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上市,“初代网红”还能战否?

绿茶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甚至还闹出过“乌龙”。

文|壹览商业 费尔南多

编辑|木鱼

3月8日,据港交所披露,中国领先的休闲中式餐厅运营商绿茶餐厅(以下简称“绿茶”)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预计将于3月末或4月初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联席保荐人为花旗与招银国际。

据灼识咨询报告,绿茶集团是目前中国第四大休闲中式餐厅运营商,前五大品牌约占休闲中式餐饮市场总收入的3.8%。其余四家按顺序分别为西贝莜面村、安徽小菜园、太二酸菜鱼母公司九毛九和外婆家。

作为“初代网红”,绿茶曾创下平均翻台率为6到8次、单店客流量甚至能到日均1500人、人均排队两小时的餐厅神话,但随着餐饮行业的精细化、赛道竞争日趋激烈,以“融合菜”为主打的绿茶逐渐没落,并屡次陷入“山寨门”事件。

如今传来上市聆讯,在餐饮扎堆上市的当下,绿茶能否拿下2022年餐饮第一股?若能成功上市,未来的路会好走吗?

01 未来两年新开200间餐厅

绿茶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甚至还闹出过“乌龙”。

2021年3月绿茶就曾申请港股上市,后因所递交的《招股书》6个月未予更新而导致“失效”。后更新了资料,并向港交所二次递表、再度闯关IPO。在这期间,有媒体甚至在旧的招股书中发现了“乌龙”:财务资料“营运资金”一栏中公布了流动资产及负债详情,而“流动负债总额”一栏却写成了“流动资产总额”。

根据《招股书》,绿茶集团控股股东为王勤松、路长梅夫妇,二人通过家族信托等方式合计持股比例65.8%,其中王勤松为创始人、董事长。同时,A轮投资方合众集团旗下基金Partners Gourmet曾于2017年5月完成战略投资,持股比例28.2%。

业绩方面,绿茶餐厅于2018年、2019年、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13.11亿元、17.36亿元、15.69亿元;年内利润分别为4440万、1.06亿元、-552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休闲中式餐饮市场的总收入预计为3515亿元,约占中式餐饮市场的16.0%及中国餐饮市场的8.9%。其中,前五大品牌约占该市场总收入的3.8%,绿茶餐厅在中国休闲中式餐饮市场的市场份额仅为0.5%。

此次上市,绿茶也向外界展示了公司扩张野心——计划2022年、2023年每年开设80至100间新餐厅。除此以外,募资还用于偿还银行借款、购买集中食品加工设施、提升集团信息技术及相关基础设施、补充营运资金等。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餐饮消费升级是大趋势,未来创新型餐饮赛道值得投资。此外,在疫情发生后,餐饮企业也意识到充足现金流的重要性,谋求上市成为有效途径之一。

02 深陷山寨重围

回顾绿茶的发展史,将其贴上“初代网红的”的标签并不为过。

绿茶在其《招股书》中这样描绘其创业经历,“旅舍坐落于杭州西湖景区,被美丽的茶园环绕,来往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背包客络绎不绝。随着联合创始人与各式各样顾客的相处,他们逐渐意识到融合口味的菜品最适合旅舍的顾客。”

2004年,王勤松和路长梅夫妻共同创办了“绿茶青年旅舍”,作为配套设施,旅舍为顾客提供食物,在不断改进和创新中,王勤松夫妇成功开发了至今都深受顾客喜爱的菜品,比如绿茶烤鸡和火焰虾。旅舍食堂也因此成为了绿茶餐厅的雏形。

2008年,杭州西子湖畔,第一家绿茶餐厅开业。

2009年底,绿茶开始进军北上广,分别于2010年和2011年先后在北京、上海开设第一家餐厅,由此布局到一线城市,并逐步建立了全国性餐厅网络。

王勤松曾将绿茶餐厅定义为“年轻人的大众餐厅”,主打中式融合菜。出身就携带“文艺”“年轻化”标签的绿茶,定位一二线城市,在10年前中产阶级崛起、国内餐饮行业的细分化的关键时期,作为“快时尚餐饮”在各地开花。

