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巨额亏损仍加速扩张,瑞尔集团市值已不及通策医疗零头

一边亏损、一边加速扩张,瑞尔集团的发展模式或许并不明智。

文|氢财经 梁华梁

编辑|王婷妍

“港股牙科第一股”瑞尔集团的扩张势头,仍在继续。

继投资收购通善口腔51%权益、新增9家口腔诊所之后,瑞尔集团重磅宣布,要在新的财年内,筹建2家医院、6家诊所。

值得注意的是,瑞尔集团加速扩张的背后,是持续多年的巨额亏损,以及不断攀升的资产负债率。

而这一结果,是由瑞尔集团的扩张模式所导致的。据了解,瑞尔集团不断收购和自建口腔机构,使得其不得不背负巨大的运营、人力成本以及营销支出。

今年上市伊始,瑞尔集团就遭遇股价破发,如今市值只有53亿港元,不及通策医疗的零头。

一边亏损、一边加速扩张,瑞尔集团的发展模式或许并不明智。

加速扩张,仅完成“千店计划”十分之一

8月2日,瑞尔集团方面称,2022-2023财年,公司将筹建2家医院、6家诊所,增设超过160张椅位。

近年来,受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口腔医疗行业的增长节奏明显放缓。然而,瑞尔集团仍选择逆势扩张,积极布局全国市场。

就在不久前,瑞尔集团刚刚通过全资附属公司上海瑞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向无锡市通善口腔医院有限公司投资,获得其51%的权益。而通善口腔在江苏省无锡市及邻近地区经营9家口腔诊所。

至此,瑞尔集团全国诊所再次增至121个。

资料显示,瑞尔集团成立逾二十年,创始人为邹其芳。

刚刚过去的7月12日,瑞尔集团在北京CBD发布新品牌瑞尔臻选。至此,瑞尔集团已形成“瑞尔齿科+瑞泰口腔+瑞尔臻选”的高中端品牌组合,目标客户覆盖中国一线及新兴一线城市的富裕消费者,凭借高端的服务和护理赚取溢价。

事实上,在资本机构的加持下,近年来瑞尔集团的扩张势头异常迅猛。2017年,在瑞尔集团的D轮融资发布会上,邹其芳曾表示,计划在2025年达成“千店计划”。

“高端+中端”双布局,再加上千店的野心,致使瑞尔集团在业内获得一个有趣的称号——“口腔医疗界的海底捞”。

而现实情况是,截至今日,瑞尔集团仅开了百余家诊所,完成了“千店计划”的十分之一。

或许,“千店计划”的提出,更主要的是为瑞尔集团的上市之路造势。

持续巨额亏损,资产负债率不断走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举扩张的背景下,瑞尔集团却深陷亏损的泥潭。

数据显示,2019财年-2021财年,瑞尔集团收入分别为10.8亿元、11亿元以及15.15亿元。

而在同期,瑞尔集团的净亏损分别为3.04亿元、3.25亿元以及5.98亿元。

瑞尔集团方面给出的亏损原因是,由于期间内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债券及权证的公允价值变动亏损以及产生的若干一次性开支的影响。这与瑞尔集团上市前的对赌协议相关。

不过,高额的销售费用以及牙医薪酬,更是造成瑞尔集团巨额亏损的直接原因。

数据显示,2019财年-2021财年,瑞尔集团的销售成本分别为9.17亿元、9.88亿元、11.51亿元以及6.54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8%、89.9%、75.9%以及77.7%。

而牙医薪酬方面,据瑞尔集团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财年至2021财年,瑞尔集团全职牙医平均年收入在百万以上,最高超200万元。

如此高的薪酬支出,势必将严重侵蚀瑞尔集团的利润空间。

持续巨额亏损之下,瑞尔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不断走高。

招股书显示,2019财年-2021财年,瑞尔集团总资产分别为18.76亿元、19.03亿元、23.51亿元,总负债分别为35.12亿元、39.31亿元、48.07亿元,资产负债率逐年升高,分别达187.25%、206.57%、204.47%。

这或许也是瑞尔集团急于上市的原因之一。

高负债率之下,瑞尔集团仍在加速扩张。

然而,就在7月28日,瑞尔集团发布2022财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24亿元,同比增长7.16%;净亏损6.96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6.50%。

两种扩张模式,瑞尔市值不及通策医疗的零头

相关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口腔医疗服务市场从2015年的923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628亿元,复合增速达12%,且有望在2030年突破5000亿元。

然而,如此庞大的市场,却因为从业者众多,而整体呈现僧多粥少的竞争状态。

为了实现破局,瑞尔集团找准市场缺口,切入高端,瞄准富裕消费者,凭借高端的服务和护理赚取溢价。

当然,瑞尔集团在高端赛道上也不缺竞争者,比如通策医疗。

值得一提的是,瑞尔集团和通策医疗,同为高端路线的玩家,还都是上市公司。但是,二者的市值、利润水平相差悬殊。

而这一结果,源于两家公司扩张模式的不同。

通策医疗以大本营浙江市场为主,以“总院+分院”方式构成区域医院集群,以大带小向外围辐射扩散。

而瑞尔集团的扩张模式是以收购和自建口腔机构为主,在一二线城市持续扩张门店。

而瑞尔集团模式的弊端是,从新店建设到实现盈利,周期很长,需要时间和资金支持。

毕竟,瑞尔集团实行高端化“拓店”策略,其经营场所基本上都选在一、二线的繁华地段,使得公司的运营成本居高不下。

扩张模式的不同,也造成两家公司医生队伍建设模式的不同。

数据显示,瑞尔集团2019财年-2021财年收入成本中人力成本占比分别在43%、46%、39%。上文中也提到,其全职牙医平均年收入在百万以上,最高超200万元。

与之相比,通策医疗的人力成本就相对较低。

根据通策医疗2021年年报,其人力成本约为8.35亿,牙医总人数为1634人,即便是不考虑护士、医技和其他人员,其牙医平均收入也仅有50万左右。

此外,在扩张的同时,瑞尔集团的销售费用也在持续给成本增添压力。

数据显示,瑞尔集团的销售费用率在6%水平,而通策医疗销售费用率仅为1%。

如此看来,瑞尔集团和通策医疗扩张模式的不同,从而造成其人力成本、营销模式的迥异,而最终使得瑞尔集团和通策医疗,一个巨额亏损,一个持续盈利。

如今,瑞尔集团的市值仅为53亿元,不及通策医疗的零头。

在这种背景下,瑞尔集团仍旧加速扩张,或许并不明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