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翔“宫斗”十年:劳燕分飞,难得体面

夫妻互告、母女互撕、翁婿大打出手……蓝翔的“连续剧”没有尽头。

图源:东方IC

大陆版“溏心风暴”又更新了。

4月27日,山东蓝翔校长荣兰祥女儿荣婷实名举报其母孔素英卖房转移资产,此时距离孔素英第二次服刑期满才过去三个月。

随后,孔素英发布视频举报荣兰翔私藏枪支、强奸、组织黑恶势力、贿赂,引发舆论关注。

夫妻互告、财产争夺、跨省群殴……“蓝翔家族”的拉锯战,已经持续了近十年。

起于微时

尽管现在一地鸡毛,但荣兰祥和孔素英曾经也是一对患难夫妻。

生于1964年的荣兰祥自幼丧父,兄妹数人中排行最末,因家境贫寒,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辗转郑州、北京门头沟几年后,他逐渐掌握油漆和沙发制作手艺,试图自己创业,但因缺乏启动资金,只能作罢。

恰在此时,他遇到了自己的“伯乐”。1986年,经人介绍,荣兰祥认识了孔素英。和荣兰祥不同,孔素英的父亲孔令荣是退伍军人,在当时来说家境可算优渥。二人相识后很快决定结婚,拿着从岳父孔令荣处借来的500元,他们离开商丘来到济南,开始创业。

到济南后,荣兰祥夫妇租下天桥区几间教室,干起了“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这也是蓝翔技校的前身。蓝翔官网显示,其创办于1984年,在荣、孔二人认识前。但孔素英说,她和荣兰祥认识的时候,还没有蓝翔的前身。现在关于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的起源已经无法考证,但可以确定的是,踩中“农民进城务工”的潮流,这家拥有油漆、沙发制作、缝纫培训的技校当时发展得不错,为之后的大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89年前后,部队开始推行“三产”。有说法称,或许是借助岳父孔令荣的关系和身份,荣兰祥提前掌握了这一消息,选择和部队合作开办培训学校。天桥职业技术学校被部队收购,正式成立为55151部队蓝翔职业技术学院,军方成为学校法人,荣兰祥则负责学校的实际管理。部队给了学校场地支持,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庞大的学员群体——部队转业人员,这些学院的技能培训需求强烈。此后的10年,学校的招生规模不断扩大。

1997年前后,部队从事“三产”受到限制,山东蓝翔技校也由此和部队脱钩。不过此时,其已经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羽翼渐丰的荣兰祥正式单飞。他在济南药山脚下买下约50亩地,建立了山东蓝翔东院。

此时,蓝翔再一次搭上了时代的快车。千禧年之后,中国加入WTO带动出口、基建和房地产投资蓬勃发展,催生出对工程专业人士的大量需求。此时蓝翔率先推动产教融合,站上了职业教育的风口。

2002年,荣兰祥买下近300亩地,建成山东蓝翔西院。三年后,其相继买下山东蓝翔北校300余亩地、南校300余亩地以及用于学生免费试学的实习工厂的约100亩地。这时,蓝翔已经发展成占地千亩,拥有5个校区、下设多个专业和工种的技校,年培训人次逾万。

2006年,蓝翔聘请唐国强做广告代言,“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一炮打响,蓝翔技校在全国范围内开始拥有广阔的知名度。2010年,《纽约时报》发文指出Google等美国公司遭遇黑客攻击的事件与山东蓝翔有关,更是帮助蓝翔打开了知名度。2014年,蓝翔和唐国强再次合作拍摄代言广告,大量航拍镜头叠加人海战术,蓝翔新版广告片翻红,其经典广告词甚至入选了2014年十大网络用语。

然而,伴随蓝翔迎来经营高光的,是创始人愈演愈烈的家族丑闻。

“真是要灭了我才好?”

学校渐入佳境,荣、孔二人的婚姻却出现了问题。

2013年,女方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次年,两人经法院判决离婚。但财产,却烧毁了这对患难夫妻最后一丝情分和体面。除了共同创立的蓝翔技校,位于商丘的天伦花园小区房产也成为争议焦点,该小区包括315套房屋,沿街门头房及地下停车场一处。

2014年9月,山东蓝翔技校副校长带领近百名师生从济南赶到商丘,在天伦花园和孔素英亲属发生斗殴。打斗中,荣兰祥78岁的岳父孔令荣双手被打伤,被子、锅碗瓢盆等日常生活用品被扔到门外。事后蓝翔技校一位负责人却对媒体称,带着老师学生去商丘是给天伦小区打扫卫生,对于学生说的被老师叫去打架的说法,该负责人认为是学生理解错误。

