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仓”背后:年轻人尝鲜,创业者开荒

用户教育是迷你仓行业最具挑战的事情。

文|创业最前线 付艳翠

编辑|蛋总

当你有各种家具杂物、换季衣物、闲置书籍和文档设备,舍不得扔但家里又没地方放的时候,该怎么办?

有一批创业者推出了一个解决方案——“私人迷你仓”。

创业者们将一个大仓库改造成若干个小仓库,小到0.3平方米、大到100平方米,最小按天/周为单位进行灵活仓储租赁,价位在几百元到一两千元不等。里面包括智能除湿、紫外消毒(定期为物品消毒杀菌)、红外感应(自动照明)、远程监控和智能开锁等功能。

创业者们认为,在寸金寸土的城市里,房价动辄几万一平,“迷你仓是一个有价值的行业。”

但作为“舶来品”的迷你仓,进入中国十年来似乎有些“水土不服”。迄今为止,它依旧没有与其服务内容相匹配的大众认知度。

不过,如今愿意为迷你仓买单的年轻人逐渐多了起来——有00后为了居住空间更宽敞而将杂物放在迷你仓里,也有90后用迷你仓解决搬家中转的难题,之后爱上了迷你仓……

01 为私人仓储买单

今年2月,即将大学毕业的00后王梓,在北京与同学一起花了2000元合租了一间15平米的次卧。一开始,她们觉得15平米的面积足够两个人居住,但住了一个月,她们就开始为拥挤的居住空间苦恼。

“我们的生活物品特别多,我俩也不太爱收拾房间,感觉所有东西都是东一堆、西一堆地扔着,屋子看起来乱糟糟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王梓向「创业最前线」表示。

虽然是租的房子,但生活是自己的,王梓两人不愿将就,“还是希望每天下班回家后的生活环境是温馨的。”

但由于还没毕业,两人的实习工资也不够再换一间更大面积的房间。于是,两人就体验了一回迷你仓的便利。

“我有一个喜欢cosplay的朋友,了解到我们对空间的需求,就向我们介绍了私人迷你仓服务,她平时的衣服都是放在迷你仓里。”王梓听完朋友的介绍,就对“私人仓库”起了兴趣。

3月,王梓联系了迷你仓管家了解情况。

很巧的是,她发现迷你仓离她家里很近,“就在我们小区里面,从我家坐电梯可以直达仓库点,店里有监控很安全,也可以24小时自由存取物品,非常方便。”

于是,王梓和朋友在网上购买了迷你仓服务,1.16立方米的仓柜,单价每月每立方的价钱是165元,当时正好赶上活动,买1元抵50元券还抵了50元费用。

“一个月下来两个人均摊也就50多元,若没有活动,每月我们也就是多花费80多元。但屋子的杂物少了,心情都变好了。”王梓感慨,这钱花得值。

(图 / 某迷你仓仓柜,王梓提供)

相比刚刚接触迷你仓的王梓,1992年出生的白领林西,则会长期把一些衣物和杂物存放到迷你仓中。

林西是因为2020年需要将老小区的房子装修才与迷你仓结缘。

“因为老房子需要装修,我们就要重新租个地方住,但装修要花不少钱,我们就没舍得租大面积的房子。”林西表示,当时,房屋装修预计需要3-4个月,而租的房间放不下家里的杂物,为了维持家里的整洁度,她就想起了早前在网上看到的迷你仓。

当时的仓型有很多,从1立方到30立方不等,可供自由选择,租期也很灵活。而且工作人员会帮忙联系搬运,还有现场物品如何合理摆放都有工作人员帮忙。

“前后租了4个多月迷你仓,给我留下的印象也不错。”林西表示。

此前,她最害怕的就是衣物会受潮发霉虫蛀,但体验过后就不担心了,“仓内有温湿度控制系统,保证仓内处于正常的温湿度环境,还有定期的除虫灭鼠,整体体验非常好。”

(图 / 迷你仓会保持智能温湿控制)

她还透露,在广州回南天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家具衣服回潮。此外,由于这是私人专属的仓库,只有她才有钥匙,就算是工作人员,也没有权限去打开仓库,“还挺让人安心的。”林西说。

