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科技的未来谈不上乐观?

股市如此起落的石头科技显然并没有外界所认为稳定的优秀表现,炒作起来的高估值背后充满了泡沫。

文|互联网风云榜

近日,石头科技公布了第三季度的营收财报,前三季度营收和盈利的双增长再次将其股价推回千元水平,不过增势只持续了两个交易日,股价再次下跌,目前已经跌到每股近900元。

资本市场如此明显对立的反应,显然是存在着对于石头科技不一样的思考,毕竟石头科技第三季度的营收出现增长,但是净利润却大幅下滑。

而石头科技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大涨近400%,股价也一度飙升到每股近1500元的水平,只不过石头科技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后,迎来的却是一地鸡毛,股价一度跌去54%。股市如此起落的石头科技显然并没有外界所认为稳定的优秀表现,炒作起来的高估值背后充满了泡沫。

营收上涨,净利收缩

财报显示,石头科技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38.27亿元,同比增长28.43%,归母净利润为10.16亿元,同比增长12.98%。石头科技的业绩看起来无可指摘,实际上搁不住细品,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为8.93亿元,同比增长7.35%,也就是说今年前三季度的盈利表现与同期水平相比只是微涨。尤其是在营收和股票市场的大涨衬托下,石头科技的盈利涨幅算不上好看。

细看石头科技单季度业绩表现更能看出其盈利的“乏力”。财报显示,石头科技今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14.79亿元,同比增长22.88;归母净利润为3.64亿元,同比下降17.01%;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19.79%到3.19亿元。

实际上,石头科技业绩增幅问题在第二季度就已经开始显现。财报显示,石头科技第二季度的营收仅为12.36亿元,同比增长6%;归母净利润为3.37亿元,同比微增0.54%;扣非净利润更是由正转负,同比下降7.37%到2.93亿元。

也就是说石头科技在过去的两个季度里的盈利表现相比同期均出现了下滑,而且盈利空间还呈进一步缩小的趋势。有此可看,石头科技前三季度的业绩增长基本上是由第一季度的业绩所承担的,也从侧面说明了石头科技今年的盈利前景比不上去年同期水平,毕竟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增幅与去年相比相差甚大。

而石头科技盈利表现不及同期的部分原因是来自于海外市场的影响。财报显示,石头科技在2021年上半年的境外收入占比首次超过了境内收入,占比53.45%,显然海外市场已经撑起了石头科技营收的半壁江山。由于疫情等因素导致进出口行业受到了极大影响,出现了运力紧张,运费上升等问题,石头科技以往在海外市场较高的回报率也就出现了下降,而且随着海运压力的上升以及原材料成本上涨,这种影响很可能进一步持续。

销售费用的支出也是导致石头科技盈利水平下降的又一原因。财报显示,石头科技第三季度的销售费用为2.216亿元,同比增长68%,环比增长21%,占总体营收的15%。也就说石头科技三季度的营收增长有着营销的加持,而且石头科技的营销费用支出也呈大幅增加的趋势,随着双十一的到来以及四季度的销售旺季,其销售费用势必也会大幅增加。

实际上,石头科技今年前三季度的销售费用支出为5.13亿元,同比增长39%,营销费用率达到13.4%。也就是说石头科技的营收增加越来越离不开销售费用的支持,石头科技在逐步对准科沃斯的市场策略。即便石头科技“自诩”以技术为重,也确实难以放弃对市场的争夺,销售费用大涨也就显得不那么奇怪了。

一面是业绩增长压力,一面是股东大幅减持

当然石头科技提高营销支出也不仅仅是为了争夺一定的市场份额,还要保证自己足够的市场地位。石头科技在近两个季度的盈利能力均出现了下滑,尤其是第三季度受原材料成本高位影响以及海运压力的波及,其外销业务盈利受到明显的拖累,盈利能力同比下滑11.84%。

石头科技自然要寻找新的增长方向,无论是开拓海外市场,还是增加销售费用支出,都是为了减少业绩增长的压力。比如,石头科技在3月底宣布肖战成为公司的代言人,到了4月份和5月份,石头科技销售额大幅上涨,远超市场预期。

此外,石头科技过去几年营收和业绩增幅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财报显示,石头科技过去四年的营收分别是11.19亿元、30.51亿元、42.05亿元、45.30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510.95%、172.72%、37.81%、7.74%;扣非净利润分别是0.90亿元、4.58亿元、7.56亿元、12.0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是902.28%、406.55%、65.11%、59.71%。

