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局新能源,长安缺C位

传统主机厂的宿命。

文|科技新知 古廿

编辑丨伊页

“3、2、1,开箱!”

随着倒计时口令的结束,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通过线上连线的方式,邀请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和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揭晓了三方联合打造的阿维塔首款高端智能电动中型SUV——内部代号为E11的局部造型。

车还没有量产上市,阿维塔E11就已经多次在长安汽车面向未来的科技大会上亮相。作为旗下首款面向高端市场的独立品牌,E11的卖点主要是将搭载华为HI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和宁德时代的最新电动化技术。

可能是因为长安汽车的整车代工能力,并不能为阿维塔增加溢价,因此长安主品牌并没有进入E11的核心卖点介绍中。

但是作为主要攒局者和持股人,以主机厂角色入局新能源的百年长安,在落队之后,2022年正试图以双品牌为主,多产品矩阵为辅后发先至。只是变的是品牌数量,不变的是核心能力,能否后发制人,作为主机厂,长安汽车似乎并没有多少主观能动性可用。

昙花一现的自主荣光

当所有传统汽车品牌都在发力新能源的时候,长安却在自主品牌领域迎来了百年荣光时刻。

2021年5月10日,伴随着重庆两江工厂的第2000万辆新车下线,长安成为首个产销突破2000万辆的国内自主汽车品牌。不过对于这个荣光时刻,长安汽车并不能高兴起来。

一方面是自主品牌卖得越多,赚钱就越辛苦。

统计长安汽车最近五年的财报可以发现,在净利润最高的2017年,集团71.37亿元的净利润,几乎全部来自联营汽车品牌长安福特和长安马自达。

五年后的今天,即使后两者净利润严重下滑,但依然贡献了至少15亿的净利润,占比扣非净利润的90%。

相比之下,在2021年卖出175万辆的长安系自主品牌,以占比全年总销量70%的销售数据,才刚刚达到仅占比总销量30%的非自主品牌利润水平。以走量为主的自主品牌,虽然产销高速增长,但是显然并没有赚到品牌溢价的钱。

另一方面是自主品牌卖得越多,长安新能源却越着急。

作为自主品牌一哥,长安毫无疑问是重庆汽车产业的大哥。但是和同样在重庆落地第三工厂的新能源汽车品牌理想相比,卖出175万辆自主品牌的长安并不值钱。

以最新5月份的数据为例,累计交付约16万辆的理想市值当前为195亿,市值和交付汽车数量的比值为12。对比来看,当下长安汽车854亿的市值和累计交付的2000万辆自主汽车品牌,其比值仅为0.4。

显然在二级市场,自主品牌在燃油车领域的荣光,并不能掩盖新能源车的销量缺失。刚登上自主品牌的巅峰,便高处不胜寒,这应该是长安当下最真实的写照。

以2021年的数据为例,长安全年销售230万辆汽车,占比70%的自主品牌荣光阴影之下,是旗下所有新能源品牌加在一起仅售出7万6千多辆。

为了获得电动化、智能化的新能源能力,刚刚迎来自主荣光的长安汽车,转身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2022年2月11日,长安汽车官宣部门总经理级及中高层管理人员全体解聘、重新优化聘用,涉及39个部门。对于组织改革,长安官方的解释是“不是我们的干部队伍能力不行了,而是我们正面临新一轮的竞争格局,需要重构新的能力”。

重构组织,改变目标,一系列动作背后也暗示自主品牌荣光昙花一现,获取新能力成为长安的主要目标。

800亿的“老头乐”跃迁

长安汽车认为自己需要新能力绝非虚言,但是对于新能力的获取,组织管理的变革仅仅是第一步,紧跟其后的还有产品线更新。

在4月13日举行的2022长安汽车全球伙伴大会上,正式发布了全新数字纯电品牌——长安深蓝。

除了发布全新的深蓝品牌,长安汽车还公布了2022年集团的新品规划,全年销售目标以及面向2025年的长期品牌规划。

按照规划,在新能源板块长安汽车将分为两步走,首先是面向国内,在2025年实现105万辆的新能源销量,占比集团总销量的35%,迈向国内一流新能源汽车品牌。

其次是面向国际,在2030年达到270万新能源销量,占比集团总销量的60%,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为此,长安汽车将加大投资补齐短板。

按照计划,到2025年长安汽车将在新能源、智能化、科技创新、数字转型等重点领域投入超800亿元,加快构建转型新能源的核心能力。

但是这800亿,能否帮助长安新能源从长安奔奔,跃迁至面向Z世代的长安深蓝并不好说。在长安深蓝之前,长安汽车在新能源市场的主要车型,是被称为“老头乐”的微型电动车长安奔奔。

