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不再“充值”,字节游戏撤退

这一次,大力没有奇迹。

文|豹变 赵若慈

编辑 | 刘杨

「核心提示」

字节旗下游戏品牌朝夕光年大规模业务收缩,字节游戏板块迎来“地震”。六年时间“氪金”几百亿,字节的“游戏梦”还是没能继续做下去。

前脚PICO刚经历“调整”,字节游戏业务迎来又一次“大撤退”。

11月26日晚,脉脉上流传着一张字节旗下游戏板块朝夕光年启动“解约”的截图,“朝夕光年大规模收缩”的相关话题也引发热议。

紧接着,11月27日,字节跳动回应媒体表示,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对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公众号“游戏新知”的一篇文章提到,字节游戏业务此次收缩波及人数大约700人。震荡主要集中在自主研发且未上线的游戏项目,同时发行线也有所收缩。

一位接近字节的相关人士对《豹变》表示,该消息比较属实。“目前保留了UGC和探索AIGC相关业务的人,直播相关的全都优化了,其余的比如《晶核》《星球:重启》这些内容业务正在找买家,给了三个月的时间。”

从2016年开始探索,为字节游戏“充值”了六年的张一鸣,为何放弃了这张牌?

朝夕之间,“光年”不保

“周日通知到各在研项目负责人项目解散,周一发正式通知并周一完成所有的解约合同签署和解散,据说只给一天完成,此次裁员除了会赔偿N+1,还会把年终奖股权等都折算完。”各大平台流传的裁撤消息截图中如此写道。

11月27日,朝夕光年回应:“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但同时,也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

字节游戏业务线大“地震”的同时,社交网络上各家游戏公司开始“抢人”。在一份“朝夕光年英年殿:重生之路”的腾讯文档中,腾讯、网易、B站、完美世界、莉莉斯、三七互娱等头部大厂和游戏公司,纷纷贴出自家的招聘岗位收留“心碎字节游戏人”。

然而,朝夕光年中台部门的某员工对《豹变》表示,他的很多同事和张一鸣一样,根本“不玩游戏”,更不懂业务,因此导致效率极其低下,“浑水摸鱼的大有人在”。

该员工认为,字节在游戏业务上并没有搭建起足够专业团队。“之前很多人都是从腾讯网易‘挖’来的,但说实话,难道腾讯、网易的项目比不上朝夕光年?有磨合好的团队、靠谱的业务、丰厚的薪资,能待下去谁会想走呢?” 

最近一年,字节游戏内部也经历了频繁的调整。2022年12月中旬,字节游戏对国内发行和海外发行两条业务线进行了合并,成立了全球发行工作室ONE Publishing Studio。

据《豹变》了解,今年年初,字节将原来的无双、绿洲、江南三个游戏工作室全部合并到ONE Publishing Studio,但研发依旧保持不变,比如《星球:重启》的研发江南工作室仍然在杭州,发行基本都集中在深圳总部。

另外,抖音游戏中心(小手柄)已经划分给抖音,除了ONE Publishing Studio之外,朝夕光年旗下还包括做抖音达人UGC变现的“发行人计划”以及一些中台部门。

前朝夕光年员工李斯告诉《豹变》:“整个内部很混乱,基本什么事情都推不起来,不管是做什么,都需要有成功的案例来证明一件事的可行性。一个月可能全部都在写方案、改方案中度过,最后结果可能也是方案毙掉,浪费一个月时间。”

当组织突然扩张,自然避免不了管理上的繁杂和无效的交接,这对需要艺术和创意的游戏行业来说,影响或许更大。

反映在具体的业务方面,字节游戏入局6年,直到今年7月份才等来了自研游戏的第一个小爆款——《晶核》。七麦数据显示,《晶核》上线首周在iOS平台流水就达到近7000万元,并在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10霸榜近一个月。

