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球星卡的暴利与泡沫:2元卡炒至700万,直播卖卡月入百万

球星卡在割谁的韭菜?

文|Tech星球 习睿

球星卡,一张印着足球、篮球明星的小卡片,原本是由体育文化延伸出的一种小众圈层兴趣爱好,而伴随着世界杯的热度,现在逐渐变成新的“投资场”。

在球星卡二手交易平台卡淘上,截至12月8日,C罗的一张球星卡被拍到超700万的天价。而梅西的多张球星卡也都拍出上百万的价格。

图源:卡淘APP截图

实际上,球星卡有着和盲盒类似的玩法机制。拿到授权的发行商发售球星卡,通过代理、中间商卖到球迷手中。同样因为带有稀缺性,球星卡也延伸出二级市场。而那些惊人的天价球星卡也都是出自二级市场。

尽管球星卡在国内兴起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已经有从发行、代理到零售的完整产业链。而随着世界杯如火如荼的进行,球星卡也走到聚光灯下。一张小小的卡片背后,到底炒作还是真的暴利生意?

01 一张卡片,有人花费上万

Alan对于球星卡的记忆要追溯到1998年,当时为了收集球星卡,不知道买了多少包干脆面。而现在,为了买到英格兰球员的卡,Alan开始在网上下单帕尼尼公司出品的世界杯球星卡。

在本届世界杯期间,32个球队,486名球员。卡牌发行商帕尼尼公司发行的世界杯系列球星卡,针对每个球员都设计了一张球星卡。

球星卡的实际价格并不贵。此次世界杯系列卡中,24包(共192张卡)的盒装球星卡价格大致在350-450元之间。每张球星卡的发行价格仅在1.8-2.3元之间。

但游戏规则掌握在发行商手里。和盲盒类似,球迷在购买球星卡时,并不知道自己会抽中哪个球星。为了心仪的球星,球迷们需要不断的买卡,直到抽中想要的球星卡。

Alan是为数不多的理性玩家,在买了几十张后便收手。“四百多张里面只有15张是英格兰的球员,这概率真的很小”,Alan算了一笔账。但他身边朋友为了集齐全套,已经花了五六千元。

除了类似盲盒的销售机制,发行商们也通过“人为制造的稀缺性”来不断刺激球迷购买球星卡。这是俘获人心的核心,也是球星卡能够有炒作空间的关键。

球星卡大致被分为普通卡、签名卡、实物切割卡等不同等级。签名卡是带有球星亲笔签名,而实物切割卡是把球星的球衣切割下来,镶嵌到球星卡中。普通卡中又可以分为不同等级。

这些签名卡、实物切割卡以及稀有卡,也正是二级市场受追捧的对象。根据相关数据,一张梅西的签名球星卡,在卡淘App上拍卖出了32万元。

发行商在推出每个系列时,会提前公布这一系列各种不同等级球星卡的构成配置。如此次世界杯系列,每55包中只有一张超稀有卡,每16包中有1张稀有卡。一包里则有8张卡。

没有拆开包装前,谁也不知道自己能抽中哪些卡片。“赌徒心理”驱使着球迷不断地买卡、抽卡。就像为了抽中盲盒中的隐藏款,年轻人不惜“端盒”。

而就算是普卡也可能跟着球员在赛场上的实时表现,而有升值空间。但这需要玩家对球员有极为了解,能提前判断谁有可能成为“黑马”。

“有个00后球员萨卡踢进英格兰队的第三颗球,他的卡一下就上涨了”,Alan告诉Tech星球,“他之前也没有很出名,谁也没想到能在这一届表现得不错。”在卡淘上,截至12月8日,萨卡的本届世界杯球星卡已经被竞拍到150元。

无论是为了追星还是拆卡带来的惊喜感,球星卡收藏玩家都在不断为此充钱。

祁强是一个初级玩家,他只会为了喜爱的球星去下重金买卡。“像我这种初级玩家,淘宝和线下店就能完全满足需求了”,祁强告诉Tech星球。

但一些资深玩家在球星卡上的花费可以上万。“可能新系列出来,头部玩家特别喜欢的话,愿意一次性买个五万十万”,祁强告诉Tech星球,“就算是普通玩家,每个月的花费也会在两千左右。”

对球迷而言,买下球星卡不仅是在为“信仰充值”,也是一次可能的“暴富”机会。

02 越来越多人盯上这门生意,直播卖卡月入百万

球星卡真正在国内开始流行是在2005年。经过5年时间,逐渐形成从发行、代理、零售到二手交易等一系列完整的链条。

在这条环环相扣的产业链上,最上游的依然是那些手握官方授权的发行商。NBA、世界杯、英超联赛等顶级赛事的相关版权都集中在Topps、UpperDeck和帕尼尼这三大发行手中。他们制定并掌握着游戏规则。

