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素描|健身潮漂向互联网:停工教练试水直播间,健身达人约看刘畊宏

在线健身热潮涌入的另一面,是健身教练们试水直播间面临的考验,以及用户对新型健身方式的适应度,如何保留在线健身的余温值得思考。

图片来源:东方IC

采写/王雅迪

编辑/刘敏娟

出品人/杨慧

“大火之后必定有冷却的一天,整个市场会趋于理性,但刘畊宏的出现为健身带来更多可能……”

受疫情影响,不少线下健身教练被迫停课,收入有所缩减,刘畊宏现象为他们带来了敢于直播的勇气及另一种谋求空间的可能。

据国家体育总局统计数据显示,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群体部联合推出的“全民健身线上运动会”在五一假期期间,已累计超30万人参与。

在线健身热潮涌入的另一面,是健身教练们试水直播间面临的考验,以及用户对新型健身方式的适应度,如何保留在线健身的余温值得思考。

传统健身教练:“停课等于没收入,线上健身带来另一种可能”

近期,北京新一轮疫情仍在反复,线下健身房、电影院等场所再次面临停业。

从业三年多的传统健身房教练大鹅子(化名)告诉记者:“收入主要来自课时费,线下不能开课意味着基本没有收入了,其他工作可能全面停摆的话,公司会有底薪,裁员还有赔偿”。

为了加强与会员之间的连结,大鹅子开始尝试在小红书和短视频平台直播,然而“看花容易绣花难”,初次尝试直播的他面临不小的挑战。

大鹅子讲述,由于之前一直做线下教练,初次直播时对大众健身的状态并不了解,在设计瑜伽动作时偏复合性,难度系数偏大,用户反馈好多动作都没办法做到。

为了使直播内容更加适合广泛人群,大鹅子出动家人跟随训练,“我直播的时候会让家人跟着一起练,通过观察家人的运动状态,来确定接下来的内容安排”。

观察几天后,大鹅子找到了其中的技巧,线上直播与线下不同,最简单的体式才适合于大多数人群,动作不必过于复合,难度系数不用大,只要让用户做对足矣,因为只有通过简单动作打好地基才会有上层建筑。

还处于试水阶段的大鹅子依旧将重心放在线下教学,在他看来,线上直播并不能替代线下健身发挥的效用。他的个人训练理念是早上锻炼比较好,因此把直播时间设置在早上7:20左右,时长在1-2个小时。而他线下上班时间一般在12点以后,并不会带来冲突,疫情缓和重新开馆后,他会尝试继续播下去,但对于是否变现,则要看后期直播效果而定。

他认为,线上直播的火热为健身事业起到了推广作用,让大众主动参与到运动当中,改变以往被“游泳健身了解下”吓跑的窘境。

传统健身房重推销的弊病同样让他颇感无奈,他笑着对记者说:“很多人对健身的概念依旧停留在办卡,有些人办了卡交了钱,结果健身房卷款跑路了,可能早早就不想进健身房了。他们还处于一种恐惧当中,但实际上对健身知识还相当匮乏。”

刘畊宏的出现掀起了一阵“云健身”浪潮,但社交氛围与专业教学的先天缺陷让健身直播的浪注定要随疫情变化而和缓。

三年健身女孩:“与朋友一起约看刘畊宏,不排斥在直播间花钱”

“我朋友也在看刘畊宏,每次他直播的时候,大家会约着一起以此相互监督,比较容易坚持下来”。

刘畊宏爆火后,来自成都的鼠鼠(化名)也成为其中一员,不过她更看重的是和朋友一起健身的群体氛围,有时会在线上视频一起相互督促,有时会在线下约着一起看健身直播。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健身直播本身社交氛围不浓厚的弊端。

三年前,还在读书的鼠鼠由于身体原因开始在健身房运动,经过私教课程的训练后,身体素质有了明显提高,便养成了健身的良好习惯。工作后尽管时间不如以前充裕,但依旧保持每周运动的状态。

她告诉记者,自己每年都会在健身方面投入一笔资金,平均下来每年花费几千元,除了健身课程外,还会购买瑜伽垫、跳绳、泡沫轴等装备。

因此,对她来说并不排斥健身直播过程中的商业变现行为,“如果刘畊宏开始售卖一些跟健身相关的商品,我会看自己需要购买。因为像训练服、运动器械这类产品本身就是运动刚需,尤其蛋白粉这一类物品也是男生比较需要的,应该会有不少用户购买”。

