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教育时代,微淼如何打造符合时代需求的高质量财商教育?

当前共同富裕的战略下,确实需要有一批教培机构探索财商教育

最近,在资本市场波动下,投资者们似乎心情都不太好,股票、基金由于受到市场波动影响,很多人几乎连夜抛售;还有人发现,怎么连买个银行理财,都会亏钱?

很多投资者不仅仍然在股市、基金里追涨杀跌,甚至还停留在“银行理财就是保险箱”的思想里。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对于这种情形,市场一是要做好投资者的分层服务,在加强风险评测的基础上,向不同的投资者提供不同风险等级、期限的理财产品。二是要加强投资者教育,引导投资者理性对待理财产品净值波动。

做好投资者的分层服务,是银行、券商、基金公司等市场机构的任务;而在当前共同富裕的战略下,确实需要有一批教培机构,站在CSR(企业社会责任)视角下,探索出更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投资者教育内容、乃至国民普适的财商教育内容。

财商教育,应该成为“大教育”的重要一环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徐国权就提出应将国民财商教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要加速推动国民财商教育走上健康、可持续发展之路。

徐国权代表提出该提案的背景是——近年来我国各种金融诈骗案件层出不穷,归根结底是因为财经素养普遍较低,一些金融消费者识别风险的能力明显不足。

在发达国家,由于其资本市场起步较早,过去也经历过多次大型经济金融危机,因此它们会通过法律、制度等形式,将财商教育加入学生的课程体系中去。微淼财商教育(后文简称“微淼”)联合中央财经大学、第一财经发布的《国民财商教育发展白皮书(2021年)》的数据就显示,发达国家目前的财商教育普及率为 60%,而该指标在主要发展中国家仅为 31%。所以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徐玖平也提出,要把财经素养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中去。

其实我国近年来,已经在逐渐强调财商教育的重要性,三年前,证监会就与教育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证券期货知识普及教育的合作备忘录》。也已经有许多高校和机构牵头,让财商教育走进“Z世代”大学生的课堂。

因为即将走出校门的“Z世代”们,他们是否具备足够的财经素养,关系到一个国家未来的经济、金融安全。但另一方面,绝大多数的“Z世代”在成长过程中,都极少从家庭教育里获得财商方面的培养,家长也没有从小给孩子灌输财经知识的意识,这些都使财商教育,成为了目前“大教育”中的短板。

既然现在正提倡用开放型、终身型、广泛型的“大教育”来提升每个人的综合素质,那么小教育(即学校教育)的短板财商教育,势必要在步入社会后的“大教育”中补齐,这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当财商教育在“大教育”中普及到位后,非财经专业出身的创业者可以读懂自己企业的报表,知道该在哪里开源节流;一个小家庭可以合理规划好自己的现金流,用有限的收入过上更好的生活;家长在教育孩子时也会注意让孩子智商、情商、财商三向发展,而不是每年简单粗暴的收走孩子的压岁钱;乡里乡亲也会远离许多金融骗局等等……

所以知名财商教育机构微淼联合创始人孙延芳认为,学习财商知识,不仅是让每个人学会狭义的“炒股、理财、买基金”,更是具备广义上的财富管理能力。

共同富裕,更需要财商教育

提到每个人的财富管理能力,就不得不提到目前我国“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当下,我们的国民可支配收入在逐年不断提高,十年间增长2倍以上,金融、理财也几乎成为了全民参与的经济活动。所以树立正确的财富观、做出稳定的财富规划,才能享受到金融普惠政策带来的发展机遇,并且加快实现共同富裕的脚步。

浙江某券商的投教专员林华(化名)对共同富裕与财商教育的关系感触很深,林华说,浙江是共同富裕示范区,能明显感受到浙江地区的财商教育起步的比较早。

林华曾做过一个小对比,在浙江各个地、市,她所在券商的营业网点大户室里,头发苍白的老大爷、大妈有很多,他们普遍懂得理财,很多人的财富管理思维现在也不过时;而在西北地区的营业网点中,老年人普遍不懂得财富管理,只是存钱进银行,或者让子女帮助打理。在大户室里,几乎见不到老年人。两者在理财观念、财富管理认知及理财知识储备上的差异,说明共同富裕的过程中,财商教育也将是并行的。

