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动CFO离职背后:股价与市值较高点已腰斩,单车价格连续多季下滑

2021年以来,小牛电动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除了高管离职,该公司股价持续下滑,已较2月份最高点腰斩,单车价格也连续多季度下滑。

在刚刚过去的9月,小牛电动CFO张鹏度过了其在公司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高管离职的消息让这家科技创新企业再次受到关注。

2021年以来,小牛电动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除了高管离职,该公司股价持续下滑,已较2月份最高点腰斩,单车价格也连续多季度下滑。

而近来,小牛电动似乎也改变了策略,此前加码海外市场的声音越来越弱,转而加码国内下沉市场。然而,国内下沉市场早已被传统电动车企占据,小牛电动想翻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今年以来,随着各大电动车企发布智能电动车产品,小牛电动的智能化优势被逐步压缩。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电动车企均在朝着高端智能化方向发展,但电动车的智能化赛道仍处于探索阶段,还没有一款用户刚需的产品产出,小牛电动车应切实落实产品的性能优化,无论是技术还是外观上都需要做出提升。

股价与市值较高点已腰斩,CFO离职

成立于2014年的小牛电动在最初几年历经持续亏损、突发管理层变动等坎坷,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上市时机。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张鹏便是在此时加入小牛电动出任CFO,他的任务是在2018年内帮助小牛电动在美股上市。

2018年10月,小牛电动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便跌破发行价。面对破发,彼时的张鹏也对外表现出了充足的信心。其曾公开表示,“因为刚开始上市,投资者不了解这个企业,破发并不是一件不常见的事情。需要企业逐渐做大,盘子大了后,我相信企业的价值会回归到更加合理的水平。”

然而,此后小牛电动股价出现长期低于发行价的低迷态势,直至2020年5月才开始出现上升趋势, 2021年2月16日,小牛电动股价达到53.38美元/股高位,市值达到40.72亿美元。

好景不长,随后小牛电动股价一路下滑。截至发稿前美股收盘,小牛电动报25.13美元/股,较最高价已经腰斩;其最新市值约19亿美元,较最高市值蒸发约21亿美元(约合135亿元)。曾一度对小牛电动满怀信心的张鹏也在此期间宣布离职。

另一方面,小牛电动的业绩也并不稳定。2019年,在经历多年亏损之后,小牛电动终于迎来了首年年度盈利。但2020年,小牛电动净利润同比下滑11.26%。

根据小牛电动的最新财报显示,在经历了第一季度的净亏损540万元之后,2021年第二季度,小牛电动实现总收入约9.45亿元,同比增长46.5%;净利润9180万元,同比增长61.6%。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营收与净利的增长,其营业成本也在增长,毛利率却在下降。财报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小牛电动的营业成本为7.3亿元,同比增长46.9%;毛利率为22.7%,而2020年同期为23%。

财报解释称,营业成本上升主要是因为电动车销量增加,而毛利率下降主要是由于原材料成本上升。

对此,多名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毛利率下滑意味着小牛电动主营业务的利润在收缩,而就目前的销量来看,在国内电动车市场,小牛电动依然不是雅迪、爱玛、新日等企业的对手。

电动车单车价格持续下滑,销量不及传统电动车企

自成立以来,小牛电动一直在布局中高端产品,售价相较于其他两轮电动车企来说明显偏高,目前最高单车价格达到2万余元。自小牛电动上市之初,海外便是其布局的一个重要市场。

据了解,近年来,小牛电动海外业务收入占比逐年递增:2016年不到1%,2017年为4.9%,2018年达到10.8%。小牛电动CEO李彦曾在2019年表示,未来将继续加码海外业务,中短期内将海外业务收入占比提升至22%~25%。

但小牛电动在布局海外市场的路上,距离目标似乎越来越远。2021年第二季度,小牛电动电动车国际市场销售收入为5770万元,仅占电动车总收入的7.1%。目前,小牛电动关于加码海外业务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弱。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小牛电动的单车价格也在持续下降。2021年第二季度,小牛电动车单车价格为3734元/辆,同比下降7.3%。其中,中国市场的单车价格为3079元/辆,同比下降8.7%;国际市场的单车价格为8259元/辆,同比下降24.9%。对此,小牛电动解释称,电动车单车收入减少主要是由于产品组合的变化。

实际上,小牛电动电动车单车价格下滑已不是短时间内的变动,自2020年起,小牛电动车单车价格便出现大幅下滑。

天风证券整理的数据显示,2020年,小牛电动车单车价格由2019年的4928元下降至4063元;单车净利润更是由451元下降至280元,几近腰斩。

这或许与小牛电动的下沉策略有关。

随着下沉市场地位的凸显,小牛电动也意识到了布局下沉市场的重要性。今年4月,小牛电动一改过去一年只出少数几款产品的风格,同时推出10款产品。据了解,GOVA便是其为布局下沉市场推出的产品。

但在销量上,小牛电动与雅迪、爱玛与新日仍然有很大距离,今年上半年,小牛电动销量40万余辆,而这不足雅迪电动两轮车销量合计654万辆销量的十分之一。

Q2研发费用占收入比例仅3.3%,“友商”相继推智能化电动车

小牛电动官网显示,自成立以来其便将公司定位为锂电两轮电动车企业。据了解,小牛电动自2015年推出N1以来,其两轮电动产品均装配锂电池。这也是小牛电动车较传统电动车单车价格较高的重要原因。

与此同时,小牛电动以“智能化”为卖点切入市场。但值得注意的是,宣称“智能化”的小牛电动Q2研发费用占收入的百分比仅为3.3%,而2020年第二季度为 3.7%。

研发费用偏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小牛电动车的产品质量。天眼查信息显示,因小牛电动规格型号为TDT10Z、TDR06Z-1的电动自行车在监督抽查中经抽样检验,存在照明项目、短路保护、蓄电池防篡改等项目不符合《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标准,被判定为不合格,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的相关规定。处罚结果为罚款290200元并没收违法所得9800元,以上罚没共计30万元。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的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电动自行车完成产量2966.1万辆,同比增长29.7%;2021年1-2月,全国电动自行车完成产量318.5万辆,同比增长81.7%。电动自行车产销量呈现高速增长态势。根据过往数据预测,未来十年,中国两轮电动车的年产量会保持在4000万以上。

然而,随着其他品牌在智能电动车上持续加码AI元素,推出多样的智能电动车产品,小牛电车曾经的优势愈发不明显。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分析称,目前电动车企均在朝着高端智能化方向发展,但电动车的智能化赛道仍处于探索阶段,还没有一款用户刚需的产品产出。

今年以来,多家电动车企发布了智能电动车。3月,雅迪发布首款AI智能电动车冠智2.0系列,宣称打造全场景智能音控系统;同月,爱玛推出的MIXD350车型电动车,搭载SDS专利智慧动力系统,能够智能识别坡度路况;一个月后,哈啰电动车发布了适用于两轮电动车产品的VVSMART超连网车机系统,同时推出了首批搭载这一系统的新款两轮电动车产品包括A80(精灵)、A86(图灵)和B80(魔灵)三大车型。

对于小牛电动产品未来的发展方向,张书乐建议称,小牛电动车应切实落实产品的性能优化提升,而在电动车外观上如何体现迎合年轻用户对“潮”的需求,也将成为小牛电动接下来亟待思考的问题。

相关阅读
小牛电动、爱玛、雅迪,智能化战局愈演愈烈
前有雅迪,后有九号,小牛电动的“智能”故事能动听多久?
新势力小牛,没有好故事
爱玛过会、雅迪疯涨,不起眼的电动单车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