚泰保险和东莞交投集团,同时减持国任财险;长城资产亦在“聚焦主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目标下公开挂牌转让旗下长生人寿70%股权等。此外,亦有部分央企集团陆续出售旗下保险中介公司,缩减投资战线,聚焦主业投资。

业内人士介绍,央企“做减法”瘦身过程中,会基于主业对非主业领域的股权投资进行调整,对不具备竞争力的非主营业务和不良资产实现逐步退出。

其余能源电力股东或不会“跟风”退出

作为一家典型的“电力系”保险公司,永诚保险自成立以来,就以电力能源保险为基础,在该领域持续发展,基于五大发电集团联合成立的股东背景以及业务积累,提供特色化专业服务,为各类发电企业提供保障服务,客户包括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等国内主要发电企业。

那么,其他能源电力相关股东是否也会基于回归主业的诉求,而进行股权调整?

对此,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分析指出,“国资委要求央企回归主业,并不是说央企不能涉足非主营业务,而只是要求央企退出不具备竞争力的非主营业务,综合经营往往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更有利发挥产业协同效应。就永诚保险而言,主营业务是财险且重点服务各家股东,符合政府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且有不错的业绩,显然不应该归入央企必须退出的领域。因此,大唐集团退出永诚保险,除了配合政策,某种程度也是集团自身发展战略调整的需要,不意味着其他股东也会跟风退出,应该也不会都退出。假如这些大型能源企业股东纷纷退出,那将会是对永诚保险的巨大冲击”。

其表示,如果从过去几年的盈利能力来看,永诚保险属于相对优质的保险标的,尽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较多,但是主要是因为投资损失导致的,并非保险业务经营引起的持续性走低。

“至于股权受让方的选择主动权恐怕主要取决于大唐集团,永诚财险的选择权应该比较有限”,李文中表示,从永诚保险过去主要经营股东业务的情形来看,其倾向能够带来大量保险业务的企业,“要么能给其带来业务的大型能源企业,特别是新能源业务相关企业,要么就是能够为业务发展提供支持的机构,考量战略发展的协同性”。

当前,资本对于保险机构的经营情况、盈利周期都有更深了解,不会再出现此前盲目投资的现象,且伴随着行业回归保险保障的强约束,因此资本在入局保险机构时,也将更加慎重。

2021年全国系统工作会议上,永诚保险董事长许坚表示,过去三年,永诚保险调结构、补短板、促转型,取得了良好成效,2020年实现了历史最高、最好的经营业绩。2021年是永诚保险落实“3668”发展战略,打造“第二增长曲线”的关键之年,公司将抓住“能源变革”和“健康中国”两大历史战略机遇,聚焦电力能源,构建核心竞争能力,聚力金融科技,加快机构转型。

宏观来看,“十四五”时期是我国达成“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期、窗口期,新能源产业将迎来倍速发展绿色保险需求倍增,永诚保险若能抓住机遇,服务新能源企业和新能源项目,加强特色经营,或能打开新的经营局面。(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相关阅读
瑞幸董事会通过股东权利计划,保护公司股东利益
国有股权无偿划转,交子金控持股24.5%“上位”锦泰保险单一第一大股东
“欠资格”天津艺龙入局财信吉祥人寿未果,4000万股权临二度竞拍
2021开年3险企股权被挂牌出售,资本换手专家提醒理性至上、按需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