至于带货以后给用户带来的健身体验就要因人而异了,用户习惯了免费的方式后,是否能够接受变现行为,是各大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主播教练们更要在内容专业度与普适性上下功夫,最大限度尽到提醒义务。

“刘畊宏肯定是很专业的,但他在担任健身教练这个角色时跟业内的专业人士还存在区别”,鼠鼠从自身经验出发指出,他一开始会先热身,热身完了之后才会跳《本草纲目》,接着是强度比较大的《龙拳》,但做动作之前少了细节上的指导,尤其对后期进来的粉丝来说,缺乏专业的基本知识会导致动作错误,容易带来膝盖疼痛等问题。

这并非刘畊宏直播间存在的问题,而是线上健身的通病,鼠鼠平时也会看帕梅拉、小马哥等健身博主的视频及直播,动作要领普遍讲解不细致。

“运动初学者适合先去线下培养健身习惯和自律性,在教练监督下掌握动作发力要领,线上课程虽然很多,但如果自制力不强的话,很难坚持下来”,在鼠鼠看来,疫情不稳定的当下,线下健身和线上健身是一种并行的存在。

十年资深教练:“经历2020年停工更加从容,线上直播需要专业度”

“刘畊宏的出现鼓励了更多普通教练敢于做直播,用这种方式去传播更多健身内容”。

Allen(化名)自2011年加入健身行业,经历过传统私教、自主创业、新型团课教练等多种经验积累,已是一名资深人士,健身对他来说不仅仅是工作更是不可缺少的生活状态。

面对此次北京疫情的到来,他表现淡定, “2020年1月底至5月初,因为疫情经历过一次突然停工,那时候比较茫然,这一次会更从容地接受,开始做一些线上课程直播”。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Allen,图为其准备健身直播课程资料

之前Allen已经做过一些线上课程,但直播的形式还是初次尝试,因此会格外注意安全问题。

他告诉记者:“直播时会刻意做一些调整,例如避免跳跃动作,因为自己在家训练时,如果有跳跃容易被地面滑倒,比较危险。其次,可能会影响到楼下住户,‘咚咚咚’的声音会造成投诉。直播过程中会穿插讲解动作要在哪个关节部位发力会更安全,尽力做好安全提醒”。

他进一步解释道,线上直播应该尝试把强度压低,给屏幕对面的粉丝带来更多肌肉感受,不需要做得有多快或多长,而是去感受每个动作,他的直播内容也更多定位于综合体能训练。

不可否认的是,从帕梅拉到刘畊宏,在健身KOL们的推动和疫情影响下,居家健身成为许多人当前的最佳选择。据灼识咨询发布的报告,截至2021年,中国健身市场规模达7866亿人民币,其中线上健身市场占比47%。同时该机构预计,2022年线上健身市场占比将超过线下健身市场,至2026年线上健身市场将占比超过60%。

随着越来越多人涌入线上健身赛道,Allen对五花八门的内容感到担忧,“自己有看过一些线上健身的视频,有些动作是很容易伤到腰部或肩膀的,但因为动作设计很花哨会吸引很多人。用户短时间训练感受不出来,但如果长期做这些动作,身体肯定会出现问题,这需要教练具有一定的职业素养和专业度”。

尽管主播看不到屏幕另一端用户的动作状态,但Allen强调,主播一定要做好提示,让用户的关节肌肉用在正确位置,而不是片面追求流量或急于变现。同时他提醒用户,要寻找适合自己的直播内容,不盲目跟风。

据灼识咨询报告,2021年我国线上健身人群渗透率达45.5%,预计到2026年,中国线上健身人群渗透率将达到57.4%。从Allen十多年的经验来看,现在很多人已经会主动购买健身课程,尤其是私教服务,这说明人们主动投资健身的意识在加强,同时这种正向的转变要求教练要更专业。

“刘畊宏的爆火是偶然也是必然,他已经健身几十年,有自己的内容输出,做健身直播的初衷也并非变现,而是带大家运动起来”,Allen笑称,“输出的内容足够有价值,变现可能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