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春天,第一个风口宣告结束

社区团购盛宴散场,留给创投圈无尽的反思。

文|投资界PEdaily 杨文静 周佳丽

清明前夕,又一家明星独角兽陨落。

“十荟团快要没了,进入倒计时。”一位十荟团前员工告诉投资界。此时,互联网上流传着十荟团关停全国所有业务的消息,一大批供应商因被拖欠货款而无奈维权。投资界发现,目前十荟团APP页面已经显示“暂时无法获取数据”,官方微信公众号的最后一条更新也停留在了今年1月25日。

身后的投资人选择沉默,大家都不愿再提及这一曾经的明星项目。一位参投十荟团的VC投资人告诉投资界:“早在去年初,我们就已经推不动这个案子了,整个行业急转直下。”截止发稿,身处漩涡中的十荟团依然没有官方回应。

十荟团的疯狂崛起仍历历在目。2018年,有着复旦大学、哈佛商学院学历背景的80后学霸陈郢搭档连续创业者王鹏,联手孵化了社区团购项目——十荟团。在这个冉冉升起的风口中,刚刚成立的十荟团俨然一颗新星,迅速引来了超20家VC/PE入局,一度喊出近50亿美元估值(约300亿元人民币)。短短4年,从天堂到地狱,不免唏嘘。

曾几何时,社区团购被创投圈视为移动互联网的最后一块洼地,一众人为之疯狂。但喧嚣过后是落寞,“我们已经不再看社区团购的项目了”,到了2022年,这个红极一时的风口正式宣告结束。

又一社区团购独角兽濒危:超70亿要打水漂

十荟团的崛起和崩塌,是社区团购的一缕缩影。

时间回到2012年,从哈佛归来的年轻人陈郢放弃了城市生活,跑到农村从事扶贫方向的创业,试水农村电商,帮助农产品找好的销路,多年后成立一个社群新零售平台“有好东西”。

2018年,有着长达6年农村电商探索经验的陈郢拉上曾在千团大战中挺进十强的王鹏,俩人联手孵化出一个社区团购项目——十荟团。彼时,社区团购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大量资金涌向这个风口,稍晚入局的十荟团赶上了最好的时局。

这是创投圈继共享经济后又一个风口,投资人疯抢项目的一幕幕不断上演。创立不到两个月,十荟团完成1亿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创下了当时行业内最大的一笔融资。次年,十荟团拿下阿里巴巴的A轮融资,自此开启了疯狂的扩张之路。

2019年,十荟团完成了与社区团购平台“你我您”的合并,缔造了社区团购业内的合并第一案,轰动一时。此后,十荟团更是接连吞并“好集乐”和“邻里说”,一跃成为社区团购的超级独角兽。

2020年,突发的疫情更是将社区团购赛道推向高潮,更多VC/PE赶来。十荟团更是缔造了令人咋舌的融资记录——天眼查APP数据显示,仅2020年一年,十荟团就完成了4轮融资,总金额近4.5亿美元,一时风光无限。

此时,掌门人陈郢有着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壮志:“十荟团不畏巨头,我们一定能赢得胜利。这场大战,必将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上书写下波澜壮阔的一笔!”

目睹着社区团购的盛况,互联网巨头也坐不住了。2020年下半年,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最为标志性的是滴滴、美团、京东、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争相下场,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悄然变成拼资本、拼补贴。几乎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盯着了这一门“卖菜生意”。

面对巨头砸钱扩张,十荟团同样陷入了巨款亏损与疯狂补贴抢流量的怪圈中。一位十荟团团长回忆,“当时,在十荟团每卖2元商品就有2元的补贴,卖5元就有5元补贴,拉新补贴翻倍。为了多赚钱,刷单已经成为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甚至有内部员工表示,下面的城市经理全都在倒货卖货,刷补贴,靠捞油水,有的团长在深圳买了房。而公司大量投钱,却换来一堆无用的增长数据和相关部门的顶格罚款。

无序竞争使得大量资金流失,十荟团烧钱的速度可见一斑。2021年初,舆论开始质疑社区团购模式,十荟团依然罕见拿到了7.5亿美元D轮融资,传闻估值一度达到50亿美元(约300亿元人民币)。但这也是十荟团至今最后一笔融资,这只独角兽4年拿下了近77亿元融资。

社区团购质疑声音愈演愈烈,反思的声音不绝于耳。同年8月,陈郢发布了一篇名为《聚焦用户长期价值的一次自我革新》的内部信,宣布将与阿里MMC在部分地区进行区域整合。然而到了该月底,十荟团大量遣散员工的消息不胫而走,多位员工爆料自己突然被要求签主动离职申请,河南等地的十荟团总部也围满了追讨欠款的供应商,团长和消费者们更是怨声载道。

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大厦倾。2021年12月底,盛时上万人规模的员工数仅剩下700多人,五大城市圈中,每个城市圈仅剩30-50人留守。2022年春节前,十荟团终于关停了湖南所有网格仓——最后的堡垒也失守了。

“早在去年初,就已经推不动了。”如今,十荟团的投资人也不愿再多谈,退出无望的他们甚至悄悄将这一曾经的明星案例在机构介绍中剔除。不到4年的时间,这个快速崛起的庞然大物,又迅速跌落谷底,不甚唏嘘。