作为长安旗下的微型电动车,长安奔奔E-Star最早于2020年4月13日上市,目前共有清心版、赏心版、国民版多彩款、国民多彩限量款、心动版、心悦版、心怡版七款车型。其中国民版于2021年1月15日上市。

长安奔奔一直作为长安新能源的遮羞布,起到为集团积攒碳积分的作用。根据乘联会公布的2021年车企销量数据,其中长安汽车新能源汽车销量76466辆,而长安奔奔EV全年销量为76381辆,其他新能源车仅卖了85辆。

这意味在长安新能源现有车型中,不管是CS系列还是逸动,这类产品定位距离长安深蓝更近的车型,几乎没有良性的市场反馈。但是距离长安深蓝最远,被称为“老头乐”的长安奔奔,却以累计超过7万辆的市场畅销度,成为代表之作。

当“老头乐”成为长安新能源的底色,800亿的投入能否改变这种市场固有印象就很难说。

毕竟同样作为传统汽车品牌,在吉利体系下,新能源车型主要包括星越、帝豪等,子品牌则有领克、极氪等。在长城汽车方面,包括哈弗和魏牌都推出了各自的混动车型,面向女性细分群体的纯电动汽车品牌欧拉也正式独立。

反观长安汽车,尽管2022年动作不断,先后独立阿维塔发展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同时推出纯电独立品牌长安深蓝,启动面向新能源市场的双品牌战略,全面加速电动化转型;但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发展节奏明显落后于市场的长安新能源,想要实现后发先至,无异于正在进行一场800亿的品牌跃迁冒险实验。

超前布局的新能源边缘者

对于长安新能源来说,电动化,不如比亚迪;智能化,不如新势力;甚至走到要用冒险实验来追平和同行的差距,但是长安在新能源赛道的布局却并不晚。

超前、宏大叙事,是长安汽车对于新能源布局的特点。其中又以5年前提出的“香格里拉计划”最引外界关注。

2017年10月17日,长安提出“香格里拉计划”,主要内容有两点:一是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上的燃油车、全谱系产品电气化;二是投资1000亿元布局新能源汽车领域。

彼时外界普遍认为这个宏大转型计划有“放卫星”之嫌,毕竟在当时丰田也只是把停售燃油车的时间点定在2050年,而1000亿元的投资则相当于长安7年净利润的总和。

一个月后,长安总裁朱华荣亲自下场解析“2025年”和“1000亿元”两个概念。

朱华荣表示,“长安2025年停售传统意义的燃油车,并非意味着会放弃高效内燃机,未来的新动力是高效内燃机+带有能量回收功能的新动力组合;1000亿的新能源投资,则并不是长安独家投入,还包括社会上的各种资源。”

此次解析,一方面戳破了长安汽车对于新能源布局的宏大叙事描述。另一方面也几乎奠定了此后集团在新能源领域的两个主要打法策略。

一个是仍以燃油车为主,在此基础上油改电、混动、纯电逐步推进的产品演变策略;另一个是开拓新能源“朋友圈”,找钱、引技术,自己作为一个整合平台合伙人的身份存在。

目前来看,产品升级策略导致长安一直深陷于油改电、混动产品线,没能快速布局纯电汽车品牌。而在找钱、引技术上,手握国企和最强自主品牌两张好牌的长安,并没有以此为杠杆深度参与新能源产业布局,而是更愿意当个新能源主机厂的角色。

作为主机厂,为了攒局,超前布局、宏大叙事成为必备能力。但是在产业链的深度研发上,却长期缺失。

不同于比亚迪专精电池技术、新势力押注自动驾驶,即使吉利也频频大手笔并购,长安对于技术的态度主要来自于长期经营“朋友圈”,先后牵手蔚来、华为、宁德时代,以合资的形式布局新能源。

这样的好处是风险小,坏处是拉扯长,且发展速度不受自主控制。以长安蔚来为例,作为2015年长安汽车和蔚来联合成立的新能源品牌,先后历经坎坷挫折。

最终结局是蔚来退出,长安汽车重新引入华为,改名阿维塔,之后宁德时代再入局,跌宕起伏近7年后,最终推出的E11才在今年姗姗来迟。

当找外援、经营产业链“朋友圈”成为长安新能源的核心能力,那么独立品牌的发展速度,必然也由多方决定。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个长期布局新能源领域,参与感极强的传统汽车品牌,但是却常年游走于新能源汽车爆款产品的边缘地带。

毕竟,作为新能源主机厂,市场上有什么,朋友们愿意给什么,才是长安新能源能跑多快的核心因素。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市占率超42%,中国品牌汽车抢了谁的蛋糕?
汽车自主三强,拿科技故事拯救“掉队危机”?
长安新能源:高端之殇
押注岚图,东风自主品牌的关键一搏能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