面对着共同富裕的国家战略目标,微淼联合创始人孙延芳就曾提倡过,财商教育的头部企业们,更应该在这些方面率先做出垂范,以自身的积累推动国民财商教育的普及。

从课程设置基础上来说,财商教育机构多年来经过详细的需求洞察,会对用户进行精细化教学。有投资基础的人和小白所需要的课程深度不一样,所以需要因材施教;有人学习财商课是为了充实自己,而有人则是想为“实战”打基础,这些需求都推动财商教育机构不断内部更迭,为用户规划不同的课程体系,满足用户的学习需要。

从课程渗透度上来说,头部财商教育机构通过自己的流量基础,更容易渗透进普罗大众。以微淼为例,它能选取的案例贴近生活,将专业的金融、财经知识转化成了通俗易懂的知识点,用这些零散的知识点共同构成用户实际理财所必需的知识图谱。而且因为教育模式贴近生活,所以更有机会渗透进家庭这个社会的最小单位,教会家庭成员们合理规划家庭债务风险、现金流,达到理想的课程效果。

因此,在共同富裕的大战略下,财商教育的普及,不仅有助于提高国民参与经济金融活动时的风险意识、缩小城乡财富观念差距,更有助于推进共同富裕、乡村振兴过程中金融发展的稳定性。

高质量的财商教育:自律、合规是基石

我国的财商教育起步较晚、需求又大,不可否认的是,财商教育高速发展的同时也有不少乱象,所以摆在财商教育面前的一道难题是,如何提升财商教育的质量?

对于此,微淼联合创始人孙延芳认为,从业机构必须主动建立自律的行业规范,并积极寻求建立教育基础结构的联动与合作,形成经验互补、规范监督的健康行业生态环境,才是高质量的财商教育的基础。

孙延芳介绍到,在一条赛道上,财商教育机构不能“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所以微淼在创立初期就明确了教育的定位,只在财商教育赛道上深耕,规避可能涉及到的金融产品风险。

2021年初,微淼就提出了首个行业规范自律倡议,其中提到四不“不卖理财产品、不卖保险、不荐股、不代客理财”;另外还涵盖了财商教育的宣传推广、合同签署、课程团队、图文资料、用户个人信息安全、退费服务、行为规范等。

但财商教育又是一门实操性很强的课程,用户需要实战经验去加深理解,更好的应用理论知识,所以财商教育的复杂性还在于其金融与教育的双重属性。

据蓝鲸教育了解,在处理财商教育“理论”与“实践”的矛盾时,微淼对可能会对用户造成理财指导误解的内容,进行醒目的风险提示,并有老师在群内时刻对用户进行投资风险提醒;课余之外,微淼也要求老师在指导用户的过程中仅可根据课程内容进行分析指导,并时刻提醒用户投资的风险,不可构成对个股、个别基金的投资建议;而且微淼还配备了专门的合规团队,进行系统化质检并且制定了高标准的合规措施。

除了行业自律外,财商教育行业也要明确行业监管归属,法律法规与行业规范是财商教育行业发展保护线,这决定了财商教育的质量的导向。所以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下,希望微淼等企业可以不断加强综合实力,以自身为行业范式,在自律规范的前提下,积极推动行业的合规发展,也为用户构建财富管理安全意识的“护城河”。

而且,开放型“大教育”也让财商教育有了更为普惠的力量,现在,时代已经把重担交给了微淼等头部财商教育企业,让每个人都能掌握必备的理财技能、让普通人也有财富意识、让整个社会提高金融风险防范意识,这是微淼等财商教育企业新的挑战,更是他们肩上新的任务。

相关阅读
银保监会:加强商业养老资金投资管理,积极投向符合国家战略和产业政策的领域
阳光城:到期未支付债务本金301.91亿,将制定短中长期化解方案
银保监会:丰富保险资金参与资本市场投资的渠道,引导保险机构将更多资金配置于权益类资产
质量存疑、宣传夸张:被财商课套牢的“理财小白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