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营收靠“卖药” 圆心科技拟上市

六年八轮融资,背后资方超20家。

文|鳌头财经 君平

10月15日,综合医疗服务平台北京圆心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圆心科技不仅是中国第一大专注于处方药的综合医疗交付平台,同时其背后也有腾讯、红杉等明星资本的加持。

新冠疫情触发了人们对于健康管理的觉醒,在资本层面,互联网医疗迎来上市潮,近日,又一家互联网医疗平台谋求上市。

10月15日,综合医疗服务平台北京圆心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圆心科技不仅是中国第一大专注于处方药的综合医疗交付平台,同时其背后也有腾讯(00700.HK)、红杉等明星资本的加持。

众多光环加身的圆心资本存在的问题同样引人注目,尽管其营收逐年攀升,但亏损持续扩大、毛利率不断降低,且以“科技”为名的企业超过95%的营收是通过“卖药”获得。

资本的加持反映着期望,在达成期望的路上圆心科技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在招股书中,圆心科技表示“处方药的销售须受到严格的审查,这可能使我们面临风险和挑战。”

六年八轮融资,背后资方超20家

圆心科技成立于2015年,迄今为止经历过8轮融资,从融资历程来看,圆心科技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眼查数据结合招股书显示,2015年圆心科技获得465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彼时的资方便是腾讯投资与红杉中国;两年之后,其进行了1.14亿元的B轮融资;2019年,腾讯和红杉作为领投方主导了圆心科技的C轮融资,此时的融资金额已经达到了5亿元人民币。

在成立之初,圆心科技保持着较低的融资频率,直到2019年开始资本进程加速。从2019年1月至今,圆心科技又进行了5轮融资,肉眼可见的变化是融资金额越来越大,2019年6月圆心科技进行了6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今年2月又进行了30亿元的E轮融资,最近的一次则是今年8月超15亿元的F轮融资。

参与的资本也越来越多,除了一直加码的腾讯和红杉外,中信证券、中金资本、易方达等也参与了进来,据鳌头财经不完全统计,圆心科技8轮融资下来背后的投资机构超过20家。

“早期腾讯对于圆心科技的投资更多处于战略卡位的需求,这也符合腾讯对外投资的一贯逻辑,随着疫情到来,互联网医疗平台让资本看到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京东健康(832916)等的上市也刺激了资本进入这一领域。”互联网产业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正如前文所说,资本看的是未来期望,但除了好故事资本也看实际情况,仅就招股书中的财务表现而言,圆心科技难以令人满意。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圆心科技营收分别为8.19亿元、23.52亿元、36.29亿元,今年前8个月其营收为36.12亿元;同期的亏损则分别为1.18亿元、2亿元、3.63亿元和4.62亿元。今年前8个月的营收逼近去年全年,但亏损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圆心科技处于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

当然,并不止圆心科技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面临亏损,以2020年财报数据为例,平安好医生(01833.HK)亏损了9.485个亿,京东健康亏损的更多,达到了172.34亿元。

“互联网医院在线问诊,医药电商和健康管理,尽管各自的表述不同,但互联网医疗平台都想打通这个产业闭环,问题在于医疗行业产业链条长,地域分割性强,想要打通这个闭环涉及太多上下游环节,付出的成本高昂,这就导致了行业普遍不赚钱。”前述分析人士说道,“对于互联网医疗平台而言现阶段上市或许是最好的时机,资本有退出的压力,医疗需求也在这两年爆发,再往下不知道还要亏多久,不如上市退出换取不错的投资回报。”

低毛利,高监管风险

行业整体不赚钱,身处行业中的各家平台也分个三六九等。从毛利率上看,圆心科技一直维持了较低的毛利率,且在近几年呈下降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去年三年间,圆心科技的毛利率分别为10.2%、10.6%和9.2%,今年前八个月,更是下降至7.6%,去年同期的这一数字则为9.4%。对比之下,微医最高的毛利率为29.9%,叮当健康的毛利率也在30%左右。

毛利率低下源于业务的不均衡,公开资料显示,圆心科技拥有妙手医生、圆心药房、圆心惠保、圆心医疗科技、圆心研究院等七大业务品牌,反映到营收端则是院外综合患者服务、供给端赋能服务和创新医疗健康服务。

再通俗点说,院外综合患者服务就是卖药,供给端赋能就是联合医院的线上问诊,创新医疗健康服务就是卖保险。其中卖药占据了圆心科技的主要营收,这或许与创始人何涛的早年经历有关,何涛当过医药销售,后又担任医药电子商务平台CEO,“卖药”成为圆心科技主要营收也说得过去。

鳌头财经了解到,圆心科技的院外综合患者服务主要包括院外药房服务、院外医疗服务及批发药品服务。其中院外药房服务便是为用户提供购买处方药的网上途径,批发药品则是指向第三方零售药房及药品经销商提供批发药品服务。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去年三年间,院外综合患者服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98.8%、87.9%和97.5%。;今年前8个月,这一比率则为95.8%。同一时期内,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9.2%、9.4%、7.2%和5.9%。

三项业务中,供给端赋能服务的综合毛利率在30%左右,创新医疗健康服务过去三年的毛利率也在70%以上,然而此两项业务营收占比太小,总体的毛利率被卖药所拖累。

作为圆心科技营收主力的业务还面临着较大的政策风险,网络销售处方药一直游走在政策的边缘,今年4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服务“六稳”“六保”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中提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监管部门对于网售处方药进行强监管,作为圆心科技营收主力的院外综合患者服务业务将受到打击。

这一点圆心科技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处方药的销售须受到严格的审查,这可能使我们面临风险和挑战;我们面临与我们所购买及销售处方药的可及性、定价及安全性有关的风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深势科技获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源码资本、启明创投共同领投
医学教育培训SaaS服务商墨安科技宣布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
企迈科技完成高瓴创投领投数千万元B++轮融资,凡卓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圆心科技完成30亿元E轮融资加码“医药险”生态,业内:概念待落地、需寻找盈利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