荒诞的回应之后,荣、孔二人的揭露战正式打响。孔素英陆续向媒体曝露男方家暴、出轨、多张身份证、超生等问题,引发舆论一片哗然。据她的说法,1989年到1993年期间,她为荣兰祥生了两儿四女,因为超生,有的孩子还不能叫荣兰祥爸爸,而且,“有了小儿子后,开始发现他在外面有女人,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孔素英自述遭遇家暴近20年,背上和胳膊上都留有十几道菜刀痕迹。“家暴的时候孩子都在,孩子和保姆,谁拦他就打谁。情况比《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还惨,我好几次想自杀。”荣兰祥的子女也证实,父亲确实当着他们的面经常打母亲。

2014年11月21日,孔素英四处递交举报信,希望有关部门追究荣兰祥违法行为,并撤销其人大代表、济南天桥区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委员等职务。荣兰祥之后指控孔素英为邪教成员。12月,荣兰祥就超生和多张身份证问题公开道歉。随后,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终止他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跨省打架事件持续发酵,离婚纠纷不断,给好不容易出圈的蓝翔沉重一击。据荣兰祥透露,2014年蓝翔招生减少近九成,损失近1.8亿元。“这是蓝翔最危险的时刻,不是一场台风,简直就是‘灭风’,真是要灭了我才好?”他在接受采访时说。

2016年,荣孔两人正式离婚,但相关纠纷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次年,法人为荣兰祥的山东蓝翔房地产公司、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向法院申请对孔素英立案侦查,原因是其非法处置被法院查封的财产,即天伦花园小区。天桥区公安分局随即将此案立案侦查,并将孔素英、荣鑫等人刑拘。

之后,孔素英因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3个月。同时,两人的三个女儿也因参与卖房被卷入其中,分别被取保候审、羁押候审以及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四个月。今次举报母亲的荣婷,去年9月才刚刚出狱。

2020年4月20日,孔素英刑满释放。不久后,她再次被警方带走,因同一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这一举动似乎激怒了孔素英,即便再次身陷囹圄,她对荣兰祥的举报也没有终止。2021年,孔素英与妹妹孔素梅一起,向国家税务总局举报山东蓝翔房地产公司在河南商丘开发天伦花园时,涉嫌偷税130多万元,引发关注。

尽管荣兰祥表示“并不知情”,但后来相关部门查实,该公司自2014年至2019年六年年度,累计少缴城镇土地使用税达136万余元。据了解,目前山东蓝翔房地产公司已经补齐数百万元税款及滞纳金,相关部门也把处理结果反馈给了举报人。

这一轮交锋中,孔看似获得了“小胜”。而这场家族内斗,会随之结束吗?

调转枪头

讽刺的是,即使双方拉锯近十年,荣孔都近耳顺之年,但蓝翔家族的内斗不仅没有消停,还有愈演愈烈之势,更有甚者,战火已蔓延至荣、孔二人的下一代身上。

2022年1月21日,孔素英第二次服刑期满出狱。令她没想到的是,3个月后女儿突然在社交媒体上发难,她手持身份证在视频中实名举报母亲孔素英卖房转移资产,打造贫困虚假人设,实则拥有美国绿卡和别墅等。

在荣婷公开的24项内容中,包括孔素英在内的多名孔家人,为了卖掉被法院查封的天伦花园小区房产,曾逼迫荣婷等姐妹三人伪造房屋买卖合同及收款收据时间,并要求其在多家银行开卡交给母亲,以低价售卖、出租房屋牟利,试图制造“法不责众”的态势,对抗执法机关。

此外,孔家人还长期雇佣了一批老人在小区巡逻阻挠公检法执行,并宣称“凡是能跟公检法闹事,或能找到厉害关系的人,就给他们送房子。”荣婷透露,有一位卖保险的女士,因为跟济南公安法院闹得厉害,孔就给她奖励了一套房。合同经荣婷修改,标注的是“全款已交清”,但实际上并没有交钱。“像这样疏通关系送出去的房子还有很多”。

对于发声的动机,荣婷这样解释:“我们姐妹三人不想再被别人利用参与违法的事情,也不想再进去了,所以我们必须将有关事实做一下说明。”

很快,孔素英在抖音上发布视频称没想到女儿会举报自己,并劝女儿不要昧着良心说话。她在视频中回应:“目前我在美国没有别墅,天伦花园也不是教育资产。”在她看来,天伦花园小区属于山东蓝翔房地产公司,与蓝翔技校并无关系。另外有媒体报道,孔素英坦诚确实有美国绿卡,但当时由荣兰祥一手经办,自己并不知情。

次日,荣婷再次通过微博账号表示,自己没有被胁迫,恳请不要再拿他们当挡箭牌。“法律是法律,亲情是亲情,我坚决站出来澄清事实,不会再受任何人道德绑架。我们不想再被别人利用参与犯罪,也不想我母亲继续犯罪。”

