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敏走进直播间,趣店走下钢丝线?

罗老板一掷千金谋转型。

文丨数科社 柠溪

罗敏又又又开发布会了,这一次转型目标居然变成了预制菜。

7月18日,美股上市公司趣店集团旗下“趣店预制菜”品牌战略发布会在国内多家主流媒体和行业合作伙伴的见证下正式召开。趣店集团创始人、CEO罗敏在本次发布会上进行演讲,主要介绍了趣店预制菜未来三年的品牌创业伙伴战略规划。

在此一天前,带着好友贾乃亮,在直播间里聊天聊地还聊创业的艰辛,一度哽咽的罗老板,卖力地不停推荐着1分钱的酸菜鱼和1块9的小炒肉和9块9的粉蒸肉,中间还穿插着贾乃亮的现场“吃播”和罗敏从江西县城走到纽交所的励志故事。

这场长达19个小时的直播中,“10万单酸菜鱼,今天直播间送福利,只要1分钱”的海报不停在直播间闪烁。

这场直播号称拿出几千万补贴带货,除了数十万份的低价商品之外,罗敏还在直播间内每五分钟送出五台iPhone 13,共送出去一千台。

这使罗敏的直播间一度爆火,直播同时在线观看人数最高一度超过90万人,连续15个小时在抖音直播间带货榜排名第一。

据趣店官方披露数据,17日的直播共计场观人次达9587万,单日累计销量为956万份,抖音账号“趣店罗老板”单日累计涨粉达397万人。而新抖数据显示,这场直播累计销售额约2.51亿元。

大概是之前罗敏一场带货销售额的100倍以上。

然而看起来特别成功的这场带货直播,把特价商品和送出去的手机成本都刨除之后,所剩的利润很难成正比。

但罗敏依然认为自己打了一场非常不错的翻身仗。

对于这次转型的选择,罗敏在发布会上表示:“我想做的是为一千万人每天节约一个小时,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同时我要支持我的用户和粉丝创业,大家一起创业努力让人们生活更美好一些。”

但外界还是有质疑声出现:为何在美国上市标榜自己是金融信息集团的趣店,开始盯上预制菜了?

01丨“校园贷”起家的趣店

罗敏说,预制菜是他第2个重大创业。

2014年3月,想通过校园做出病毒式传播和扩张的罗敏,建立起一个专门为年轻人分期付款的平台,名叫趣分期。他把客户的群体锁定在大学生身上,当日罗敏没有带领团队搞什么开业仪式,而是把2万份传单交给了20多个大学生在校园里散发。

当晚,趣分期迎来第一个客户,一个大四男生申请分期购买iPad。看到后台的申请罗敏惊喜异常,他甚至亲自给这个客户办完了后台所有确认的手续,并盯着款项到位。

当时他跟创业团队的其他伙伴表示,“你们正在见证中国金融互联网化的历史”。

很快,趣分期在大学生群体中的发展异常迅速,因为符合大学生超前消费的心理以及不想麻烦家人的想法,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成为趣分期的用户,这其实是早期校园贷的雏形。

5个月后,罗敏决定进军全国。他从母校江西师范大学招聘了200多名应届毕业生,组成了趣分期第一批的地推团队。因为没有地推的经验,他就亲自上阵带领大家做业务,晚上回去再组织培训,一点一点总结经验。就这样,趣分期代表的校园贷迅速普及到了各大高校。

趣分期开始迎来爆炸增长期。

成立两年又两个月之后,罗敏站在了纽交所上市的讲台前,信心满满的敲响了那面锣。改名趣店的趣分期,曾经一度以113亿美元的市值成为中概股中成长最快的互联网公司。

彼时的罗敏风头无两,与如今在直播间的落魄模样形成鲜明对照。

毕竟当时发展迅速的趣分期,拿到了京东、蚂蚁金服等一众互联网大佬的投资,在校园贷竞争中占得先机,成为突破封锁第一个上市的企业。

罗敏并没有料到,趣店上市即他的创业巅峰,随后便高开低走。

在上市后不到45天的时间里,大学女生因校园贷被逼自杀的新闻被曝光,在舆论环境和监管环境压迫下,趣店迅速扎进看不到底的深渊。

随着监管收紧,未经允许的机构不再能从事校园贷业务。罗敏的趣店不得不退出校园市场,庞大的线下团队在最短时间内被裁。

谁都没想到刚刚上市成功的趣店面临的第一个决策,居然就是转型。

02丨转型一直在“踩线”

