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哲“上门抢公章”夺权事件各执一词:一方称是经营自救,一方控诉系强行接管

海伦哲回复关注函,双方仍各执一词僵持不下。

10月9日海伦哲原实控人丁剑平“带人抢夺公章接管公司”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之后,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上述事项是否属实以及对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的影响。而原本深交所要求公司必须于13日前进行回复,直到18日晚间海伦哲的回应才姗姗来迟。

在回复函中,海伦哲表示分别列出了董事马超、邓浩杰的回复内容与董事金诗玮、薄晓明、董戴、童小民、张伏波、黄华敏、杜民的回复内容,所有董事均保证格子回复内容真实、准确和完整,但是二者的回复内容却大相径庭。

据马超和邓浩杰的回复表示,丁剑平带人抢走公章和财务章并且接管公司的消息不实,事实是丁剑平为公司党委书记,由其所在党委牵头成立临时监管小组,旨在组织开展经营自救,协调解决经营中存在的问题,不涉及股东之间的控制权之争。

不过在回应公司是否存在信披不及时、不公平情形的质疑时,二者也表示公司用于信息披露的数字证书一个在公司证券部保管,一个掌握在公司现任董事长、实控人金诗玮手中,后者暂时被禁止行使董事职责,才最终造成金诗玮当日向非公司指定媒体披露不实信息的问题。

另一边,在金诗玮等人的回复中又完全承认了此前媒体公开的消息,其表示10月9日上午,公司原董事长丁剑平等人带领几十名保安强行进入公司,非法控制公司的公章、财务印鉴和证照,又自行召开三级干部大会,宣布成立临时监管小组强行接管上市公司,并将公司公章、证照、财务的U盾等从公司原定岗的负责人员手中强行转移至临时监管小组的控制之下。

同时,格拉曼财务总监兼财务部部长曾刚保管的财务印鉴和支付工具也被尹亚平和杨维利收走,而曾刚被告知解除劳动关系并立即离开公司。另外公司OA流程里董事长一职在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的情况下已经换成了张秀伟,同时停止了董事长、副董事长、监事会主席兼综管部部长和财务部部长等员工的OA帐号。

事实上,虽然海伦哲10月13日没有回复关注函,但一连发布的四份公告也能看出双方剑拔弩张的态势。

在《关于公司股东涉及诉讼的公告》中,和关注函回复中提到的一样,丁剑平方表示公司于2021年10月9日成立临时监管小组小组成员由公司党委、工会及经营层相关人员组成,组长张秀伟(公司原副董事长),主要成员有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马超、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邓浩杰。

但在同一天发布的《海伦哲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公告》中,董事会对于临时监管小组的设立行为并不合法。

2021年10月9日21时,金诗玮于当日以电话和口头通知的方式发出通知,公司第五届董事会以通讯方式召开了临时会议。在董事长金诗玮召集和主持下,全票通过了《关于临时监管小组不合法的议案》和《关于不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

事情发展到今天双方仍然各执一词,但这段恩怨则可以追溯到2020年的一笔定增。

2020年4月12日,机电研究所与中天泽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机电研究所将其所持有的海伦哲5%股权转让给中天泽集团。

随后机电研究所、丁剑平与中天泽集团又分别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之补充协议》,机电研究所和丁剑平分别将其所持有的海伦哲15.64%、4.34%股份所对应的全部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中天泽集团行使。此外,海伦哲还拟向中天泽集团的关联方中航智能装备基金非公开发行股票1.15亿股。

此后,伴随海伦哲控股股东变更为中天泽集团,公司实控人变更为金诗玮。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7月完成法人变更和工商登记后,短短9个月海伦哲就终止了向中航智能装备基金的定增事项,随后在5月,丁剑平将中天泽集团告上法庭,要求法院确认其与被告中泽天集团之间签订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已于2021年4月28日解除,并赔偿损失共计27.82万元,而直到目前该笔纠纷还没有明确的结果。(蓝鲸上市公司 徐晓春 xuxiaochun@lanjinger.com)

相关阅读
杭州工商信托新CFO陈凯任职资格获批,去年放贷近百亿达资产两成,今年现高管批量变动
胡江获批华融国际信托董事、副董事长资格,曾担任华融融德董事长被免
上任刚7个月,这家风电叶片龙头董事长提出辞职……
因工作调动,光明乳业董事长濮韶华辞职,提名为百联集团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