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游戏梦,醒了

字节收缩游戏板块,选择“及时止损”。

文 |  另镜 萌萌

编辑 | 陈秋 

为切游戏这块蛋糕,字节跳动曾下了不少血本,但如今却传出了要“放弃游戏业务”的消息。

近日,据消息称,字节跳动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的业务和人员调整。现有项目星球重启、晶核、以及被收购的企业沐瞳也将对外售卖。

在脉脉社交平台上,“传字节朝夕光年大规模裁员”话题于11月26日登上热榜第一,也有网友贴出一张截图内容透露了,此次裁员的时间、赔偿方案和出售项目洽谈情况。

11月27日,朝夕光年方面对另镜表示,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但同时,也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

字节跳动涉足游戏业务已久,为了建立完善的业务团队,从2017年下半年便开始自建联运团队,随后直播、小游戏、自研等方面陆续加码。

而朝夕光年成立于2019年,是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研发与发行业务品牌。这一年,原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兼任朝夕光年负责人,他在一年后全职负责字节游戏业务。

朝夕光年也沿用了字节跳动常用的 “大力出奇迹”的策略。2019年3月,朝夕光年以1.1亿元资金收购原三七互娱子公司上海墨鹍,组建“上海101”工作室。

从休闲游戏到重度游戏,字节跳动也同样用“买买买”,来抢占市场席位。2020年,字节跳动正式成立游戏部门;2021年,字节跳动以100亿人民币的现金与价值150亿的股权为代价收购沐瞳科技与有爱互娱。

方正证券在研报中表示:字节跳动通过收购+挖角+自建组建超千人游戏团队,进行重度游戏多品类布局,目标打造高DAU的全民爆款。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9-2022年,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投资至少22起,其中8起为100%的股权并购。

而对于进军游戏行业,国信证券曾分析道,字节跳动有较大比例广告收入来自于游戏行业,而腾讯又占据着国内移动游戏超过六成,无论是防止被扼住游戏广告、视频和直播的咽喉,还是补全内容品类、产业链延伸获得更多收益和稳定性,游戏行业都是必争之地。

但在游戏领域,不乏看空字节游戏业务的人士,而其观点则包括“有流量不等于能做游戏”、“缺乏游戏基因”等言论。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另镜,字节收缩游戏应该不是一个短期内的决定,且选择及时止损也并非是一件坏事。

风波不断

今年7月暑期《晶核》上线后,表现亮眼,很快进入畅销榜前五。据公开资料,《晶核》研发由朝夕光年位于北京的绿洲工作室主导,工作室负责人为字节从完美世界挖来的制作人王奎武。

据GameLook数据统计:《晶核》上线两周内,全平台流水达到4~5亿,预估单日流水超过3000万元。在国内同期ARPG(动作角色扮演游戏)品类中,《晶核》是吸金能力最强的手游。

这款游戏产品的发布,似乎救了朝夕光年一把。因在2022年9月,传出了“3000多人的朝夕光年启动了大规模的人员和项目裁撤”的消息。

据媒体报道,旗下4个自研工作室中,上海101工作室解散,北京绿洲工作室和杭州江南工作室皆有20%的裁员比例。朝夕光年在北京、上海、杭州布局了四大中重度自研游戏工作室,就有101工作室、绿洲工作室、江南工作室,以及无双工作室。

今年4月,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旗下休闲游戏平台Ohayoo团队被裁撤,现有人员和业务被并入字节旗下广告平台穿山甲,继续为游戏开发者提供休闲游戏立项服务。

知情人士称,Ohayoo团队从2021年开始历经数次缩减,至今团队人数仅剩约30人,约为巅峰时期的10%。

另一位内部人士称,支持Ohayoo的UG(用户增长)部门也遭到了裁员,因该业务“广告变现的LTV(用户生命周期总价值)很低”。

随后,该消息被字节否认。

字节称,Ohayoo此次业务策略调整,将进一步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同时更加专注于立项、变现、推广赋能,并引入更多合作伙伴搭建业务生态,为开发者提供更精细、全面的发行服务。

而在几天前,有媒体报道称,字节拟50亿美金出售沐瞳科技,正在接触和寻找潜在买家。出售原因在于字节希望精简运营架构,并更加聚焦于公司的核心业务。

沐瞳科技于2021年3月被字节收购,斥资约40亿美元,至今不到3年时间。上述脉脉网友贴出的截图上称,沐瞳科技估计只能卖20亿美金。

其实,游戏业务曾被字节跳动委以重任。字节跳动副总裁、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曾表示,“我们很看好游戏这个方向,会很耐心地投入。”