尤其是2019年扫地机器人市场还处于萎缩状态下,受疫情的催化扫地机器人再度火热,石头科技营收和盈利涨幅均出现了明显的放缓,特别是在石头科技开辟的海外市场大幅增加的情况下。所以石头科技在短期时间和长期发展上都面临着增长压力,尤其是在科沃斯稳居市场榜首,云鲸紧追不舍的竞争格局下。

而股东的大幅减持也从侧面透露出投资者的不信任。自石头科技首次限售股解禁后,石头科技的高管以及股东们次日就减持了总股本的11.10%,很难不然人浮想联翩。据Wind数据显示,石头科技从三月起陆续通过了30次的股票减持,累计减持566万股,减持方包括投资人、创投基金。

石头科技的三季报也显示流通股东中的石头时代、丁迪以及QM27 LIMITED在三季度一共减持了38.8万股。而且劵商机构们一边说石头科技业绩表现不错,一边大幅减仓,持仓的机构数量相比半年报下降了93%。

石头科技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一度比作是小家电中的“茅台”,但是投资者们频繁地套现离场,似乎不在乎股价跌涨,这其中的意思很耐人寻味。

事实上,无论是增加营销支出,还是股东们的大幅减持似乎都在表明,石头科技的业绩增长可能遇到了屏障。而石头科技公布三季报后,股票的先涨后跌也一定程度上说明投资者们对于石头科技的思考显得理智。

资本吹出的市场泡沫

受疫情的催化以及懒人经济的催生,扫地机器人赛道成为这两年A股市场的大热门。石头科技的股票也由此大涨,股价一度涨至1494.99元,目前相对最高价跌去了近四成,但市值仍然有600多亿人民币,市盈率接近45倍,科沃斯市值更是超千亿,市盈率164倍。

而作为扫地机器人赛道的老大iRobot的市值仅有24.37亿美元,将近156亿人民币。要知道iRobot的全球市占率达到46%,科沃斯和石头科技分别有17%和9%的市占率,即便是2020年营收数据也高于科沃斯和石头科技。

即便三者所在的资本估值体系不同,但无论是以何种方式估值,国内的扫地机器人赛道很明显是被高看了。当然iRobot也并非没有过高估值,但是其定位是科技企业,还是家电企业,显然华尔街的投资者们认同了后者。

实际上科沃斯的股东也在大幅减持,扫地机器人的市场份额由营销加持的同时,还在扩张新的增长曲线。很明显“围城”里面的投资人更愿意出来,而石头科技高股价的背后是总股本的数目本来就少。

整体来看,在2015年后,扫地机器人行业增速逐渐放缓,2019年的市场规模为80亿元,增速只有2.56%。即便受到懒人经济和疫情的双重影响,2020的市场规模增速达到17.50%,但也是只有94亿元,细分赛道的尴尬也就是来源于此,市场规模小仍是硬伤。

而整个扫地机器人的CR5在2020年已经发展到平均为80-85%,也就意味着扫地机器人赛道的市场已经呈现出几家企业瓜分的状态。扫地机器人的价格也逐渐往中高端方向靠拢,石头科技紧抓海外市场,科沃斯努力开拓新的增长曲线。扫地机器人的资本市场充满了泡沫,随时可能被戳破。

此外扫地机器人面对多场景的无力、各种适用条件的限制以及频发的故障等因素导致扫地机器人并没有占据消费者必需家电的高位,其动力依然是懒人需求。而且其智能化更像是一种噱头,更像是自动扫地机。

而随着资本的涌入,石头科技面临的竞争也在加剧。数据显示,仅2021年上半年,就有超120家扫地机器人企业拿到融资,累计金额超过100亿元。主营扫地机器人的智能清洁家电品牌“追觅”获得了36亿元C轮融资,成为2021年以来小家电领域规模最大的一笔融资。

石头科技能不能抵挡住竞争者的冲击,稳固住自己国内市场行业第二的位置,仍然是个未知数,毕竟云鲸今年618的数据已经超过石头科技,仅次于科沃斯,石头仍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未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科沃斯、石头科技的雌雄之争
科沃斯,双十一扫了一地鸡毛
石头科技的增长焦虑
扫地机器人“双雄会”:科沃斯更大,石头科技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