社区团购,风投史上大泡沫:这些独角兽已倒下了

事实上,社区团购的泡沫早有破裂的征兆。

2019年,继老玩家“你我您”、“邻邻壹”被吞并后,这个行业迎来第一轮洗牌,俗称行业黑马的松鼠拼拼新一轮融资失利。8月,松鼠拼拼被爆出大规模裁员,与食享会合并失败,随后接连被曝出总部人去楼空,多个站点停止服务。曾与王兴并肩闯过千团大战的清华系创始人杨俊,带着松鼠拼拼黯然退场。

紧接着2020年的春天,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宣布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彼时创始人李阳曾向法院表示,呆萝卜收到了一份1000万美元的投资意向书,他有信心渡过难关。然而,李阳始终没能等到那1000万投资。2021年10月,呆萝卜正式停止运营。

到了2021年,社区团购溃败加剧。先是估值65亿的独角兽——同程生活一番挣扎后猝然陨落,倒在了拥有新名字的第二天。7月7日,同程生活改名蜜橙生活,刚计划将业务方向由C端向B端转移,却在次日宣布申请破产,成为第一家破产的社区团购独角兽。

同月,最大社区团购平台之一——食享会被曝武汉总部人去楼空,高管相继辞任出走,创始人戴山辉也悄然退出母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人员之列。面对“倒闭”传闻,戴山辉回应称,食享会正式向社区零食便利店赛道转型。

至此,除了还在经营的兴盛优选外,社区团购“四大金刚”——兴盛优选,你我您,食享会,邻邻壹;“老三团”——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几乎全军覆没。

2022年,巨头们也未能躲过,滴滴旗下的橙心优选最先传出撤退信息。橙心优选曾一度被滴滴寄予厚望,投入资金也不计其数。据悉,橙心优选已经离开大本营成都,失守最后一城。

此后还有京喜拼拼、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淘菜菜等互联网巨头旗下的玩家纷纷传来裁员撤城的消息,社区团购走到前所未有的黯然时刻。

回过头来看,在这片丛林中,无数人迎头赶上,又有无数人倒下,当初他们高喊的口号已无人问津,唯留下匆匆落败后的悲凉与一地鸡毛。

一个风口宣告结束,留给VC/PE刻骨铭心的教训

社区团购的魔幻故事,无疑是中国风投史上一抹难以磨灭的记忆。

梳理社区团购的运营模式,大多是以住宅社区为单位,招募宝妈、小区便利店店长、快递站站长作为团长,通过APP或微信群发布团购商品的信息。用户下单后,平台将商品统一配送到团长手中,消费者再到提货点取货,完美覆盖最后一公里。

这一模式一经提出,迅速席卷被互联网。2018年4月,风投女王徐新率今日资本投了社区团购的领跑者兴盛优选,几个月后,相关融资消息密集曝出——你我您、食享会、呆萝卜、十荟团、邻邻壹、谊品生鲜等平台先后宣布获得数千万元以上的融资金额。

VC/PE也集体投票下注,另一边的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巨头也不遑多让,多方资本豪掷重金,投出了一个个独角兽。最火的时候,这条赛道上有上千家企业诞生,融资总额高达550多亿元。

然而,随着业务发展,各平台开始拿着巨额资金毫无节制地跑马圈地。在一个市场还未稳定之时,就已经迫不及待向下一座城池进军。资金在大量消耗,而市场争夺还在继续,“所有平台都决定背水一战,谁都不愿意放弃。”某社区团购企业离职的员工表示。

一番狂热地征战后,社区团购短暂陷入沉寂,而疫情的出现却再次催生了这一赛道。此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将赛事推向高潮,社区团购混战局面形成。

VC/PE的态度也在此时发生转变。北京某头部VC机构的合伙人告诉投资界,在第一个巨头进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不再看社区团购了,“这一切最终都会成为巨头之间的竞争”。

深圳一家夫妻店的团长向投资界介绍,最初有人招募团长时,夫妻俩还在几个平台之间犹豫不决,但在互联网大公司的人来宣传后,两人果断放弃了其他小平台。“我们一致认为,还是在巨头平台做能够更长远些。”

一位专注消费赛道的FA回忆,早在2019年社区团购的融资就已经到顶了,2020年的疫情意外给这个行业带来回春,但行业诟病依然存在,“甚至可以说,这个商业模式一直没有被市场普遍认可过。到了2021年上半年的时候,社区团购的案子就完全推不动了”。

曾经有多热闹,现在就有多唏嘘。如今,就连消费投资人都不愿意再聊社区团购,这个新消费风口悄然间关上了大门。

社区团购盛宴散场,却留给创投圈无尽的反思。

正如2020年12月人民日报《“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一文中所说:“再大的流量、再多的数据也难以转变成硬核的科技成果,难以改变我们在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这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同样适用于其他行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裁员、关停、撤城消息不断,社区团购模式该如何持续?
慢生意时代,“猪”要习惯没有风口的日子
D轮融资7.5亿美元,十荟团能否比拼估值80亿美元的兴盛优选?
社团团购背后的巨头操盘手,各显神通的他们能啃下这块硬骨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