让人无法直视的是,罗敏对于趣店的方向选择进行了N次规划,每一次几乎都踩到了监管的红线。

放弃校园贷后,趣店转型的现金贷、房贷、高管贷多个项目接连出现。但受校园贷的影响,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一度收紧,相应的贷款活动和业务,因为找不到有资质的合作伙伴,最终只能变成导流式的业务,利润也直线下降。

罗敏不得不把眼光放到财产担保的相应贷款方向上,因为在这个领域,合作的银行愿意提供更多的帮助。

上市三个月后,汽车金融业务“大白汽车”被罗敏寄予厚望。这个其实聚焦车贷的业务,被罗敏看作是趣店转型的重要抓手。

同时正临岁末年初,当年最火的直播答题形式,也让罗敏看中。没有经过多少深度研判,罗敏就对外宣称将在直播答题领域投入上亿元,“大撒币”进行宣传,趣店将转型成一家以汽车业务和在线直播答题为核心的互联网平台。

三个月后,广电总局和中宣部的一纸禁令,让直播答题彻底成为了历史。

汽车业务也并没有成为趣店的救命稻草,只懂年轻人,却不懂金融的罗敏,最终在这块业务上跌了大跟头。抱以厚望的大白汽车只运营了两年,2018年财报显示,来自大白汽车的的销售收入21.7亿元,成本则高达27.4亿元。

很快2020年,罗敏就瞄上了奢侈品销售,推出了万里目平台。他甚至想用百亿补贴推动线上二手奢侈品的交易,但最终却因为消费者的不接受和投诉太多,草草关门了事。

后来罗敏看中线上教育业务,将万里目转型成万里目少儿,希望能借助14岁以下青少年的线上教育火热浪潮,推动真正趣店完成转型。当时开始跟合作方签署少儿成长中心租赁协议,不断在各省市设立校区。

2020年12月,"万里目少儿" App上线,为0-9岁少儿提供游泳、网球、足球、篮球、美术、钢琴、乐高等培训课程。

这同样是一个高举高打的项目。根据当时的公开信息,"万里目少儿"投资约 30亿元,每个综合体的体量在3500平方米以上,并且全自营,2021年预计门店数达到100家。

几个月后罗敏就一头撞上了学龄期儿童线上教培的禁令。

2022年3月,罗敏正式宣布告别少儿教育。一季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公司的一般及行政开支增加77.6%,主要是由于与2021年签署的万里目少儿业务的建设合同有关的付款增加所致。

如果从一开始的转型算起,预制菜可能算罗敏在5年内第10场转型风潮。

03丨能折腾的罗老板

从2017年10月实现上市到现在,经历了十场转型罗敏不光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同时也损失了大量的资金。

这被很多媒体人戏称是“趣店只要不死,罗敏折腾不停”。

但实事求是,罗敏能这么折腾,趣店还能活到现在,背后是强大的现金流作为支撑。

就在6月份罗敏开直播前不久,趣店发布了2022年的一季报。财报显示,集团总营收2.02亿元,同比下滑60.9%;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1.43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则为4.78亿元。

其主营业务金融信贷业务交易总额21亿元,同比减少29.8%,未偿还的贷款高达15亿元,环比下滑41.3%。

在细分业务中,趣店融资收入1.78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3.62亿元下降50.8%;贷款便利化收入和其它相关收入,从1220万元降至50万元,同比下滑96.1%;交易服务费和其它相关收入,从5060万元减至200万元;销售收入及其它从6250万元减至410万元,金融业务持续收缩。罗敏在财报中表示,集团对现金贷业务保持“谨慎的态度”。

