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讯精密:百亿造车,意在苹果

“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立讯精密入局造车,选择了一条比华为更加曲折的路径。

文|砺石商业评论 李平

继富士康纯电动汽车品牌Foxtron新车三连发之后,又一家“果链”龙头公司入局造车。

2月11日,立讯精密发布公告称,将与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奇瑞新能源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立讯精密将与奇瑞新能源拟共同组建合资公司,专业从事新能源汽车的整车研发及制造。

同时,立讯精密控股股东立讯有限公司拟以100.54亿元购买青岛五道口持有的奇瑞控股19.88%股权、奇瑞股份7.87%股权和奇瑞新能源6.24%股权。

作为消费电子的龙头公司,立讯精密因代工苹果无线耳机AirPods、iPhone手机而广为人知,业绩也由此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如同多数“果链”公司一样,立讯精密也因为过度依赖苹果公司而面临到单一客户集中度风险。另外,全球智能手机的销量已经见顶,立讯精密业绩天花板已经隐约可见。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5.15%,股价大幅下挫。

十万亿级容量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无疑是立讯精密转型的首选赛道。若顺利实现从手机领域到汽车领域的跨越,立讯精密就将打开新的增长空间。也有市场人士认为,随着苹果汽车落地的临近,立讯精密此举包含着对苹果汽车产业链进行提前卡位的动机。

那么,立讯精密的这一如意算盘将会怎么打?

01 深陷“苹果依赖症”

立讯精密起家业务为电脑及其周边设备所用的连接器产品,公司创始人王来春曾是富士康深圳工厂在1998年首批招聘的150名员工之一。凭借这层关系,王来春后来在创办立讯精密之初就拿到了富士康大量的国内订单。

2010年,立讯精密成功在深交所上市,募集资金12.61亿元。此后,立讯精密通过收购昆山联滔电子等“果链”公司股权,进入到苹果供应链,并逐渐将业务拓展至天线、无线充电、线性马达、声学器件等核心模组产品领域,成为苹果产业链中的一家重要配件供应商。

2017年,来华访问的苹果CEO库克专程到立讯精密昆山工厂参观,并对公司的管理及精密制造能力表示了充分肯定,立讯精密由此在业内声名鹊起。也是在这一年,苹果开始将部分AirPods的订单交由立讯精密来生产,以缓解英业达供应不及时的压力。

立讯精密切入AirPods产品之后,整体良率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并保证了极佳的交付水准。2019年,当苹果推出新款降噪蓝牙耳机AirPods Pro之后,直接交由立讯精密100%代工。

2020年7月,立讯精密与控股股东立讯有限公司共同出资33亿元全资收购纬创资通两家全资子公司100%的股权,由此取得了iPhone手机的代工业务。

大树底下好乘凉。凭借代工苹果,立讯精密业绩取得了高速的增长。数据显示,2016-2020年,立讯精密营业收入由137.63亿元增长至925.01亿元,净利润由11.57亿元增长至72.25亿元,五年时间公司营收及净利润增长均超过600%。

2020年10月,立讯精密总市值突破4000亿元,超过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而成为“果链”市值第一股,王来春由此上演了“打工妹逆袭首富郭台铭”的励志故事。

不过,随着苹果产品的陆续导入,立讯精密对苹果公司的依赖度也在逐年提升。2020年,立讯精密来自苹果的销售收入达到638.43亿元,收入占比高达69.02%,单一客户依赖度风险激增。

另一方面,由于iPhone等产品创新力的下滑,苹果手机、耳机等产品正遭遇到国产品牌的强大挑战。为此,苹果不惜以降价方式来吸引消费者。尽管iPhone 13“加量降价”的定价策略取得了销量的增长,但背后供应商的获利空间却不可避免地受到打压。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立讯精密实现营收328.66亿元,同比增长42.42%,实现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降25.28%。立讯精密净利润出现了上市以来的罕见下滑。

