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扇贝跑路”的獐子岛,为啥老是出事儿?

獐子岛究竟为啥如此不靠谱?

文|苏宁金融研究院 付一夫

盘点A股最魔幻的几家公司,相信獐子岛必居其一。

不久前,位于南太平洋的汤加海底火山爆发,有传闻称南太平洋的扇贝会涌入獐子岛“避险”,怎料市场居然真的买账,和汤加火山隔着十万八千里的獐子岛股票应声涨停,直到公司予以澄清,股价才出现回落,实在让人摸不到头脑。

当然,更魔幻的还要数著名的“獐子岛扇贝跑路”事件——自2014年起,似乎每过一段时间,獐子岛的扇贝就会出点事,要么跑了,要么冻死饿死了,引得市场质疑不断,甚至不少人都将其视为嘲笑和调侃的素材。

獐子岛究竟为啥如此不靠谱?我们不妨从头说起。

01 

曾经的獐子岛,绝对配得上“辉煌”二字。

公司始创于1958年,从一个不起眼的渔业生产合作社一步步发展壮大,并成长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拥有以虾夷扇贝、海参、皱纹盘鲍、海胆、海螺等海珍品为主要产品的完整产业链。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以水产第一股的身份上市,开盘60.890元/股,涨幅143.56%;2008年初,獐子岛股价更是窜上150元/股高位,成为沪深两市的股王,也是我国农业第一个百元股,就连贵州茅台都只能望尘莫及。

如果翻开獐子岛的履历,一系列荣誉着实令人佩服:

2006年1月,“獐子岛”牌商标成为第一个水产品中国驰名商标;

2007年成为达沃斯“全球成长型公司社区”首批创始会员;

2007年当选为“CCTV年度最佳雇主”;

2008年登榜福布斯中国潜力企业;

2010年被评为中国最受信赖的十大品牌……

獐子岛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功不可没。

从行业格局上看,我国海水养殖主要集中在沿海省份,北方以辽宁、山东等地为主,南方则以广东、福建等地为主。自然条件的差异,使得不同地区的主要海水养殖产品也有所不同,贝类产量主要集中在山东、辽宁、福建、广东四省。由于北方海域水温较低,海珍品的生长周期较长,因此海珍品的营养价值较高,口味更好。基于以上特点,地处黄渤海海域的辽宁和山东已经成为我国海珍品的重要养殖区域,这便意味着,能否掌握优质养殖区域,将直接关系到水产企业的发展前景。

獐子岛的优势便在于此。公司海域位于黄海北部外长山列岛的最南端,东与海洋岛相对,北与大、小长山岛相邻,距大连市56海里,海域内水流畅通,营养盐类丰富,海水理化因子稳定,水温、流速、盐度适中,浮游生物资源丰富,是发展海水养殖的天然理想之地,也是全国最大的清洁海域。同时,公司养殖海域水深适宜,底质平坦并以砾石沙泥为主,适宜大面积开展底播增殖业。以虾夷扇贝为例,其对养殖水域的水深、流速、水温、盐度、底质等均有较高要求,放眼国内,几乎只有大连长海和山东长岛部分海域适宜大规模养殖——这正是獐子岛的大本营。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展过程中,獐子岛逐渐形成了活品、流通与餐饮、专卖、商超、休闲食品、电商等多个渠道的产销一体化运营,市场影响力与日俱增,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水产第一股”,甚至被不少人誉为“渔业茅台”。

然而,獐子岛多年的苦心经营,却在2014年迎来了转折。

02

2014年10月30日晚,獐子岛发布公告称,2011年与2012年底播的100余亩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造成了公司资产减值,獐子岛集团也因此巨亏8.12亿元。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哗然,獐子岛一夜之间仿佛变身成为“蓝海股份第二”,备受诟病。

谁曾想,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后獐子岛又接二连三地故技重施:

2018年1月30日,公司像四年前一样突然发布公告,声称扇贝出现异常,不过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受灾不是受冷水团的影响,而是由于海水水温升高,导致海洋生物骤减,扇贝因饵料不足而大面积减产,公司2017年的业绩也由此前预计的盈利0.9亿元~1.1亿元转为亏损5.3亿元~7.2亿元;

2019年4月27日,公司发布一季报声称,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扇贝壳收货资源减少,公司业绩也再次出现断崖式下跌;