在拥有了便捷的仓储体验后,2021年,林西还将衣物存进小尺寸的迷你仓中,以此维持新家的整洁度。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超过五成的迷你仓用户年龄在26-30岁间。显然,租赁方式灵活且价格适中的迷你仓,正在为年轻人解决生活中的储物难题。

对此,自助仓品牌“迷你考拉仓”创始人秦轩也表示,迷你仓的需求场景很多。如今,越来越多人愿意租一个迷你小空间来存放闲置的物品,以让原来的居所有更多的空间。其中,买房装修房子、存放各种家具杂物、换季衣物、闲置书籍,以及公司的文档设备等居多。

随着年轻人开始为迷你仓买单,似乎让迷你仓在国内重燃了发展机会。

02 重资产的迷你仓

说起来,迷你仓算是一个“舶来品”,最早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

当时,它的主要用途是用在搬家的流程中,同时也为了节省居住空间,用于存储各种家具杂物和大件设备等。

如今,自助储存仓在美国已随处可见,并且以每年7.7%的速度增长,有10%的家庭每年花90美元租赁一个家庭仓库,成为了美国家庭的必备空间。在美国,这是一项高达380亿美元的成熟产业。

在2010年左右,迷你仓这项新兴的租赁式仓储业务悄然进入国内市场。

据北京某社区仓储公司的调查统计,目前有50%的家庭杂物过多,而这些杂物大多数是偶尔会用,扔掉可惜的物品,他们对于社区仓储的需求很旺盛。

秦轩本科就读于哈佛大学的经济学专业,他对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观察是,在寸金寸土的城市里,房价动辄几万一平,“迷你仓是一个有价值的行业。”

(图 / 装有衣服杂物的仓柜)

不过,迷你仓在国内是一个十分重资产的行业。

对比来看,欧美地区的城市结构比较松散,仓库都建在郊区,“他们往往会将那块地买下来然后自建门店,门店占地面积至少在几千甚至上万平米。”秦轩举例道,而且美国的家电等大件物品价格昂贵,美国人也愿意租用仓库来储存。

但在国内,环境的便利性和安全是大多数人首要考虑的因素。

但国内一线城市的房价持续增加,加之要离居民近,迷你仓的租金成本投入注定不是一个小数目。

对此,广东的迷你仓创业者刘伟(化名)也深有体会。

刘伟在广州开设了两家迷你仓门店,每家门店可提供的仓储面积约500平方米。每家门店提供200多个储物空间,尺寸类型在3-40立方米,“仓库地处城市中心区,地价也不低。除租金成本外,还有设备、人力等成本,一并算下来,每家分店的投资至少也要几百万元。”

秦轩也表示,建立迷你仓根据门店的规模和人流量的不一样,每家门店投入的成本小到十几万,大到上百万的投资都很正常。

“除了租金外,为了保证安全性,智能硬件在我们门店的投入成本已经达到1/3或以上。”秦轩透露,迷你仓门店设有24小时监控和门禁系统,只有客户才能通过门禁密码进入仓储门店;门店每天会有专人巡检,若有异常会第一时间处理。

(图 / 用户更看重迷你仓的安全性)

此外,除湿通风设备是大部分迷你仓的基本配置,保证了客户存储的物品不会因湿度招致损坏。一些自助仓还会定期请虫害公司上门检查,也为自有仓储大楼购买了常规保险,提前做好各种防护工作。

“而且,为了公司进一步发展,技术层面的底层开发也要涉及更多的前期投入,包括系统搭建,科研工作等,总体的成本占比会更高。”秦轩表示。

投入大,但回报时间并不短。

刘伟透露,有些迷你仓最快的回报周期是一年半到两年,有些迷你仓的回报周期可能在4-5年,“还是要看出租率多少,不过,出租率达到40左右,门店都能盈利。”

在秦轩看来,迷你仓是一个规模生意。

“就像便利店一样,每家门店盈利一点,达到一定规模,才能实现利润的增长。”秦轩坦言,迷你考拉仓如今已经在全国五座城市开出500+家门店,如今还在继续扩张,“我们希望今年的门店能够有30%-50%的增长。”

刘伟也认识到开店的重要性,“我准备今年再继续开店。”

