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达山“双百亿”目标悬顶,掉队多年如何才能做到业绩翻番?

着急上市的背后,无疑是完达山自身的焦虑。

文|氢财经 王元石

近日,乳企完达山在2022年半年工作会议上,十分“模糊”地透露了公司上半年取得的成绩:较好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与同期相比实现营收、利润双增长。

没有具体数额,也未披露增幅,自去年对净利润遮遮掩掩不公布以来,外界越来越难摸清完达山的经营状况。

这家曾经位列国内乳业第一阵营的乳企,不知不觉掉出行业大队伍已久。在老对手伊利达到千亿营收、两千亿市值水平的当下,完达山还在苦苦为百亿营收、上市后市值百亿目标而挣扎。

距离2025年实现此目标的日子越来越近,完达山如何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做到业绩翻番并顺利上市?

发展缓滞掉队明显

公开信息显示,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58年,主要营收来源是奶粉和液态奶等业务。2004年,完达山以13.5亿元的销售收入,1262万元的净利润,在全国乳企综合排名中位居第四,仅次于伊利、蒙牛和光明。

从最新的业绩数据,可以清晰地看到完达山这些年的发展缓滞和掉队。

2021年,完达山营业收入首破50亿元大关,但官方并未提及利润具体情况。

前一年,完达山对2021年的业绩展望和目标是,公司将力争2021年实现收入50亿元、利润1亿元。

可以想见,完达山的利润恐怕未达预期,否则也不至于“羞见公婆”,盈利能力成迷。

以此数据和同业对比,可以说已是云泥之别。

曾经的老对手伊利、蒙牛,在2021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05.96亿、881.41亿,净利润分别为87.05、50.26亿。

而同属于黑龙江,当年在体量上完全无法和完达山相提并论的飞鹤乳业,如今也将完达山远远地甩在了后边。

年报数据显示,飞鹤2021年营业收入达227.8亿元,净利润为69亿元。

光是飞鹤的利润,已大大超过完达山的营收总额,更别提完达山讳莫如深的净利润了。即便其净利润如期达到1亿,也不及飞鹤净利的零头。

2019年,完达山制定提出了“双百亿”战略目标,即完达山将在2025年前实现上市,且到2025年实现营收100亿元和市值100亿元。

在完达山主营的液态奶和奶粉领域内,近年来愈发“内卷”,人口红利减弱,存量竞争白热化。面对巨头奶乳企业的挤压,完达山想要增长并不容易,近乎当前一倍的百亿营收目标,能否达成仍是未知数。

多年上市屡屡受挫

在此次工作会议上,完达山不可避免地提到了上市,并称公司正处于推进企业上市的攻坚期。

事实上,完达山的上市路前前后后已走了20余年,却屡屡以失败收尾。

1997年完成企业改制后,完达山在2000年首度传出将在A股上市的消息,并于此后完成了第一次上市辅导。3年后,完达山成功过会,只差临门一脚之际,因公司董事长撤换后无法报送材料而致上市搁浅。

2007年,完达山再次冲刺A股的计划传出,但突如其来的三聚氰胺事件,让市场蒙上阴影,完达山上市又受挫。

经历一系列波折,并没有阻止完达山的上市步伐。2019年,完达山第四次启动上市计划,并制定了上市时间表,目标是在2025年前完成上市。

“要尽快完成公司上市工作,培育更强的商业能力、资本运作能力、品牌营销能力和市场竞争能力已迫在眉睫,完达山已到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关键时刻。”在2020年10月举办的一场上市工作专题会上,完达山党委书记、董事长王贵如是说。

为了扭转近年来的发展颓势,在王贵执掌之下的完达山,将希望寄放在了上市上,试图借助资本的力量为公司带来转机。

这两年,完达山也先后进行了公司更名、股权转让等操作,上市步伐明显加速。王贵提到“上市”一词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表示,“2022年是公司推动企业上市,实现决定性发展的关键之年”。

着急上市的背后,无疑是完达山自身的焦虑。不过,上市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帮助企业实现业绩上的蜕变,不少上市公司在登陆A股之后,不仅业绩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出现持续下滑甚至亏损的情况,资本也会随之反噬企业自身。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完达山乳业现在所有的布局都是在为上市而进行,上市确实可以增强企业的综合实力。但是当完达山乳业整体核心实力较弱的时候,包括渠道、产品力等尚且不足时,上市也并不会改变消费者的消费模式,比如即便推出高端产品,消费者也并不一定会认同。”

负面事件或影响上市

在火急火燎推动上市进程的时候,完达山去年又陷入了虚假宣传风波,给品牌和上市计划笼罩了一层阴云。

去年11月,完达山乳业旗下“乳臻牛初乳粉”被曝出涉嫌虚假宣传。据报道,有消费者举报花费1万多元购买该款产品后,并没有宣传的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效果。经调查后得知,此次涉嫌诈骗的是完达山乳业产品的相关销售人员。

朱丹蓬对此表示,此次涉事的完达山牛初乳粉有可能是完达山乳业授权生产销售,但这种授权是一把双刃剑,虽然短期可以给完达山带来一定的业绩或者利润,但是长久来说,类似的事情对品牌危害极大。

朱丹蓬认为,“如今在完达山乳业即将上市之际,又出现这样的负面事件,对完达山乳业伤害极大,或也会对其上市进程产生负面影响。”

实际上,这并不是完达山第一次陷入类似的舆论漩涡。

2020年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30起保健市场“百日行动”典型案例,其中一起福建省厦门市查处某贸易有限公司虚假宣传案,就有一款完达山牌牛初乳胶囊被通报。

此外,作为老牌乳企,完达山赖以生存的液态奶和奶粉,也曾多次被爆出食品安全问题。

2012年3月,完达山乳业被曝将变质和过期奶重新包装上市;2016年4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审计结果,其中完达山乳业双城分公司在基粉进货检验项目、出厂检验报告等方面存在缺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完达山想要重现往日辉煌,还是得从产品力和产品质量入手,带动企业经营重回正轨,否则仅寄望于上市,也只会是又一次受伤挫败的结局。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