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业互联网营销师,会带来一波培训热吗?

当互联网营销师作为一项新兴职业逐步走向规范化和标准化之后,是否带来了一波培训热呢?

文|黑板洞察

2021 年对教培行业来说是一个非比寻常的年份,“双减”之后,关注行业红人的动向也成为了外界解读“双减”政策与教培行业未来走向的重要环节。俞敏洪老师作为当之无愧的教培红人,选择在 2021 年底推出直播带货平台,带领团队转型直播带货。

2020 年 7 月,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 9 个新职业,互联网营销师成为“正式工种”,次年 10 月,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正式发布。那么,当互联网营销师作为一项新兴职业逐步走向规范化和标准化之后,是否带来了一波培训热呢?

01、“网红的尽头是直播带货”

近几年,由于互联网经济的繁荣,尤其是直播带货的兴起,头部网红们赚得盆满钵满,演员、歌手们也成了直播间的常客,于是,“站到风口上去”,成为互联网营销师成了不少人就业的新选择。根据定义,互联网营销师是指在数字化信息平台上,运用网络的交互性与传播公信力,对企业产品进行多平台营销推广的人员。

简言之,互联网营销师指的不单单是带货主播,还包含选品员、直播销售员、视频创推员、平台管理员等共计四个工种。随着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正式发布,不少想进入这个行业的新手小白都在考虑考取相关职业技能证书,这让不少机构看到了新的赢利点。

此外,K12 落幕,职业教育尤其是新职业教育火热,不少商家也从中看到了机会。近几年,官方出台一系列政策推进职业教育发展,尤其是对“互联网+职业技能教育”的扶持力度与关注度与日俱增。《2021 新职业教育机构数字化经营模型》研究报告也提出新职业教育在新时代下的全新定义:“相较传统的职业教育,‘新职业教育’的涵盖和包容更为广泛,既包含了培训劳动者获得其职业或劳动所需技能的传统意义上的职业教育,同时外衍到依托于数字化工具和技术,以多元产业模式和教学形式,对更广泛年龄的人群进行提升职业能力的教育;还包括针对新生职业领域、或者是提升新工作与生活所需技能、乃至提高个人素养及底层能力所进行的专门教育。”在“双减”背景下,职业教育尤其是新职业教育不管是在政策层面还是在市场层面都受到了热捧,不少人坚信,在 K12 落幕之后,职业教育一定大有可为,那么与新职业挂钩的互联网营销师培训究竟是否是一个“小风口”呢?

02、互联网营销师培训赛场,实况如何?

想象中应该颇为热门的互联网营销师培训,真实情况如何呢?通过天眼查搜索“互联网营销师”,查询结果显示当前开展互联网营销师培训的场所多为民办职业培训学校,注册资本一般在 50 万元以下;在短视频平台则有许多个人账号发布关于“互联网营销师”的相关信息以及考试指导视频,最后多半会引导用户通过添加微信或者指定链接报名及购买课程包。而在微信以“互联网营销师”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会出现许多以“报名入口”或“考培中心”、“指定基地”为名的公众号,账号主体包含教育公司、网络科技公司、商贸公司、文化传媒公司以及个人账号等等,从中可以看出,互联网营销师培训很多为各相关公司的衍生业务,专门的教育公司对该项业务的投入力度并没有想象的大。

通过咨询部分平台和卖家,黑板洞察发现互联网营销师项目很多是面向考证,打包价包含报名费、考务费、教材费和证书费用,价格根据等级不同有所差别,等级越高价格越高。互联网营销师证书共五个等级(平台管理员为三个等级):五级(初级)初中以上就能考;四级(中级)要求大专以上学历及 4 年工作经验;三级(高级)需要大专以上学历、4 年工作证明以及教师资格证或电子商务师证之一;二级是技师级,李佳琦等为官方特批二级;一级为高级技师,享受国家职称待遇,因此市场上五级、四级项目较多。例如某项目从报名到拿证报价为:五级(初级工)2180 元,四级(中级工)收费 2480 元,与其他平台价格类似。学习方式一般是通过下载专门的 APP 或者课程资料包线上学习,可能由于疫情原因,目前考试的形式也为线上。

那么,互联网营销师培训,到底培训些什么?这难道不是“化了妆的网红培训班”吗?通过对比互联网营销师课程培训与网络主播课程培训的内容(课表内容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可以发现,互联网营销师课程培训更“垂直”,重点在“营销”,同时也有更多运营类知识,其中增加了不少专门针对“考证”的内容,例如“互联网营销的技能分级评价要求”、“互联网营销的相关法律法规”等理论性知识;而网红主播培训课程表主要落脚于培训学员如何“愉悦平台用户”,内容涵盖美食类、旅游类、生活与情景类小视频、综艺娱乐类节目等,而直播营销技巧只占其中很小一个部分。

整体而言,“网红”的概念可能更宏大,大部分网红培训班主要教学员如何快速得到用户关注以及产出高质量内容的技巧,其中气息训练与发音、台词分析与处理等针对的也是出镜主播,互联网营销师培训则多侧重于帮助学员考证,整体上看二者不完全相同但差异不大。

03、互联网营销师培训,能否迎来黄金时代?

从供给方角度看,所谓的互联网营销师培训之所以吸引了一部分机构或平台,与目前该证没有开放个人报考通道有很大关系。当国家发布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后,一般来说能带动一部分人“考证”,但当前个人却无法通过官方渠道直接报名参与考试,于是就只能依托于报考机构。所以与其说互联网营销师培训是以“培训”见长,倒不如说是靠“考试报名”吸引了一批想考证的生源。

此外,由于该项培训的学习方式基本为网课形式,考试目前也通过线上进行,所以在课程研发方面几乎不需要大的投入,“场地租金”、“教师工资”乃至“教研”都省下了,进入门槛并不高,其学习方式与考试方式也意味着与其他通过率低、需要极高投入的考试有着很大差别,这也是为什么参与的主体不光有教育公司,还有相当多网络科技公司、商贸公司、文化传媒公司参与其中,而教育公司却未必看好这个形式简单、门槛较低的“小业务”。

从需求端看,诚然,设计策划营销方案、采集分析销售数据、制定佣金结算方式都需要经过专业的学习,一定会有不少人希望通过互联网营销师培训学到专业知识。但更多的人看到的以及想成为的可能只是镜头前风光无限的主播,而主播的感染力、镜头感、观众缘恐怕是天生如此而非培训的结果,因此大部分报名互联网营销师培训的学员目的基本在拿证,对于真正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来说,目前这个证书的意义究竟有多大呢?一方面,虽然 2020 年 4 月全国首个《网络直播营销专项能力考核规范》在浙江金华实施,但国内还尚未形成全国范围的普及,另一方面,在课程与“网红主播培训班”差异不大的情况下,后者显然实操性更强。

结语

学员如果要“红”,除了要学到实用技能,流量也很重要,所以比较来看学员当然更倾向于选择知名度高、或者掌握更多资源的大平台开办的培训班。2021 年 4 月,罗永浩成立了自己的网红直播培训班,并坦言要在 2022 年达到营收 100 个亿,但教育公司恐怕没有这样的底气,即使真的看好这个赛道,似乎在流量和资源渠道上也并没有太大的优势。更有可能的是,即使真的有一天互联网营销师培训火爆异常,能做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可能也是网红培训机构或 MCN 机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距离Web 3爆发,还差一个“三点钟社群”
资本,不应成为互联网公司竞争的终点
抖音终于要上市了
“大数据杀熟”是互联网思维下的一种惯用营销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