然而,凭借“绿茶”二字打出一番天地后,绿茶却陷入了“山寨门”风波。

虽然早在2005年和2009年,王勤松就已曾两次就“绿茶”商标提出申请,但绿茶本就是中国茶叶品类之一,具有行业通用名称特征,与其他文字组合,审核通过几率甚小,商标迟迟没注册下来。直到2018年,王勤松靠着在西藏成立的一个分公司,经过不断的驳回复审才最终取得了43类相关商标。

而在这期间,冒充绿茶餐厅的门店在全国多地涌现,甚至有山寨绿茶餐厅已开始招揽加盟店。绿茶还曾开发布会,宣布向全国30多家山寨绿茶提起诉讼。

山寨问题让绿茶品牌元气大伤,而另一边,伴随餐饮品类的潮流也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生命周期也在变短,最直接的变化就是翻台率的下滑。

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三个财政年度,绿茶集团翻台率分别为3.48次/日、3.34次/日、2.62次/日,不复往昔平均翻台率6-8次营业神话。

翻台率是衡量连锁店企业整体盈利能力的一个重要指标, 正如绿茶餐厅创始人王勤松曾于2014年采访时称,“绿茶和其他餐厅不同之处在于翻台率很重要,只有满客之后翻台才能赚钱。一天翻台率4次是保本,最高是7次。4次应该是大众餐饮的一道门槛,如果达不到,那可能就要考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2018年、2019年,绿茶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13.11亿元、17.36亿元,年内利润分别为4440.1万元、1.06亿元。2020年,绿茶集团由盈转亏,亏损额5526.2万元,收入同比减少9.6%至15.7亿元,除广东地区收入同比增长8.7%,其余地区收入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目前,绿茶餐厅并未开放加盟,全部采用直营模式。业内人士分析,重资产模式或许正是影响绿茶业绩发展的真正因素,由于全部为直营模式,投资回报周期长,导致绿茶导致开店数量也远不及同类品牌。

03 带病上市前途未卜

眉州东坡的创始人王刚在4月13号举办的《第四届餐饮品牌与供应链融投资大会》上就感叹过,“中国餐饮业的竞争,是像细沙一样的竞争”。

近年来,餐饮企业融资消息不断,据《2021中国餐饮品牌力白皮书》的相关统计显示,2020年餐饮行业的投融资事件有177起,融资金额886亿元。到了2021年,融资热潮更加强烈,仅前十个月,融资事件多达210余起。

目前,正迎来餐饮企业扎堆上市潮。据悉,除绿茶餐厅外,捞王、七欣天、乡村基和杨国福麻辣烫已先后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和府捞面或同样选择今年赴港上市。

对于这波餐饮企业扎堆上市原因,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认为,在疫情到来的时候,企业选择通过资本市场去加强企业运营能力、提升综合实力、建立护城河的宽度和深度,单靠自身的积累是比较慢的,通过资本市场的赋能对餐饮行业的过冬有非常好的加持。但他也同时指出,并不是说有了资本的加持,就一劳永逸,自身的定位战略非常关键。

上市就能拯救危机?这里以海底捞为例子,在其今年2月21日发布的年度业绩预告中,去年营收预计超过400亿元、增长超过40%的情况下,去年其净亏损约达38亿元-45亿元——这是海底捞自上市以来首次年度亏损,造成的原因之一就是其在去年下半年对300余家门店做出的关停等动作。

反观绿茶,针对招股书披露的业绩情况,朱丹蓬表示:“绿茶餐厅在净利亏损后属于带病上市。想要通过上市来扩张,来突破瓶颈并不现实”。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三赴港交所,绿茶为什么急切上市?
2次上市材料“失效”,绿茶餐厅为何所困?
绿茶餐厅“三顾”港交所,上市能成功吗?
再度递表港交所,“快”能否成为绿茶餐厅突围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