2021年,字节进行了一轮架构大调整,彼时,朝夕光年被单独划分出来,与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TikTok并列。2022年12月中旬,字节跳动针对国内发行和海外发行两条业务线进行了合并,并成立全球发行工作室ONE Publishing Studio,瞄准了海外市场。

而如今,游戏在字节的地位急转直下。今年3月,在字节跳动11周年年会上,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分享了公司2023年的业务目标。他表示,未来一年,公司将聚焦投入信息平台和电商这两个主干业务。

对于游戏业务,梁汝波当时在讲话中提到,游戏、教育、PICO等业务处于早期阶段,“要有想象力,保持平常心”。

“短平快”不适合游戏 

提到字节跳动,就不得不提其流量优势,拥有抖音、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西瓜视频。

据App Growing估算,2019年整年,抖音短视频移动广告收入373.07亿元,位居流量媒体移动广告收入榜第一,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现升级为抖音火山版)分别收入235.82亿元、157.03亿元、151.12亿元,均在前十之列。

而流量变现则有三大变现途径,电商、广告和游戏。但字节跳动游戏板块至今并未创造奇迹,《晶核》热度也并未持续。据Sensor Tower数据,今年7月上线的《晶核》在8月进入中国iOS手游收入榜前五,朝夕光年的收入相应增长20.8%,位列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榜第6名。但在10月,《晶核》排名掉至第15名。

另一个朝夕光年今年的重点游戏——《星球:重启》,于11月16日开启公测,此前这款游戏已登录中国港澳台和日本市场,一度登上iOS畅销榜TOP 30。七麦数据测算,公测至今这款游戏iOS端预估收入已超过358万美元。

中娱智库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高东旭对另镜表示,此前字节代理运营多款产品,并购了很多研发公司,但对外发行的部分产品表现没有达到预期。比如《航海王-热血航线》倾尽几乎全站资源发行的投入和产出就不成正比,自此便埋下了一个根。而最近收益较好的《晶核》,也与国内其他大厂的扛鼎之作差距较大。

在高东旭看来,这背后则是因字节选择的游戏产品类型,以及对产品品质方面挖掘不到位。同时,字节更偏流量,在运营投入方面相对单薄。字节很多运营、市场推广人员是从其他大厂招聘过来,从策略和打法上没有形成一个统一。

“但从另一面来看,自2022年之后,目前字节电商业务变现程度较好,广告收益逐步提升,是明显高于游戏这一块的,所以收缩游戏板块也是字节比较明智的选择。” 高东旭说。

此外,目前从国内外游戏市场来看,是存在压力的。随着版号的恢复常态好发放,国内游戏市场缓慢复苏。据《2023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23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442.63亿元,环比增长22.16%,同比下降2.39%;用户规模达到历史高点,中国游戏用户达6.68亿人,同比增长0.35%。

相对比下,海外市场压力也不小。报告显示,2023年1-6月,中国自研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82.06亿美元,同比下降8.72%。美、日、韩仍为中国移动游戏主要海外市场,占比分别为31.77%、19.65%和8.50%。来自中东、拉美、东南亚等海外新兴市场则继续保持上升势头。

字节的友商们在海外动作频频。米哈游的《原神》《崩坏:星穹铁道》全球同步上线,海内外市场均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网易也于今年推出《蛋仔派对》海外版《Eggy Party》。

据Sensor Tower数据,《Eggy Party》自9月上旬上线东南亚以来,在东南亚市场下载量保持高位,10月下载量再度提升44%,排名增长12位,跃居下载榜第6名。截至10月底,《蛋仔派对》海外下载量突破1000万次,印度尼西亚下载量占比达到43%。

腾讯披露2023年第三季度国际市场游戏收入133亿元,增长14%;排除汇率变动的影响后,增幅为7%。

高东旭表示,现在游戏行业已进入成熟阶段,是多方面长线投入的比拼。从腾讯、网易的成功案例来看,其都是长生命周期、重运营的产品,能否把通过流量引来的用户转变成长期留存的用户,是很考验团队的。

游戏行业资深分析师廖旭华告诉另镜,目前字节是需要对其游戏业务进行反思的。因在四年多的发展中,无论是旗下朝夕光年还是Ohayoo,如今的情况都是投入远大于产出,并没有成为一家真正参与到行业的核心市场竞争的公司,也没有持续做游戏产品的能力。

“要做出一个游戏项目组是很难的,字节整体追求扩张和效率,和游戏行业追求团队磨合和沉淀是不一致的。” 廖旭华说。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