当然,立讯精密净利润的滑坡与上游芯片供应短缺、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也不无关系,但公司70%营收来自单一公司所蕴含的风险则是不言自明,尤其是当另一家“果链”公司欧菲光被踢出苹果供应链后,股价与业绩遭遇“双杀”的例子,就摆在面前。立讯精密股价也因此遭到大幅杀跌,2021年上半年最大区间跌幅,一度超过50%。

另外,尽管贵为“果链市值一哥”,立讯精密盈利能力却不突出。数据显示,立讯精密毛利率水平常年仅维持在20%左右,2021年前三季度更是跌至16.11%,这一毛利率水平不仅远逊于苹果本尊(2022财年第一季度苹果公司毛利率43.8%),也低于美的、格力等国产家电制造企业。

事实上,立讯精密等手机代工类企业尽管具有强大的精密制造能力,但却存在核心技术壁垒不足、产品定价能力欠缺等问题,这也是立讯精密的“老大哥”富士康频频涉足自有品牌、布局终端市场的原因所在。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容量空间巨大且又方兴未艾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就成为立讯精密不容错失的新赛道。

02 志在成为Tier1

作为备受关注的“果链”龙头,立讯精密进军造车领域,引发市场强烈关注。2月13日,立讯精密投资者电话交流会吸引了超过220家机构参加。而从王来春对与奇瑞合作模式及发展战略的介绍来看,有以下三点重要信息:

第一,合资公司将由奇瑞方主导,立讯精密将在业务、客户等方面进行协同。

根据协议,立讯精密和奇瑞双方尽各自最大努力促成合作子公司于协议签署后三个月内成立,也就是合资公司最晚或于5月成立。其中,立讯精密认缴5亿元,持股比例为30%,奇瑞新能源认缴11.67亿元,持股比例为70%。

作为一家未上市的整车车企,奇瑞汽车并不为一些二级市场投资者所熟悉。公开资料显示,奇瑞汽车2020年度营收为347.62亿元,销量达到44.9万辆,其中出口11.4万辆,连续18年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出口第一名。

立讯精密汽车业务则主要集中在整车的“神经系统”,主要产品包括连接器/连接线、低/高压整车线束、特种线束等。2021年上半年,立讯精密汽车相关产品营业收入为17.74亿元,收入占比仅为3.68%。

由于立讯精密上市公司身份以及“果链一哥”的名头,此次市场对主导方奇瑞汽车的关注度反而不及作为协同方的立讯精密。但从双方在汽车领域的实力来看,合资公司由奇瑞来主导并不意外。

第二,合资公司主要做ODM平台开发和整车的组装。

相比于内部结构复杂的燃油车,电动汽车的模块化生产大大降低了汽车产业的制造门槛,这也让未来电动汽车以类似手机的代工模式进行生产,成为可能。因此,在国内ODM造车上,合资公司将主要基于奇瑞已有的产能平台及未来奇瑞新能源的相关规划,立讯精密不需要过多的投入,只需要在海外市场进行必要的投入。

据王来春介绍,ODM业务目前已有比较明确的落地项目,大约在12至18个月陆续投产。合资公司预计主要目标业务将是国外传统品牌车企的业务及国内新Smart EV品牌业务。

第三,立讯精密在汽车领域是以成为业内领先的Tier1厂商(车厂一级供应商)为核心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立讯精密一直在寻找能够锻炼自身Tier1核心零部件能力的平台。本次战略合作,就是在打造合作造车ODM模式的基础上,快速发展上市公司Tier1业务,实现动态入局、快速提升公司作为Tier1厂商的核心零部件综合能力。

如果将上述三点倒过来看,不难发现立讯精密此番进军造车领域,可谓是用心良苦,诚意满满。为了提升自身Tier1核心零部件能力,立讯精密与整车厂商奇瑞汽车成立合资公司进行整车代工,并由控股股东投资100亿元到奇瑞汽车相关方来促进项目的进展,而立讯精密本身在合资公司中仅处于参股地位,目的是为了通过这一ODM平台来创造“练兵场”。

03 始于奇瑞,目标苹果?

