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瑞新材再度闯关A股:2020年扩产致产能利用率断崖式下降,前次IPO被否问题仍在

近日,因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恢复了上市发行审核。

近日,因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江苏扬瑞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瑞新材”)恢复了上市发行审核。2020年7月,扬瑞新材披露了招股书,拟募资3.5亿元用于“年产7万吨功能涂料项目”,目前公司已回复了第二轮问询。

实际上,这并非扬瑞新材首次申请上市。早在2017年公司曾递交过招股书,但2019年首发申请未获通过。不过,于去年卷土重来并再次向创业板发起冲击的扬瑞新材,却依然带着大客户集中、关联交易等前次IPO申请被否的问题。

产能利用率年年不饱和,2020年扩产惨遭断崖式下降

资料显示,扬瑞新材主要从事功能性涂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食品饮料金属包装涂料为公司现阶段主要的产品领域,包括三片罐涂料、二片罐涂料和易拉盖涂料等,最终应用于包括红牛、养元、露露、旺旺、娃哈哈、银鹭、加多宝、王老吉、雪花啤酒、百事可乐等知名饮料、啤酒、食品品牌的金属包装。

财务方面,2018-2021年上半年,扬瑞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7亿元、3.11亿元、3.55亿元和2.1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733.95万元、6562.6万元、8288.46万元和3546.94万元。

近年,虽然三片罐涂料的占比呈下滑趋势,但依然是扬瑞新材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各期三片罐涂料收入分别为2.34亿元、2.41亿元、2.43亿元和1.36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84.87%、77.66%、68.55%和63.77%。

图片1.png

此外,受原材料价格上涨、新工厂固定资产折旧增加等因素影响,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呈现下滑趋势,分别为43.48%、41.5%、40.4%和33.07%。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扬瑞新材的产能可以说是极度不饱和。2018-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7.51%、86.68%、39.61%和22.42%。

图片2.png

需要指出的是,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不饱和的情况下,扬瑞新材又在2020年开启了新工厂,即便新工厂的投产使得公司产能达到39425吨,但由于新投入产能规模较大且产能处于爬坡阶段,从而导致2020年的产能利用率出现了断崖式下降。

实控人创业存“不正当竞争”?曾陷入与老东家的官司

值得一提的是,扬瑞新材还曾陷入与实控人老东家的官司。招股书显示,董事长陈勇持有扬瑞新材60.1%的股份,是扬瑞新材的实际控制人。

2014年,苏州PPG包装涂料有限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扬瑞新材的发行人以及实际控制人陈勇从1998年11月起至2012年1月期间一直受雇于苏州PPG,2007年1月陈勇与苏州PPG签署了有关保密和竞业禁止的相关条款。2006年7月,陈勇作为发起人设立了与苏州PPG业务相近的扬瑞有限,苏州PPG认为陈勇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要求赔偿人民币50万元。不过,该案件在一年后的2015年6月18日以苏州PPG撤回起诉而达成双方和解。

2020年5月,扬瑞新材第二次涉诉。公司于申报中披露了2007年公司设立初期,陈勇与其弟媳王维股权代持的安排,因此苏州PPG以此作为新增证据再次提起诉讼,要求赔偿为2747.64万元。

不过,2021年6月30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扬瑞新材与苏州PPG的上述诉讼案件作出终审判决,苏州PPG的上诉请求已被驳回,维持原判。

客户集中度较高,大客户奥瑞金存诉讼隐患

值得一提的是,扬瑞新材的客户集中度较高,2018-2021年上半年,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为2.2亿元、2.34亿元、2.43亿元和1.52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64%、75.35%、68.68%和71.35%。

虽然目前公司的主要客户均为国内知名食品饮料金属包装企业,业务关系相对稳定,但是如果公司的主要客户流失或者主要客户涉及诉讼、纠纷等情形造成较大经营变化,将对公司生产销售造成一定影响。

图虫创意-847672681388965957.jpeg

而事实上,扬瑞新材也确实有这样的隐患,其第一大客户目前还“背负”着尚未判决的合同纠纷。2018-2021年上半年,奥瑞金为杨瑞的第一大客户,公司向其销售的产品主要用于红牛饮料罐,收入占比分别为46.50%、39.21%、35.73%和32.34%。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7月,奥瑞金及其子公司收到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等相关诉讼材料,因红牛商标使用许可纠纷,天丝医药要求奥瑞金及其子公司停止相关商标侵权行为。目前该案件处于审理过程中,其裁定需以天丝医药与中国红牛的合作纠纷解决结果为前提。

除了正常商品购销关系之外,奥瑞金与扬瑞新材之间还存在投资持股关系。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奥瑞金的全资孙公司鸿晖新材持有公司4.9%的股份。该等股份系鸿晖新材于2016年9月自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勇处受让所得。

此外,报告期内,扬瑞新材来自奥瑞金的应收账款也是高居不下,占比一直保持在30%以上。(蓝鲸上市公司 王晓楠 wangxiaonan@lanjinger.com)

相关阅读
远大控股:可支配资金达20亿,仍定增4.6亿,为了套利?
8天股价翻倍,陕西金叶收关注函被要求说明是否涉嫌内幕交易
TCL科技:拟申请注册面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总额至多100亿元公司债券
洋河股份:投资失利掩盖的业绩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