而国内,更多从代理和零售环节切入这门生意。很明显的趋势是,越来越多人正在从球星卡爱好者,变成球星卡中间商——卡社老板。

所谓卡社,就是球星卡的零售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便是售卖球星卡。部分卡社会有一些延伸服务业务,比如说帮国内消费者对接国外鉴定机构。“球星卡属于收藏品,会存在品相问题,目前比较知名且权威的鉴定卡片品相的机构都在国外,有些卡社就会提供球星卡评级服务,帮忙对接”,国内一位卡社老板张伟告诉Tech星球。

开一家球星卡店是很多爱好者的梦想。在当地,一家球星卡门店不仅是交易场所,更是爱好者们的聚集地。但这一梦想的代价越来越大,最后爱好都败给了房租。

目前,北上广等城市依然有球星卡实体店,但规模远远比不上线上形式。整个上海仅有不超7家球星卡专卖店。更多人选择建立社群、运营社交媒体等线上形式成立自己的卡社。而2020年后,直播抽卡,成为更受欢迎的卖卡形式。

张伟的球星卡社就是以直播卖卡为主。相比其他卡社,张伟的卡社成立时间并不算长,不到一年。

“直播抽卡是2021年初在抖音发展起来的”,张伟告诉Tech星球,“有一定疫情影响,大家出不了门,也无聊。”

也正是因为疫情,年轻人无法出门娱乐,手头上反而有更多资金可以投入在球星卡上。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球星卡消费增长率为205%,高于全球平均的162%。

在直播间里,粉丝可以随时组队拆卡。下单后,主播直接在直播间里帮粉丝拆卡。“直播最大的优点是及时性,过往大家玩卡只能在当地,找球星卡店,或者在群里一起拼。现在没有地域的限制了”,张伟解释道。

图源:抖音APP截图

靠着直播,张伟每个月能有40—50万元的流水。绝大多数新成立的卡社月流水在10万左右。而有从业者告诉Tech星球,在抖音上,TOP级别的直播间月收入能达到百万。

也就是2021那一年,专门做拆球星卡的直播间明显增多。张伟粗略计算过,在上海大概就有40-50家做直播的卡社。

点进抖音,无论哪个时间段都有主播在直播拆卡。但在资深爱好者眼里,那些完全冲着赚钱的拆卡直播间正在传导不健康的风气,并不能让整个圈子壮大。

“更多主播连球星都认不全就开始在拆卡,完全不会介绍,他们根本不追球,纯粹是为了赚钱”,球星卡爱好者张江景告诉Tech星球。

03 “炒球鞋是理财,炒球星卡是博彩”

“这东西赌的成分太大了,就是一种变相赌博”,祁强告诉Tech星球,“就是有人把一些稀缺卡的价钱炒得特别高,去吸引一堆人去拆卡。”

但“十赌九亏”才是常态。“从我身边的人来看,赌卡的收益并没有那么乐观”,祁强告诉Tech星球,“靠囤卡、炒卡能够做到收支平衡就算是玩得还不错的。”

“卡都是限量的,稀有卡就那么多”,祁强补充道。但巨大的利益还是吸引着圈外人想要进来赌一把,囤卡来抽稀有卡,甚至不惜高价从二手卡贩手上去收购稀有卡。

张伟告诉Tech星球,二手卡贩绝大多数手上并没有货。“更多是他给你报个价,再帮你去找。找不到的话,他就拖着,过一段时间货品降价了,他再卖给你。”

在球迷眼里,收藏球鞋卡是在“追星”,是一种爱好。在圈外人看来,球星卡是有炒作空间的“新型投资工具”。而正是这些一心“投资”的圈外人最有可能被套牢“割韭菜”。

根据多年的经验,张伟总结出规律:星球卡出10个系列,可能有两个系列会被追捧,价格上涨,而绝大部分的星球卡的价格反而会跌。最差的系列,可能会跌倒发行价的一半。

“本来星球卡在市场上的热度就比较低,玩的人少。在国内外,一些好卡出来了之后,都会被记录下来,不管是交易、直播。那对应的,这个系列剩下来的卡就卖不出去”,张伟解释道。

张伟告诉Tech星球,个人玩家基本无法整箱囤货,投入成本过大,只有卡社可能这样进行投资。“因为你得一箱一箱囤,一箱就得四五万。只有囤个20箱30箱的,那可能在几年之后去控制价格,但这个资金量就非常大。”

张伟看来,目前圈内确实存在炒作、哄抬价格的行为,但他并不认为球星卡的价值体系会崩盘。“很多卡片它的价值不会跟现在的价格差太多。球星卡其实是收藏品,它的价值就取决于稀有度。”实际上,真正能拍出高价的球星卡只集中在梅西、C罗的球星身上。大多数球星卡并不具有高溢价能力。“球星卡的价格还是跟着球星来的”,祁强表示。

在球星卡圈里,篮球的受众比足球更多,往往篮球球星卡的销售规模更大。而等本届世界杯结束,这场有关球星卡的高价游戏也会回归平静。真正的爱好者不会离场,而“投资者”也许就无法离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