此外,她还补充说明,孔素英在西雅图的别墅,确由其本人购买,离婚时想分割,但荣兰祥不知道在哪里,也没有相关资料,只能作罢。她还提供了法院判决书,上面标明“孔素英认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在美国购买别墅一处,但拒绝提供该别墅的具体信息及相关购房资料。”

她还爆料称,自2009年底,孔素英就没回过家,在北京经营珠宝公司,赔了很多钱。

天眼查显示,目前孔素英共关联6家公司,处于在业或存续状态的有山东荣氏玉尊珠宝有限公司、北京荣氏玉尊珠宝有限公司。不过两家公司都因未公示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后者还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强制执行50余万元。今年1月,孔素英因此案被限制高消费。

纠纷还在持续,5月4日,孔素英突然调转枪头,手持身份证通过视频举报“荣兰祥私藏枪支、强奸、组织黑恶势力跨省打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虚假诉讼导致351户居民无家可归,致使天伦花园百名业主不明不白入狱。”她在视频中请求彻查荣兰祥,相关话题立时冲上热搜。

5月5日,孔素英发布视频称,自己是中国公民,否认美国绿卡相关事实,荣婷的言论都不属实。

5月7日中午,孔素英再次发布视频,第二次实名举报荣兰祥涉嫌贿赂大量金钱,在无文凭、无政审、无体检的情况下,违规操作使得荣辉、荣峰、孔德安等6人进入国家公务员队伍,且均身居要职。公开资料显示,孔德安是孔素英的弟弟,荣婷在举报视频中也多次提到,孔素英非法处置天伦花园小区的过程中,孔德安在多个环节扮演了重要角色。

孔素英在视频中称,她有荣兰祥巨额行贿的证据,若所述不属实,其将承担法律责任。

而截至目前,事件的主人公荣兰祥一直没有回应。蓝翔工作人员也称并不了解校长身在何处。与此同时,代替荣兰祥默默走向台前的,似乎是一个名为“荣小龙”的人。2021年年初,在被孔素英举报前,荣兰祥就退出了山东蓝翔房地产公司董事行列,转而由荣小龙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天眼查显示,荣小龙在7家企业有任职,其中在山东蓝翔教育科技集团持股15%,同时担任山东蓝翔房地产公司、山东蓝翔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公开资料显示,这两家企业均由山东蓝翔技师学院100%控股。

但目前暂未发现荣兰祥和荣小龙的联系,鉴于家族制经营一直是荣兰祥的核心经营理念,其2014年接受采访时就表示,蓝翔技校不会上市,原因是不愿意按照股份制企业的章程规范使其资产被稀释。因此,外界对二人关系有诸多猜测,有猜测荣小龙是荣兰祥私生子的,甚至有猜测荣小龙就是荣兰祥本人。

目前,荣小龙的身份还是一个谜团,而在一片迷雾中,蓝翔家族的恩仇录也远远望不到结局。

蓝翔闹剧,是家族制经营的锅?

事实上,能共苦而不能同甘的创业夫妻不只有蓝翔一家。

2016年当当退市,李国庆和俞渝这对夫妇也为数十亿家产反目成仇。2019年,李国庆上演“摔杯”事件,指责俞渝“逼宫夺权”。俞渝也不甘示弱,发长文揭露李国庆私生活混乱等。2020年,李国庆先是抢公章,后又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双方最终对簿公堂。

此外,还有中式连锁餐饮真功夫的创始人潘敏峰、蔡达标夫妇内斗,导致企业元气大伤;霸王集团的陈启源、万玉华夫妻决裂,让本就陷于亏损泥潭的企业从此一蹶不振;更有甚者,葵花药业创始人关彦斌,因妻子要披露其婚外情,关彦斌手持菜刀连砍发妻4刀,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

家族制经营下的企业,总会陷入一个怪圈:本是同林鸟的夫妻,能在大难临头时相濡以沫,却往往在功成名就后持刀相向,轻则家庭破裂,重则企业垮台。而蓝翔的闹剧,究竟是个例?还是家族制企业的通病?

有观点认为,家族企业由于构建成本低,家庭成员信任关系高,本身具备很高的实用价值。但“蓝翔家族”的问题,在于没能将家族企业充分股份化、缺乏明晰的产权和职责,只能靠私情和关系去维护企业治理状态。

去年,因一则飞车广告爆火出圈,蓝翔时隔多年终于摆脱了“土味”的标签,眼看要以全新的姿态拥抱互联网时代。而如今,再次陷入丑闻的蓝翔,仿佛经历了莫比乌斯环,又回到了2014年焦头烂额的状态。

相关阅读
山东蓝翔创始人:离婚如何演变为一场“战争”?
蓝翔“宫斗剧”发酵,孔素英又出惊人言论
蓝翔创始人女儿“手撕”母亲陷罗生门,律师解码
蓝翔校长女儿举报母亲非法转移卖房款,十年内斗风波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