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欲杀回手机市场,酷派不是第一家

一片红海、寡头林立的市场格局下,仍选择攻坚打硬仗的“酷派们”突破口在哪里?

文|BT财经 Han

想“杀回一线梯队、重夺市场份额”的手机厂商,酷派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酷派:先融资后“挖人”

酷派从小米“挖”来4名前高管、想要“三年内跻身一线”的资讯这两天刷屏了。不过,这事最好还要从10月初公司宣布发行新股份融资说起。

10月5日,酷派集团(02369.HK)公告称有条件同意配发及发行30亿份新股,对应筹资净额约为8.33亿港元,公司计划将净筹资额的90%用于扩张在华的移动业务。

没错,这个意气风发准备大干一场的,就是那个逐渐淡出市场的酷派,它是一家早在2004年就已经登陆二级市场的老牌港股上市公司。目前公司市值在50亿港元上下浮动,此前估值也一度缩水到不足30亿港元。

在宣布上述新股发行计划后,10月9日,公司又旋即公告任命4名高管,他们均有在小米的工作经验。据《中国商报》等媒体报道,被委任酷派高级副总裁的秦涛曾任小米渠道创新部总经理,副总裁胡行有阿里、小米、京东的电商经验,副总裁李宇靖曾经在小米负责Redmi产品线规划,副总裁司马云瑞曾在小米任大数据相关业务负责人等职位。

不难看出,酷派此次的人才引入可谓逮着小米来了个“多角度、全方位”。据《界面》10月13日报道,酷派现任董事长陈家俊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市场机会很大,“目标是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

3G时代,凭借与运营商的深度绑定合作(如当时热门的“合约套餐享0元购机”计划),酷派曾占据了相当的市场份额,和中兴、华为、联想并称为“中华酷联”,亲手参与结束了当时荒蛮的山寨机低价时代,曾经是国产手机品牌的佼佼者。

随后,在经历了和360较为短暂的合作期后,2015年起乐视开始出资购买酷派股权,后于2016年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但后来乐视系陷入危机自身难保,于2018年初就退出并清仓,酷派手机也在此些年掉队。《澎湃新闻》文章显示,股权辗转后“京基系”的伟晖投资是酷派目前的大股东。

不过BT财经注意到,无论乐视掌舵时期,还是“后乐视”时代,酷派手机的野心一直没有熄灭。比如2016年贾跃亭首次现身酷派总部时就豪言壮语“5年内重回手机行业第一”,2020年想以低价策略切入5G热潮发布“千元5G手机”,2021年6月还官宣“致敬鸿蒙”因市场猜测其将加入鸿蒙阵营……

这次,酷派重回“第一梯队”的梦想能实现吗?

还有谁想“回归第一梯队”?

想在国内重回第一梯队的,不止酷派。从全球巨头三星、并为“中华酷联”的中兴,到新入局者吉利,以及独立品牌不久的荣耀,都有这个野心。

2021年秋季,在北京三里屯,往日别家品牌只开一两天的“快闪店”(意味在商业中心地区开设临时性铺位),三星却足足开了小半个月,推广其全新出品的折叠屏系列手机。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家国际巨头正迫切想要回归国内高端手机的一线阵营。

曾经和酷派同为“中华酷联”的中兴在经历制裁风波后也在“回血”,意欲重现移动终端业务的荣光。2020年岁末中兴曾发消息表示,2021年将“全面回归中国2C市场”,计划建设5000个零售点,把握5G换挡机会。

脱胎自华为的荣耀目前的成绩似乎比以上几家都好,独立后市场份额一直提高,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显示8月其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为15%,甚至超过了小米。近期公司又宣布50系列成功接入谷歌GMS服务,这为公司发展海外市场埋下伏笔。

“新玩家”吉利虽然入局不久,但进展神速。9月底吉利宣布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战略合作,想以高端手机为突破口进军该行业。不过值得说明的是,BT财经通过天眼查穿透股权后发现,李书福旗下的造手机实体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在港上市的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或相关公司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

外界对李书福和吉利造手机态度较为谨慎。《财经》援引手机业内人士评价认为当下国内手机市场已经是“一片红海、寡头林立”,新玩家突围难度很大。

吉利等新玩家突围难度大,对于“酷派们”来说,又何尝不也是如此呢?尤其是目前手机业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功能的更新迭代都已经放缓,现有的头部品牌坐拥品牌力和供应链优势,留给“弯道超车”的空间非常有限。

但也有一个说法,这些人勇气可嘉。

问题是,颠覆性技术说起来容易、做出来难,酷派、三星、中兴、荣耀、吉利谁能真正实现突破跻身国内手机市场“第一梯队”,目前还没人有答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下一代操作系统救不了酷派
酷派想改命
酷派归来,已非王者
酷派想要在3年内重返第一梯队,有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