不难看出,与华为一样,立讯精密同样采取了“曲线造车”的模式。不同的是,华为造车可以直接向整车企业提供自动驾驶芯片、智能座舱、智能网联等硬件产品,也直接可以向合作汽车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但就立讯精密来说,先由控股股东投资一个ODM平台,再实现“动态入局”,无疑是又绕了一步。

然而,这对立讯精密来说也是不得不走的一步:一方面,智能手机的天花板已经隐约可见,新能源汽车的广阔空间正吸引着富士康等对手的积极入局;另一方面,苹果、小米、OPPO等手机厂商也在积极布局汽车领域,若不能提前卡位,立讯精密就将失去智能汽车时代的代工机会。

但就整车ODM来说,目前似乎并没有一个现成的模式可以借鉴。从需求方来看,传统燃油车企大概率会采用自有生产线进行整车的组装与制造,新势力中理想、哪吒等车企直接采用了自建工厂的模式,早期利用代工模式切入造车领域的小鹏汽车,后来也开始了自有工厂的建设。

相比自建工厂,代工可以降低风险成本,并且能够在没有生产资质、生产线和制造经验的情况下快速实现量产。

然而,由于汽车产品存在安全性的独特要求,代工模式在产品质量、品质把控方面都存在不可控性,自建工厂则可以更好地规避这一问题,同时也可以通过大规模量产降低成本,还可以控制生产和交付节奏。

因此,综合而言,整车ODM模式或许只能对三四线车企及跨界造车选手有一定吸引力,但对造车目标雄心勃勃且有一定实力的公司而言,就不会有吸引力。比如押上“全部声誉”造车的小米雷军,就选择了自建工厂的模式。

当然,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进一步成熟以及供应商能力的提升,行业最终走向产业分工模式也并非不可能。从手机行业来看,早期的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均自建工厂来进行产品生产,但自20世纪90年代就转为大规模外包生产,汽车产业未来未必不会复制这一路径。

这其中,最大的变量无疑是苹果。自2014年启动代号为“泰坦”的造车计划以来,苹果造车的消息就从未中断。虽然苹果公司从未官宣承认,但从公司申请的众多汽车专利以及大量汽车行业高管的入职来看,Apple Car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而现代汽车已经成为最大的“代工绯闻对象”。

最新消息显示,1月12日,苹果再度派人前往韩国,会见了一些对大规模电子元器件有生产经验的厂商。外界分析认为,苹果本次访问韩国是为了找多家能够为“泰坦”计划大规模供货的供应商。

作为背靠苹果而快速崛起的立讯精密,Apple Car项目显然是一个不容错失的超级大单。但由于自身在整车造车领域的不足,立讯精密现在将自身目标定位于世界级Tier1厂商,并利用奇瑞合资平台建立起车规级产品体系、打造Tier1能力,进而就有可能用最快的时间来切到苹果汽车这一巨大的蛋糕。

“Smart EV(智能电动汽车)带来的机会不只包括整车,更加包括生命力更强的Tier1。Tier1的市场规模本身几乎是所有车企总产值的70%,但全球前100大Tier1厂商中,中国企业仅有8家。我们要抓住这一时机,在未来3个5年实现Tier1腾飞。”

尽管只字未提苹果汽车,但王来春对立讯精密成为全球汽车零部件Tier1领导厂商却是格外坚定。所谓“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用心良苦,诚意满满的“中国代工女王”在造车领域或将再铸辉煌。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立讯精密造车,被“锁死”的中国果链巨头
奇瑞搭台,立讯唱戏,苹果买票?
联合立讯精密,奇瑞想做汽车代工的富士康?
3000亿立讯精密出资百亿牵手奇瑞,剑指Apple 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