也正因为业务不清晰,2022年5月趣店因为股价长期低于每股1美元,曾经接到过纽交所的退市警告:“如未来6个月里其最后一个交易日美国存托股份收盘价低于每股1美元,以及最后一个交易日的30个交易日内美国存托股份平均收盘价低于每股1美元,将对趣店开始停牌和退市程序。”

这可能是推动罗敏让趣店迅速进入预制菜赛道的一个重要推手,毕竟如果再不做转型,很可能趣店就再也没有转型的机会了。

财报显示,2020年趣店营收36.88亿元、净利9.59亿元,相较于2019年已经腰斩。2021年财报中,其营收16.54亿元,净利5.891亿元。从2020年开始,趣店的营收和净利润呈现大幅度下滑态势。

不过,连续两年的盈利,使趣店账上的现金存量依然维持一个较大的份额。6月发布的一季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趣店公司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人民币22.454亿元(3.542亿美元),限制现金人民币2.291亿元(3610万美元)。

其中,经营活动提供的现金净额为5.672亿元人民币,主要来自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的现金提取。投资活动提供的现金净额为人民币4310万元,主要是由于贷款本金净额,部分抵消了作为衍生工具抵押品的存款支付。用于融资活动的现金净额为3.778亿元人民币,主要来自回购普通股和可转换优先票据。

现在趣店加紧转型,应该是最后的机会。毕竟现金流充沛,而且主营业务正在收缩,加上资本市场的推动,罗敏急吼吼推出预制菜就可以理解了。

但预制菜真救得了趣店吗?

04丨预制菜是一口锅

其实,趣店转型做预制菜也可以看做是背水一战。

一方面,预制菜市场现在已杀红了眼,所有人都对此看好,越来越多的重磅玩家已经下场。

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预制菜市场规模为3459亿元,同比增长19.8%,预计未来中国预制菜市场保持较高增长速度,2026年预制菜市场规模将达10720亿元。

根据蝉妈妈6月份发布的《抖音食品饮料行业报告》显示,与2021年同期对比,2022年1-4月预制菜抖音销量增长了1503%,呈现出预制菜强大的市场潜力。

庞大的市场刺激了投资者的目光,竞争愈发激烈。现在已经知道的入局者包括知香、梅林、恒都、知味观、东来顺、大希地等知名品牌。另外,在这一赛道里,还有陆正耀的“舌尖英雄”虎视眈眈。

然而,各大连锁餐饮品牌都在布局,味知香、安井等早期布局预制菜的企业市场占有率尚不及1%。趣店做预制菜只能押注直播带货,想要实现突围很困难。

另一方面,预制菜是一个供应链管理及其重要的市场,相应如何保证食品安全和供应稳定,是预制菜商家必须关注的业务重点。

但在这一点上,趣店可能并没有做好准备。

6月15日,在罗敏的直播间首秀中,3个半小时的抖音直播销售额为 231.7 万元,次日再直播,销售额 197 万元。

在罗敏的直播间里,不断地在进行价格补贴,首单每份9.9元、9.9元包邮的价格持续不断。在第二日的直播中,新粉丝买一份香菇滑鸡只要 1 分钱,当日有库存显示为10万件,这依旧走的是“烧钱”补贴的模式。罗敏甚至称,这样一单,公司会亏30元,但“烧钱”补贴,是获客的重要方式。

如今的趣店,急需获客。

7月17日,罗敏更在直播间中大送1000台iPhone手机,试图引发消费者抢购的风潮,也是在为转型制造声量。

销量虽大,中间有很多都是靠投放吸引的,后续复购率如何还有待观望。另外,趣店自己不做预制菜,是找企业代工,其中的模式更像三只松鼠,风险和监管以及供应链管理都是难题。

关键目前趣店的供应链管理就已经出现问题,很多购买到商品的消费者发现,商品只是预售链接,相应的发货时间要延后一周甚至10天。可见轻资产创业,对供应链管理是不小挑战。

目前为止,趣店在预制菜领域的投入还属于看不见的状态,如果单单只凭借在市场方面的刺激和互联网营销的手段,恐怕也只是第二个栽跟头的三只松鼠。

预制菜被看作近期最热的赛道,竞争激烈,趣店能否杀出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唯一能肯定的是,留给趣店再次创业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