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琴人寿业绩变脸,持续盈利能力待考,偿付能力“吃紧”拟推增资

内外因素叠加,使得横琴人寿资本消耗过快,资本水平有待补充。

文|全球财说 宋涵

作为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首家全国性法人寿险企业,成立于2016年的横琴人寿盈利能力较为注目,其2020年实现首次盈利,打破了保险行业“七平八盈”的经营常规。

不过过去一年的横琴人寿也自带槽点。去年曾因“长险短做”被银保监会人身险部门点名通报。后在监管政策趋紧下,部分互联网保险产品也被下线。甚至曾因保险资金投资不合规被监管部门要求整改,以及要求其半年内不得新增股权和其他金融资产投资。“踩雷”华夏幸福更是为其经营埋下隐患。

横琴人寿保费规模迅速扩张背后,持续盈利能力较弱。大行业不景气氛围下,保费增速也明显放缓。偿付能力一直“吃紧”,亟需资本补充,成了制约公司发展的现实因素。

持续盈利能力待考

4月30日,横琴人寿2022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和2021年年报双双出炉。

2022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横琴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7.62亿元,同比大增67.18%,规模保费同比增速达57.55%。

相比保费规模迅速扩张,横琴人寿第一季度净利出现下滑并亏损。

偿付报告显示,2022年一季度公司净利亏损0.83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净利0.73亿元,同比下降213.7%。

实际上一季度的下滑是2021年情况的延续,根据该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保费增速放缓,净利大幅下降超8成。

2021年公司实现营收79.63亿元,同比增长2.52%。其中,实现原保费收入67.86亿元,同比增长2.48%。

值得一提的是,在行业大环境下,尽管公司保费依旧上涨,其保费增速却明显大幅放缓。

2018-2021年公司保费增速分别为185.42%、141.85%、11.2%、2.48%。仅四年时间,公司保费增速就由三位数变动降至个位数,保费增速断崖式下降,增长显疲态。

2021年公司在营收和保费规模双增长势头下,净利却出现大幅下滑。全年仅实现净利0.11亿元,较2020年同期下滑超8成。

《全球财说》分析公司财报发现,横琴人寿2021年营收增加主要得益于提取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大幅缩减以及投资收益的增加。

而2021年公司营业支出同比增速2.71%大于营收增速2.52%,且叠加营业外收入大幅收缩98.74%,营业外支出同比增加20.16%影响,直接导致公司净利大幅锐减超8成。

纵观过往,横琴人寿业绩波动幅度较大,公司2020年刚实现净利扭亏为盈,仅一年就面临净利大跳水情况,持续盈利能力略显不足。

具体表现为,2018-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净利-2.46亿元、-2.41亿元、0.59亿元、0.11亿元。

从险种来看,2021年横琴人寿保费以寿险保费为主,保费占比超9成。其中,普通寿险和万能险保费增速有明显上升,分别同比增长130.03%和40.85%,而分红型寿险保费却大幅下滑超7成。

保费占比较小的健康险保费同比增长27.64%,意外伤害险保费缩减4成。

从业务结构来看,横琴人寿在2021年进行业务结构转型调整,新单期交保费和续期保费成为主要增长点。

财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新单期交保费和续期保费52.41 亿元,占总保费比例为 67.59%,同比上升32.13个百分点。

在其他保险公司新单保费增长遇阻情况下,横琴人寿新单期交保费逆势上扬,保费占比较2020年同期增长14.44个百分点达28.96亿元。

除此之外,公司续期保费表现坚挺,续期保费占总保费的比例由 2020 年的12.56%提升至30.25%,同比上升17.69个百分点达23.46亿元。

不过,此前作为保费翘楚的长险趸交保费规模占比却同比下滑32.05个百分点。

其中,作为中流砥柱的分红险保费占比由2020年的38.09亿元,大幅下降40.93个百分点降至8.67亿元。

从销售渠道来看,横琴人寿以保险经纪和银保渠道为主。

2021年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5的保险产品中,排名靠前的两类终身寿险产品依靠保险经纪渠道,总计实现保费24.38亿元;银保渠道占剩余产品3席,总计实现保费22.89亿元。

依靠外部渠道销售,公司不可避免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继续扩大。数据显示,2021年横琴人寿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同比大幅增长74.6%。

偿付能力远低于行业平均

横琴人寿业绩下滑同时偿付能力也在下降。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偿付信息显示,2021年末,保险业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2.1%,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19.7%,处于较高水平。

其中,人身险公司的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22.5%,同比下降17.1个百分点。

然而,根据财报显示,横琴人寿2021年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178.09%,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更低为133.9%。

不难看出,去年横琴人寿在偿付能力方面远未达行业平均水平。

雪上加霜的是公司偿付能力水平还在持续下滑。

根据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40.36%,环比上季度下降37.73个百分点;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1.75%,环比上季度下降32.15个百分点。

同时,报告明确表示预计第二季度较本季度偿付能力会继续下滑。

究其原因,主要受宏观环境影响,资本市场大幅波动,资产市值下跌,实际资本减少;偿二代二期规则正式实施,信用风险最低资本增加;业务发展增加资本占用等综合因素影响导致偿付能力下滑。

内外因素叠加,使得横琴人寿资本消耗过快,资本水平有待补充。

不少行业人士表示,在偿二代二期环境下,多数险企短期内会面临偿付压力加大的事实。尤其对于部分盈利能力偏弱的保险公司来讲,增资或发债补充资本是最为有效的途经。

例如,今年以来复星保德信人寿、泰康养老、中荷人寿均通过增资方式补充资本。而众安在线、工银安盛人寿、建信人寿均通过发行债券满足偿付能力需要。

而横琴人寿为了挽救日渐衰退的偿付能力,在报告中明确表示将会通过三个方面来进行改善。具体表现为借助外力增资;内部改善业务结构,优化资产配置,降低资本占用边际,并加强经营管理,提升内生资本能力。

其实,横琴人寿偿付能力“吃紧”的问题一直存在,过去3年间,为了改善公司偿付能力发债和增资都曾尝试过。

2019年为补充公司偿付能力就曾试图通过股东增资的方式来进行“补血”。

彼时,其曾发布公告称,拟增资10亿元,由5家股东按照股权结构同比例增资。增资完成后,公司注册资本将由20亿元增长至30亿元。此议案经股东大会审核通过,待银保监会批准就生效。

却不知为何,横琴人寿增资一事最后却不了了之,至今注册资本仍显示为20亿元。

仅一年时间,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就一度降至93.02%,跌破监管“红线”。2020年12月,公司称已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11亿元资本补充债券,用于解“燃眉之急”。

不过行业人士分析称,一般险企偏好发行债券补充资本,因为增资可能会影响公司股权架构稳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前海人寿一季度净利大幅下滑,偿付能力预警,频繁套现回笼资金
受投资拖累渤海人寿一季度亏损5.16亿元,偿付能力不达标风险评级4连C
一季度中小财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普降,资本“吃紧”渤海财险、都邦财险获3年过渡期
偿付能力严重不足安心保险再觅“白衣骑士”,江苏华远拟增资6.1亿空降第一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