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涛车业IPO:起家全靠涛涛集团、依赖境外市场、重销售轻研发

涛涛车业的注册资金及历来的增资款,均来自于涛涛集团或家族长辈。

文|氢财经 梁华梁

上世纪70年代,浙江丽水市缙云县的曹桂成开始经商,通过家禽贸易、戏装及炉具加工销售,积累了大笔财富。

到了1985年,曹桂成的儿子曹跃进,开始经营五金铸造生意,并于2004年与妻子马文辉共同创立涛涛集团,主要聚焦于安全门领域。

曹跃进夫妇育有一子——曹马涛。作为名副其实的富三代,曹马涛却以“涛涛集团业务繁杂,不符合未来发展定位”为由无意接班家族企业,而是自立门户,创办了浙江涛涛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涛车业)。

如今,涛涛车业在曹马涛的带领下,正式冲击创业板上市。

这本应该是一出富三代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大戏。然而,真实情况却绝非如此。

据了解,作为曹氏家族的长子长孙,曹马涛在创业过程中获得了来自曹氏长辈的大力支持。从启动资金、厂房及办公用房,到发明专利、营运资金等,曹马涛的涛涛车业可谓是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呵护。

不过,虽然有关联方“撑腰”,涛涛车业的发展顺风顺水,但其营业收入绝大部分来自于境外市场、销售费用高企、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等问题,也被媒体所广泛关注。

“钱”均来自涛涛集团及家族长辈

2015年,涛涛车业正式成立,由曹马涛和涛涛集团共同出资3000万元。其中,曹马涛出资285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2850万元却实际上来自于其祖父曹桂成的馈赠。而且,由于其祖父曹桂成的个人银行账户同涛涛集团、曹跃进以及马文辉混用,最终,除了90万元现金直接存入曹马涛账户外,剩余的2760万元均通过涛集团银行账户转给了曹马涛。

2017年6月,涛涛车业第一次增资,新增注册资本4500万元,由中涛投资全额认购。

明面上,中涛投资是曹马涛全资控股公司。但这4500万元增资,其中700万元明确为涛涛集团借款,剩余3800万元则来源于出售厂房和马文辉、曹马涛等人名下的上海别墅。这笔款项,陆续通过马文辉和曹桂成的账户支付给涛涛集团,再以偿还债务的名义转给了曹马涛。

一个月后,涛涛车业迎来首次股权转让,涛涛集团将其所持涛涛车业150万股股份协议转让给曹马涛之妹——曹侠淑,交易总价192.58万元。而该笔资金,同样是从曹桂成账户转入的。

2018年10月,涛涛车业第三次增资,由众久投资认购385万股,众邦投资认购75万股,新增股份认购价格为每股8元。众久投资、众邦投资为曹侠淑控制的合伙企业,本次增资合计出资3091.92万元。而这3000多万元的增资,也同样来自于涛涛集团的借款。

也就是说,涛涛车业的注册资金及历来的增资款,均来自于涛涛集团或家族长辈。

业务上存在复杂的关联交易

在涛涛车业的发展过程中,涛涛集团对其更是“照顾有加”。

2016年7月,涛涛车业向涛涛集团收购与全地形车、摩托车等相关的存货及固定资产,交易价格2322.8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涛涛车业在此次交易中,并未将相关债务一同收购。对此,涛涛车业称,由于原材料种类繁多、涉及供应商较多,如果将相关债务转移给涛涛车业需要征得供应商同意,操作起来较复杂。

招股书显示,涛涛车业先后向涛涛集团等关联方5次资产收购、3次股权收购。

除此之外,涛涛车业还自涛涛集团无偿受让1项发明专利、13项实用新型专利、8项外观设计专利,自拓宇实业无偿受让1项实用新型专利及2项外观设计专利,以及自涛涛集团无偿受让15项商标。

另外,涛涛车业还存在向涛涛集团借款的情况。

2018年初,因开展电动车业务缺乏一定的营运资金,涛涛车业自当年5月起陆续向涛涛集团借款,至2018年11月累计向其借款1.07亿元。

对此,涛涛车业表示,前述资金拆入款按照约定年利率4.68%支付利息,且资金拆入款及利息已于2018 年12月底之前偿还完毕。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涛涛车业与涛涛集团等关联方存在资金混同等问题。

2017年至2020年,涛涛集团及其控制使用的个人银行卡合计向涛涛车业员工、供应商及其联系人转账超过4000万元。甚至于,连部分供应商都分不清涛涛集团与涛涛车业,经常将与这两家的业务相关的款项混淆。

依赖境外市场、重销售轻研发

在涛涛集团无微不至的呵护下,涛涛车业的确取得了不错的业绩增长。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涛涛车业实现营收分为6.16亿元、7.52亿元、13.8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905.96万元、7188.67万元、2.11亿元。

尤其是2020年,涛涛车业13.86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84.33%;2.11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增速更是高达193.88%;扣非净利润也高达1.83亿元,同比增速达到194.59%,增速惊人。

今年上半年,涛涛车业实现营收9.26亿元,同比增长91.37%;归母净利润为0.99亿元、扣非净利润0.9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20%、32.67%。

虽然业绩高速增长,但涛涛车业在经营上同样存在不小的隐患。

首先,涛涛车业过度依赖于境外市场。

报告期内,涛涛车业的境外销售占其营业收入比例均在 98%以上,旗下产品主要销往美国、欧盟、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

其中,美国地区分别贡献了77.52%、69.12%、69.75%、60.27%的收入;其次为欧洲、美洲、加拿大、亚洲等地区。

涛涛车业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未来主要出口国家和地区对公司相关产品的贸易政策和认证制度发生变化,或主要海外市场的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或发生激烈的贸易战,则公司的业务和经营将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另外,涛涛车业的销售费用高企,但研发费用率较低。

报告期内,涛涛车业的销售费用率均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均值,尤其在2018年,更是高出行业均值达4倍以上。

涛涛车业的销售费用高企,与其销售人员的薪酬较高有很大关系。

报告期内,涛涛车业公布的销售人员的人均年薪分别达到了29.58万元、29.70万元、32.77万元,远远超过了行业均值。

据悉,一些企业会通过销售人员的薪酬等通道,变相向客户进行商业行贿。涛涛车业有无此现象,还有待考察。

与其高额的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涛涛车业低于行业均值的研发费用率。

报告期内,涛涛车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 2188.19万元、2616.33万元、3827.18万元、2708.90 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只有 3.55%、3.48%、2.76%、 2.93%,低于行业可比公司的均值。

如今,涛涛车业上会在即,曹马涛的创业之路面临如此之多的质疑,究竟能否最终成功,氢财经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酒鬼酒营收垫底股价疯涨,高端产品如何获认可?
今世缘前三季考卷:江苏市场贡献超九成,3流通股东减持197.6万股
返利网与值得买三季报比拼:营收与销售费用双增,净利润分化差距拉大
汉森制药实控人被证监会立案!已非首次违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