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洁股份业绩首亏,新实控人无行业经营经验,后续发展打上问号?

本就经营下滑的梦洁股份,后续如何发展也因此打上了一个问号。

文|氢财经 天一

近日,梦洁股份股价发生异动,而究其原因或许和其实控人变更有关。

在前两天,梦洁股份发布公告表示,金森新能成为拥有表决权的新实控人。

而原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因此前签署的《差额补足协议》导致巨债缠身,为了还债不仅质押了大量股权,甚至还占用了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但即便如此依旧没有凑齐偿还兜底负债的资金,直至此次实控人变更,身负巨债的前股东们获得3.85亿元后才有可能还清。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签署《差额补足协议》是为了公司能获得更好的效益,结果为了还这个协议产生的负债如今甚至连公司都没了,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除了大股东们将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其实梦洁股份这几年的业绩已经由盈转亏了,去年的“高端化”转型不仅没能拯救公司,甚至还造成雪上加霜的效果。

如今深陷泥潭的梦洁股份迎来对其行业并没有经营经验的新实控人,也不知道后续发展会如何。

股价异动,实控人及表决权发生变动

6月30日,梦洁股份开盘即下跌4.75%,直至收盘其股价下跌9.9%,最后收盘价为4.37元/股。

不过,就在28日及29日,其股价分别上涨9.16%及9.98%,因触及异常波动标准导致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说明结合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股5%以上股东及其关联方等近一个月内的交易情况,自查是否存在相关人员利用内幕信息进行股票交易的情形。

而造成股价如此大波动的原因,或许在于近日梦洁股份易主有关。

就在6月28日晚间,梦洁股份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实控人姜天武及一致行动人李建伟、李菁、张爱纯拟向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森新能”)转让控制权,并委托表决权,导致公司控制权将发生变更,也就是说此后金森新能源将成为公司拥有表决权的第一大股东,其实控人李国富也将成为梦洁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

而此次股权变更总涉及金额为3.85亿元。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此次股权变更所获得资金或可以让姜天武及其一致行动人能够彻底解决债务和占用公司资金问题。

说到底,梦洁股份此次易主的主要原因,还是因其前实控人和股东债台高筑有关。

在2017年底,由于市场环境导致定增困难,为了保证公司能够顺利定增,梦洁股份大股东姜天武等人与厦门信托、上海金元百利资管及天津信托,分别签署了《差额补足协议》。

可惜,梦洁股份的股价持续低迷,直到2021年终于还是触发了这份协议,导致签署了这份协议的大股东形成了定增兜底债务3.6亿元。

就这样,姜天武及一众签署了协议的股东,开始了偿债闯关之旅。

大股东债台高筑,占用公司非经营性资金

为了偿还这些债务,大股东自然要通过各种方式融资,首选当然是减持股份套现。

当时一段时间内,梦洁大股东确实曾密集减持股份,据悉总共套现达上亿。

但不巧的是,由于当年减持额度受限制,所以仅以减持套现的钱完全无法偿清兜底债务,之后大股东们不得不选择质押股份,其中姜天武、李建伟、李菁质押股份占比分别高达45.65%、77.28%、99.61%,而这也导致新的个人债务增加。

但即便这样,公司大股东依旧未能筹集足够资金偿还兜底债务,这也导致最后身负巨债的大股东们选择了以供应商预付款、员工借款等名目占用了公司非经营性资金来清偿兜底债务及个人债务,而涉及金额高达8081.23万元,利息合计65.94万元。

直到今年4月25日,梦洁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过内部核查后,上述股东占用的资金本金及利息已全部归还完毕,但被爆出后依旧被深交所要求,逐笔说明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以及导致公司发生内部控制重大缺陷的具体原因等。

然而,即便动用了公司非经营性资金,最后所筹集到的资金总额依旧不够偿清此前的兜底债务,直至此次梦洁股份控制权变更,姜天武及签署兜底债务的股东获得3.85亿元后,才有可能偿清债务。

讽刺的是,当初为了公司能够有更好的效益才签署的《差额补足协议》,如今却要将公司实控权“拱手相让”才能还清债务,只能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业绩大溃败,新实控人没有相关经营经验

除了大股东占用了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外,其实梦洁近几年的业绩表现也并不如意。

从2019年开始,梦洁股份的净利润便开始大幅度下滑,从8539万元腰斩到2020年的4492万元,再到2021年直接由正转负录得-1.559亿元,这也是梦洁股份自上市以来首次录得亏损。更直观来看,其净利润增速从2019年的1.19%,到2021年直接降为-447.10%,可以说其收入的下滑速度犹如做了跳楼机,大幅骤降。

即便进入了2022年,梦洁股份的业绩表现依旧未能止住颓势,其一季度营收为5.14亿元,同比增长2.25%,但净利润保持亏损状态为-921.26万元,同比下滑高达126.77%。

其实在2021年以来,梦洁股份表示在进行“高端化”布局,然而从结果来看,其2021年“高端化”的进展并未取得增益,反而同一时间,公司业绩直接陷入谷底。

据悉,为了实现“高端化”的转变,梦洁集团大量关闭直营店和加盟店,同时加大了品牌宣传推广,然而就是这一举动,将本就下滑的业绩更加雪上加霜。

据年报显示,2021年梦洁股份的销售费用同比上涨14.4%达到7.24亿元,销售费用率达到29.4%,其中高达1.3亿元的费用用于广告支出,费用上涨高达69.8%,可见其宣传力度不小。

在去年业绩跌入谷底后,今年一季度梦洁股份依旧未停止对销售费用的追加,其一季度销售费用同比上涨19.11%,达到了1.39亿元,销售费用率为27.04亿元。

同时,由于大量关闭门店,梦洁股份去年的应收账款高达1.26亿元,计提坏账准备更是达到1.25亿元。

梦洁股份对此表示,有23家客户由于门店经营不善预计难以收回,每家涉及金额都超过百万。

也就是说计提坏账准备中,真正成为坏账的比例恐怕并不小。

值得一提的是,高涨的费用支出和高额的计提坏账准备对于公司的利润空间造成了严重侵蚀,这也就使得公司本就下滑的业绩更加溃败。

而研究此次拥有新实控权的金森新能背景发现,其实控人及股东并没有“新能源”方面的经营经验,旗下经营的公司和梦洁股份也没有在同一行业的,也就是说新的实控人无论是对服装家纺还是“新能源”都没有相关经营经验。

这样一来,本就经营下滑的梦洁股份,后续如何发展也因此打上了一个问号。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