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配“韩国考试院”里,住了无数想要上岸的中国学子

“住在自习室”。

文|黑板洞察

导语

随着考研逐渐“高三化”,备考生从家里、图书馆“卷”到了自习室、寄宿考研学校。新一轮的备考已经开启,寄宿考研学校成为了不少备考生背水一战的新选择。寄宿考研学校与传统意义上的考研培训机构有何异同?“住在自习室”里会有好结果吗?

01、“住在自习室”

2022 年全国研考报考人数 457 万,据黑板洞察此前预测,最终成功上岸的比例基本是 1/3,意味着仍有近七成考生面临“被刷”的命运。部分选择“二战”的大学生、社会备考人员等,已经无法在校园中备考。受疫情影响,部分高校学生被“封印”在家,学习氛围大打折扣。

不少学子选择去自习室或图书馆备考。但对于自制力差的考生来讲,“偶尔睡个懒觉,上午坐那想中午吃啥,下午睡个午觉想晚上吃啥”是常有的事。日益严峻的“高三化”考研,需要考生拿出面对高考时的决心应对。线上督导班兴起,线下自习室、可同时解决备考生住宿问题的寄宿考研学校在各地成规模开办。

宝拉在考试院备考司法考试 / 韩剧《请回答1988》截图

实际上,寄宿考研学校在我国十余年前就已出现,这一形式与韩国“考试院”类似。后者出现时间更早,诞生于 20 世纪 70 年代,用于考生应考准备及寄宿。经过多年发展考试院已经变成了一种低廉的租房形式,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独身上班人士、低收入人群逐渐占据了考试院。

而目前我国的寄宿考研学校的学习属性更为强烈,有条件的机构向高中管理模式靠近。大部分入住学员需要提供身份信息、学历信息等。极少存在以租房需求为主导的社会工作人群。

02、大学毕业后回到“高中”

寄宿考研学校中,二战学生占很大一部分。毕业后的他们,面临着脱产考研和边工作边备考的两难选择。脱产即意味着还需要父母的资助,需要更进一步。经历过一次“上岸失败”后,二战学生从大学毕业,回到“高中”。

乍一看寄宿考研学校的作息表,与高中的高强度的学习生活所差无几。部分机构采取钉钉打卡等方式督促学员按时自习。同时设置惩戒措施,如“押金 200 元,迟到一次罚 10 元,扣完再续 200 元”。

某机构作息时间表

与传统职业教育类考研培训机构的“集中营”不同,寄宿考研学校更注重自主学习。配置了各种各样的自习室,如背书教室、网课教室等。衡量价格标准也从师资、班型,变为管理方式、入住时间、同寝人数……无需名师,寄宿考研学校备考价格优势明显。越低线城市,价格越低,三线城市月单价不足 500 元。

北京某寄宿考研学校报价

面对精准生源,部分机构开设相应课程,但效果不佳,主要原因还是备考生需求不同。想要上课备考的学生早已被分流走。“听网课,富哥们听正版,请哥们听盗版”成为寄宿考研学校自习之外的主流学习方式。也正是因为分流问题,使得寄宿考研机构品牌能够在传统职教机构之下保有一席之地。

寄宿考研学校的成本压力主要来自于租金、装修等方面。绝大部分机构将机构地点设置在郊区,选择租地自建或根据原有建筑改造,也有机构租用校园闲置楼,食堂、操场等设施与高校共用,无需再自行准备。以每年报名备考生 500 人、10000 元/生/年计算,该校区营收每年可达 500 万元。

某较大规模寄宿考研学校

03、有人向阳,就有人住在阴面

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上搜索寄宿考研,我们总能看到“拼团”的字样。一些机构将拓客压力分散给备考生,拼成双人团、四人团均会获得相应优惠。备考生在咨询报名后,乐于在各平台发布此类信息。在这之中,也自然会混有“假团长”,吸引真正的备考生报名。

图源网络

在上述显性消费完成后,有争议的隐形消费悄然出现。选择房间朝向、床铺位置、水电费、打印机费用等等一系列住宿有关的生活消费浮现。寄宿考研学校的选择,决定了备考生未来长达几个月的学习生活环境。获客周期长。有很多不同机构的学员反映,机构为让其尽快全款缴费,则称缴费后才能选择床铺位置,然而完成缴费后,心仪位置已经被人“抢先一步”。

图源网络

为尽快回笼资金,绿箩在校内频繁出现,以应对短时间内无法消散的甲醛气味。但这也成为备考生诟病的焦点。新开设的寄宿考研校区很难在备考生的考虑范围之内。而开设年份长的机构其设施也一定会有相应老化等问题。基本上所有机构都会举行“开放日”,供备考生线下参观。

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长学姐发布寄宿考研学校“避雷贴”。从地理位置、学习环境、住宿环境、吃饭等费用问题上,帮助有意向的备考生较为全面列下注意事项和需要与机构确定的细枝末节。“暗广”也随之而来。各大寄宿考研学校的咨询师犹如星探一般,寻找着互联网上暂无头绪的准备考生们。

结语

近两年,备考生的“自习+住房”需求与日俱增,安徽合肥、山东济南、青岛等多地均有新增寄宿考研学校。一众老牌考研培训机构也开始选择布局“基地自学模式”。健身房、医疗室等配套设施加入“内卷”行列。作为一项长期的“培训”模式,寄宿考研学校几乎全年无淡季。

说是寄宿考研学校,实际上“校内”也不乏考公、考编的学生。拥有相同志向的备考生们,在此起彼伏的背书声中梦回高三。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百亿考研培训市场AB面
300万考研生是“二战”,还是“江湖”再见
新东方发布2022考研白皮书:预计未来考研人数将持续增长
377万考研人,究竟养活了多少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