继续深耕开店,是创业者们一致目标。而在这一行,创业者注定就像开荒一般,要一点点把迷你仓的价值和门店“植入”更多年轻人群体和国内城市当中去。

03 迷你仓行业的挑战

不过,相较已经成熟的国外市场,迷你仓在国内市场还是有些“水土不服”。

最明显的一点是,迷你仓行业在国内落地生根已经十余年,但行业的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甚至用户的仓储教育也还处于早期,目前行业也没有太多投融资活动。

“其实很多人都对迷你仓的应用场景有需求,但是很多国人还不知道有迷你仓这个服务。”秦轩坦言,迷你仓行业还处于用户教育的阶段。

对于很多人来说,迷你仓仍属新鲜事物。

80后许莹表示,她在北京生活了近10年,但一直不知道身边有迷你仓,“一直到去年,因为临时急需一个仓库放置东西,才在邻居的介绍下知道了这个行业。”

就连一位媒体人也说,在听到国内有迷你仓这种租赁形式时也比较惊讶,“之前只在国外的电影里看到老外总是租一个小仓库用来堆放东西,但我还不知道我们城市的角落里还有这样一种业态。”

对此,身处行业的创业者们更是深有体会。

“我们做社区宣传的时候,就会有用户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迷你仓,他们甚至会觉得迷你仓会很low。更多人从观念上就不理解迷你仓,觉得为什么要将家里的东西另外花钱放到迷你仓里。”在秦轩看来,用户教育是迷你仓行业最具挑战的事情。

很显然,居民们还没有这种“租赁空间”的概念。

因此,这就需要迷你仓管家对用户进行介绍,告诉用户迷你仓的使用场景,还要带他们去亲自体验,“只有他们发现环境和产品服务特别好,让他们拥有了这样的概念,才能发掘到需求。”秦轩说。

与此同时,迷你仓又是一个低频的生意。

秦轩表示,还有很多用户虽然知道了迷你仓这种事物,但对方可能要过一年、两年,甚至更久才能碰到使用场景,从而有这样的存储需求,“感觉还是怎么让大家对行业有个认可度的问题。”

事实上,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2020年中国52.3%用户已体验过迷你仓。在这些体验者当中,37.4%表示未来对迷你仓有需求,14.9%表示未来对迷你仓不会有需求。此外45.1%用户认为现在对迷你仓暂无需求,未来可能有需求。

也是因为这种特性,以至于创业者们默契的并不太关注行业内部的竞争。“现在最重要的是用户教育。”秦轩再次强调。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迷你仓行业市场规模为11.4亿元,同比增长28%,预计2021年有望增至14.0亿元。诚然,行业的增长速度并不慢,但行业的市场规模却不大,只能算是一个小众行业。

当然,创业者们依旧认为,随着行业用户教育的不断提高,产品和服务的不断完善,依旧具有不错的前景。

因为迷你仓虽然低频,但租赁时长却并不短。

秦轩透露,迷你考拉仓的客户平均存储周期达2-3年,甚至有很多用户从迷你考拉成立开始,就一直陪伴他们。

“让用户可以像管理网盘一样管理放在迷你仓的物品。”秦轩认为,想继续留住用户还是要不断升级——数字化发展是迷你仓的发展趋势,比如人脸识别、温湿度监测、防火防水等都要达到远程控制。

具体来说,就是让用户的每一件物品都能够联网,用户不光可以远程看到迷你仓内物品的状态,还可以对物品进行实时跟踪和管理。比如用户需要物品又恰巧不在,还能远程通过小程序让朋友或者闪送帮忙解决,让用户存取物品更灵活方便。

“我觉得城市里现在有办公空间、商业空间和居住空间,未来,一定会有第四种空间——就是存储空间。”秦轩说。

当然,想要做到这种形态并不容易。正如秦轩所说,迷你仓是一个长期的生意。目前,从业者还面临着不少挑战,如何让更多年轻人认可并使用迷你仓,将决定这个行业的生命力有多长。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距离Web 3爆发,还差一个“三点钟社群”
互联网大佬们的下一站,奋斗在直播间
实习生跟我吐槽:做VC太穷了
硬件易推,内容难搞,VR还能“二次崛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