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大控股:可支配资金达20亿,仍定增4.6亿,为了套利?

“不差钱”的远大控股定增目的何在?

文|鳌头财经 宁晓敏 李杰

远大控股(000626)现金流充足,却一边定增一边理财。

近日,远大控股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二次修订稿)》,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6亿元,并且由关联方远大产融包揽。

有意思的是,本次发行价格为13.87元/股,而公告日的当天,远大控股股价为22.16元/股,发行价相当于打了个6.3折。按此计算,远大产融浮盈2.75亿元。

鳌头财经发现,远大控股可支配资金约20亿元,还准备拿不超过25亿元的资金用于投资理财产品。

这让市场质疑,远大控股定增目的到底是资金紧张,还是涉嫌套利?

2.88亿收购业绩下滑企业

远大控股主营业务涵盖贸易、生态农业、油脂三大领域,目前拥有全资及控股子公司30余家,在境外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业务机构。

11月29日,远大控股发布公告称,拟以1.73亿元收购广东鸿信70.6122%股权,并以1.15亿元向广东鸿信增资,两项合计2.88亿元。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持有目标公司80%股权。

广东鸿信成立于2006年5月,是专业生产食用油脂制品、食用馅料的外资企业,拥有三条丹麦进口的人造奶油/起酥油的生产线、精炼及酯化生产线和馅料生产线,拥有各类产品150种以上,积累了达利园、盼盼、麦吉食品、稻香村等一批客户资源。

不过,2019年和2020年,广东鸿信营业收入分别为2亿元和1.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875.96万元和2073.01万元,有下滑趋势。

公告中,远大控股未列出广东鸿信2021年以来业绩数据。

公告还显示,广东鸿信100%股权预估值为2.45元,而公司2020年年末的净资产为1.34亿元,交易评估溢价率达到82.33%。

远大控股表示,本次交易将有助于公司深入拓展油脂产业链下游端,提高整体利润率水平,并依托烘焙市场的高成长性带动公司油脂产业的快速成长,推动油脂贸工领域创新及可持续发展。

天眼查显示,广东鸿信将大泽镇小泽村委会马山(土名)一块3.13公顷质押给建设银行新会分行,抵押金额达1707.18万元,起止时间为2012年10月28日至2022年9月28日。而且,这块用地从2009年开始便处于抵押状态。

这也就意味着,广东鸿信实际控制人江仲文在公司成立约三年后,将土地抵押给银行换取现金。

新董事长刚上任,副总裁抛减持计划

11月5日,远大控股公告称,公司收到董事长金波的书面辞职报告,金波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委员会相关职务。

金波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后,将不在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远大控股董事会还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选举史迎春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

早在4月24日,远大控股就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长、总裁金波的书面辞职报告,金波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

史迎春个人简历显示,1972年2月出生,北京大学法律硕士、对外经贸大学法律硕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曾任山东三角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助理工程师、山东觉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21世纪不动产中国总部法务经理、北京世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2008年4月至今,史迎春历任中国远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法务管理总部总经理、法律安全管理总部法务总裁,任职期间,负责企业法律安全与运营管理工作。

显然,史迎春属于远大集团内部“空降”至远大控股的高管,而且在熟悉公司半年后正式“转正”。从履历上看,近50岁的史迎春一直从事法务工作,与远大控股主营业务没有太多关联。

有意思的是,就在史迎春担任董事长后不久,远大控股副总裁开始减持。

11月19日,远大控股公告称,持有公司股份578.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1371%)的副总裁许强计划自本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44.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2843%)。

公告显示,许强减持原因是个人资金需求,按照公告日的收盘价计算,他可减持套现3183万元。

10天后,11月29日,远大控股审议通过了关于补选许强先生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金波任期内发生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

金波2016年8月起担任远大控股董事长,但在他管理下的上市公司业绩多有起伏。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远大控股营业收入分别为757.52亿元、1015.25亿元、660.27亿元、677.54亿元和590.41亿元。公司在2017年到达营收顶峰后,基本逐年下滑,2020年仅剩下六成。

而且,远大控股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91亿元、-1.93亿元、4766.95万元、1.69亿元和-1.13亿元,一直在盈亏之间跳转。

2021年前三季度,远大控股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600.79亿元、2.1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0.84%、508.64%。但是,公司扣非净利润仅为1.02亿元,投资收益高达2.61亿元。

2020年9月30日,远大控股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远大石化有限公司诉讼判决结果的公告。

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9月29日对远大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远大物产”)控股70%的子公司远大石化有限公司(简称“远大石化”)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通过网络平台的方式开庭宣判。

法院对被告单位远大石化有限公司和被告人吴向东(被告单位远大石化原法定代表人)当庭宣判,远大石化犯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亿元;吴向东犯操纵期货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远大石化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3663.81万元依法予以追缴,由扣押机关负责处理;吴向东的违法所得人民币487.58万元依法予以追缴,由扣押、冻结机关负责处理

公告显示,远大石化已于2017年度计提了5.6亿元的预计损失。

吴向东2016年8月到2017年8月曾任远大控股总裁、董事。2017年8月2日,吴向东以身体健康原因为由辞职,此后一个多月,远大物产便被调查。

巧合的是,远大石化操纵期货市场的发生时间和判决时间正好在金波的任期之内。

远大产融浮盈2.75亿

近年来,远大控股在不断地扩张之中。

11月17日,远大控股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二次修订稿)》。

预案显示,远大控股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拟将2.9亿元用于收购凯立生物85.1166%股权,1.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远大控股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3316.51万股,发行对象为远大产融。

公告显示,远大产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胡凯军控制的公司,为远大控股的关联方。

需要注意的是,本次发行价格为13.87元/股,而公告日的当天,远大控股股价为22.16元/股,发行价相当于打了个6.3折。按此计算,远大产融浮盈2.75亿元。

并且,实际上远大控股似乎是不缺流动资金的。

三季报显示,远大控股货币资金达32.88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3.63亿元。而半年报显示,公司有12.11亿元货币资金因抵押、质押或冻结等使用受限。

三季报还显示,远大控股短期借款6.2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51.6万元、长期借款1.98亿元,长短期借款合计为8.24亿元。

由此看来,远大控股可支配资金约20亿元,不仅现金流充足,而且完全覆盖得起收购款。

更有意思的是,远大控股一边定增募资,一边买理财产品。

11月29日,远大控股公告称,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为了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在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的情况下,2022年度拟使用不超过25亿元的资金用于投资理财产品,以期增加公司收益,为公司和股东谋取较好的投资回报。

因此,市场质疑,“不差钱”的远大控股,其定增目的是否在套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齐鲁银行去年归母净利润同比涨超20%,亮眼业绩背后股价走势低迷
百亿大单靠谱吗?14倍妖股九安医疗再涨停,游资机构出逃,散户站岗
华润万象生活:拟收购南通长乐全部股权及江苏中南1%股权
华南城寻求两笔债务展期,此前曾引入深圳国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