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裁员,“植发第一股”先跌了?

动辄上万元的植发生意,确实有着严重的内在隐忧。

文|东文财经

3月15日,植发龙头公司“雍禾医疗”股价大跌24.8%。

拉长周期来看,自去年12月上市以来,其股价已超跌47%,几乎腰斩。

雍禾医疗此轮大跌,明显受到近期中国资本市场下行影响。

互联网裁员,“植发第一股”先跌了?

令人意外的是,有分析指出,植发股下跌是受互联网大厂裁员频繁影响,因为裁员短期降低了程序员等高收入等群体的植发需求,市场担忧未来植发市场增量不及预期。

程序员没钱了,导致植不起发,当然只是段子。但动辄上万元的植发生意,确实有着严重的内在隐忧。

01

中国植发市场潜力巨大,尚处蓝海。

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有近2.5亿人脱发,每6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脱发,多以20—40岁为主,比上一代人脱发年龄提前了20年。而且脱发属于全球性现象,西方脱发人群占比也超过40%。

2.5亿脱发人群,选择植发的有多少?答案是51.6万,2020年全国一共有51.6万例植发手术,渗透率仅0.21%。

若单纯以渗透率来看,中国植发市场无疑是一片巨大蓝海。很多机构因此预测,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378亿元。

早在2005年,只有初中学历的张玉就发觉到植发市场的潜力,入行5年后于2010年正式创建雍禾医疗。

2021年12月13日,雍禾医疗在港上市,成为中国“植发第一股”。

植发龙头在各项数据上有着绝对竞争力:目前雍禾医疗在全国50个城市经营着51家医疗机构;市占率已经超10%;同时建立起一支约1200人的业内规模最大的专业医疗团队,超过行业第二、第三的总和。

植发价格不菲,目前种植一个毛囊费用10元起,种植1000个毛囊就得上万元。因此,雍禾医疗有着惊人毛利率,2018—2020年其销售毛利率均保持在72%以上。

但雍禾的盈利能力与此严重不匹配,2018—2020年,其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0.36亿元、1.6亿元,净利率仅5.7%、2.9%、10%,与70%的毛利率相差甚远。

为什么不赚钱?因为营销费用过高。

财报显示,雍禾医疗各种开销中营销最为烧钱,2018—2020年,其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4.64亿元、6.5亿元、7.8亿元,占收入比例分别为49.6%、53.1%、47.6%。

每年近半营收花在打广告,研发费用却不足1%,导致线上线上遍布雍禾的植发广告,从线上平台,到地铁、写字楼、商场基本全被覆盖。

2021年3月,雍禾还冠名了腾讯NBA赛事,试图撬动NBA观众市场。

连年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最终造成雍禾医疗毛利率高达75%,净利率仅10%的尴尬处境。

2021年上半年,雍禾医疗又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境,其营收达10.53亿元,同比增长75%,净利润为4044万元,同比下跌38%。

原因是2021年上半年打广告更猛了,其销售及营销开支为5.78亿元,同比翻了1倍多。

雍禾医疗自然也知道营销过猛的后果,但它只能如此,因为植发市场正陷入一种恶性循环。

02

众所周知,目前的植发手术是移植你自己的毛囊,基本上只能做一次。

缺乏复购率的一锤子买卖,想扩大市场份额,似乎只能不断打广告,刺激一轮又一轮的脱发人群购买。

特定的商业模式决定植发对营销的依赖,间接推高了手术费用,结果是动辄上万元的费用,导致更多人宁愿“秃着”也不去植发,双方陷入双输局面。

所以2.5亿人脱发,2020年只有51.6万人植发,大部分人选择“躺平”了。

其实植发的套路与当年的在线教育相似,砸重金搞营销获客,提供的课程却很一般,最后被监管出手肃清。

植发市场目前的乱象还包括从业资质问题,新华社”曾援引数据称:全国“会”做植发手术的医生,不到真正执业者的1/10。

有些不正规机构宣传的“医生主刀”,来人只是挂名,手术却是“速成医生”完成的。

而且植发虽属微创手术,若操作不当,比如麻醉、消毒不合格,也会导致患者呕吐、晕厥甚至死亡。

雍禾医疗作为行业龙头也有不少违规案例,据不完全统计,雍禾医疗及其旗下雍禾植发门诊部因广告违法行为已合计遭到26次处罚。

互联网裁员,“植发第一股”先跌了?

2018年植发机构用户不满意要素调查中,41%的用户不满意于附加隐形消费、35%的用户不满意于后续配套服务不到位、33%的用户不满意于手术疼痛。

这一切,已被植发机构铺天盖地的广告淹没,但今后会有很大改观,因为史上最严的医美监管已临。

植发所属的医美行业,一直存在无证经营、假货泛滥、虚假宣传等乱象。

人民日报曾提到,2015年—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5年间增长14倍,其中重灾区就是虚假宣传广告。

为牟取暴利,医美机构制造容貌焦虑,在宣传中将容貌不佳与“低能”、“懒惰”、“贫穷”等做关联、将容貌出众与“高素质”“勤奋”“成功”做不当关联,编造“整容改变命运故事”,扭曲审美认知。

为打击医美乱象,2021年6月,国家卫健委等8部委联合发布《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

2021年11月2日,市场监管总局又发布《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重点打击制造“容貌焦虑”医美广告。

监管高压下,仅凭营销开拓市场的打法或将失去效果。

若想真正撬动2.5亿脱发刚需选择植发,雍禾医疗还需回归服务本身,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植发效果存争议频遭违规受罚,雍禾医疗营销占比过半效果究竟如何?
“植发第一股”雍禾医疗月内股价最大跌幅超37%,大肆营销的故事还能继续讲下去吗?
坐上“营销直升机”后,雍禾医疗的第二增长曲线靠什么?
雍禾医疗:脱发焦虑造就的“植发第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