2019年11月,公司又发布公告称,2017年和2018年底播的虾夷扇贝短时间内“大规模自然死亡”,造成了重大的存货减值风险,预计损失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短短六年时间里,獐子岛居然出现了四次“扇贝大逃亡”!公司一会儿说扇贝失踪了,一会儿说扇贝归来了,一会儿说遭遇冷水团冻死了,一会儿又说遭遇高温热死了……仿佛这些扇贝都长了耳朵长了腿,都不约而同地在该跑的时候跑,该回的时候回,该死的时候死,每一次都是卡在公司业绩亏损的节骨眼上“跑路”,着实魔幻。

有意思的是,按照深交所的规定,中小板企业连续两年亏损被ST,连续3年亏损被暂停上市,连续亏损四年将被终止上市,而獐子岛却凭借扇贝“来回跑路”这一招,巧妙地避开了这些问题。

当然,人们并非全信这一套,接二连三的“黑天鹅”事件,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次的虾夷扇贝跑路或死亡噩耗,越来越多的人怀疑獐子岛在说谎,但又不好拿出有力证据。这反倒让獐子岛高管有理由抱怨:

“为什么别人遭了灾大家都同情,獐子岛遭了灾不但没人同情,大家还都来踩上一脚?”

就在市场对獐子岛无计可施时,监管部门开始介入,借助北斗卫星定位数据,对獐子岛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以及其他违法事实。

于是,在2020年6月,证监会官网发文,獐子岛公司涉嫌财务造假、“秋测”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业绩“变脸”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依法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顶格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终于,弥天大谎被拆穿,关乎到扇贝的“离奇案件”得以沉冤昭雪,而曾经风光无限的“股王”獐子岛也彻底跌下了神坛,败掉了人心。

03

獐子岛的盛极而衰,核心原因自然要归因于公司自身的问题,包括风控体系不健全、组织架构不合理、股权结构高度集中、经营过程不透明等等,相关分析已有很多,我们不做过多讨论。

那么,獐子岛事件能给普通投资者带来哪些启示呢?在我看来,最应该注意的地方在于投资农业股的潜在风险。

我国是农业大国,农业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基础,在我国经济社会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对农业的大力支持,越来越多的农业公司纷纷选择上市来提升自身竞争力和价值。

纵观整个A股市场,虽然农业上市公司数量不多,但财务舞弊现象所占比例却显著高于其他非农业上市公司。除了本文提到的獐子岛,曾经因农产品萃取概念名声大噪的银广夏,不停折腾甲鱼的蓝田股份,做稻米深加工的万福生科,以及2019年退市的雏鹰农牧,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而他们对外的解释,与獐子岛的“扇贝跑路”几乎如出一辙。雏鹰农牧就把亏损的原因归结为:没钱购买饲料,猪都饿死了。

为什么总是有人愿意让农牧产品背锅呢?答案其实很简单:猪牛羊鸡鸭鹅自己不会说话报数,而投资者想要核查清楚亦是非常困难。

归根结底,这与农业上市公司自身存在的固有限制是分不开的,比如:很多农业上市公司的核心资产都是消耗性的生物资产,极其容易受到自然环境变化的影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继而导致公司经营利润的不确定性一再增加;而农业上市公司管控难度相对较大,大量的现金交易难以核查,很多交易甚至没有发票,难以计量和盘点,致使资产状况具有高风险性;此外,我国大部分农业上市公司还保留着原始的“村镇制”和“生产队”式的治理结构,远不具备现代企业的组织架构和内部控制体系。再加上资本市场又极容易助长人性的贪婪,反映到公司经营层面,便是各种魔幻剧情的上演。

而这些内容,如果对于行业没有深刻的认知和了解,普通投资者仅从新闻报道和公司披露上面是很难洞悉的,若是贸然去投资,踩雷的概率难免要增大。

所以说,对于自己看不懂的投资标的,最好还是不要碰——不止是农业,任何行业、任何品种都是如此。

或许,这也是獐子岛事件传递给市场的一个积极意义。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一家猪企的“自我救赎”
受累“猪周期”业绩巨亏,温氏股份升级农户合作模式谋过冬
谁在抄底猪肉股?
巨亏134亿,股价半年却涨超70%,温氏股份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