然而,“又肝又氪”是业内对《晶核》的普遍评价。一位玩家告诉《豹变》:“刷副本是好玩的,但是没有自动寻路,找NPC有点别扭,为了端手互通,手机玩起来有点乱。氪金非常严重,强化装备要七颗星满了才能强化,能达到七颗星的几率就不是百分百。”

玩家的反馈体现在数据表现上:相比于8年屹立不倒的《王者荣耀》,字节的重点项目《晶核》显然“花期”过短。Sensor Tower最新发布的《2023年9月中国App Store手游收入排行榜》显示,《晶核》已从8月的第5位滑落至11位。

李斯认为,即使《晶核》是字节自研游戏的代表作之一,但依旧走了《航海王:热血航线》的老路:起势很猛,后劲不足。

据李斯了解,从《热血航线》开始,基本都是集抖音之力在发行。没有任何一个游戏在抖音有这么大的力度,千万预算做发行,头部KOL基本都是“打包使用”,游戏小手柄、大量的主播短视频、抖音广告铺天盖地。

“即使是这样,都没有做好,那只能说明是产品不行。”李斯说。

大力不再有奇迹

即使是抖音的流量,字节游戏部门也要通过“内部结算”,并不能直接互通。李斯透露,“字节的游戏业务板块一直在广告业务方面欠着款”。他表示:“现在买量成本越来越贵,买量已经成为过去式,不好好做游戏内容只有等死。” 

2016年年初,字节跳动就开始做游戏行业的调研,数据和结果导向的字节,给了游戏业务前所未有的“耐心”。

2019年,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研发与发行业务品牌朝夕光年成立。依靠字节擅长的算法和流量,字节旗下休闲游戏平台Ohayoo制造出《我功夫特牛》《我的小家》《音跃球球》等多个爆款,字节也借此敲开游戏行业的大门,成为“休闲游戏发行一哥”。

字节还以1.1亿元从三七互娱手中收购上海墨鹍,搭建起一零一工作室,成为其在上海的核心游戏工作室。

同样是2019年,原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兼任朝夕光年负责人。2020年,朝夕光年在4个城市成立了5个研发与发行工作室,到2020年底,朝夕光年的规模已经达到2000人。

区别于米哈游的资深二次元创始人蔡浩宇、刘伟、罗宇皓,也区别于老玩家网易创始人丁磊,字节游戏板块从张一鸣、严授到部分底层员工,自上而下都缺乏对游戏最基本的信仰和热爱。

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2019 年初,严授让战略部门设计了各游戏工作室的立项制度。朝夕光年战略部被命名为“Athena”,取智慧女神雅典娜之意,成员大多数为投资咨询机构出身,没有游戏行业背景。

字节游戏一度想通过中重度游戏在游戏圈站稳脚跟,却在下一个《王者荣耀》出现之前屡屡受挫。

2021年2月22日,朝夕光年正式确定游戏品牌名。本想一路高歌猛进的字节游戏,却碰上游戏行业长达8个多月的“版号寒冬”,字节的耐心在这200多天的时间里明显被消耗掉了一部分。

相关资料显示,2022年,字节游戏旗下4个自研工作室中,上海101工作室解散,北京绿洲工作室和杭州江南工作室皆有20%左右的裁员比例。

游戏版号放开之后,字节游戏却依旧处于“寒气”之中。在朝夕光年大规模收缩前,市场传出字节跳动旗下游戏公司“沐瞳科技”正在寻求被收购,估值在50亿美元左右。2016年,沐瞳在海外推出MOBA类竞技手游《无尽对决》,火遍东南亚。2021年,沐瞳正式被字节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无尽对决》在今年4月获得国服版本游戏版号,但此后几乎没有水花。游戏行业从业者梁鑫对《豹变》说:“国内市场有《王者荣耀》,同品类的《无尽对决》几乎没有任何竞争力可言。”

张一鸣放弃“浪漫”

2019年3月12日,张一鸣在公司7周年庆典上提到,字节跳动是一家“务实且浪漫”的公司。“什么是务实浪漫?就是把想象变成现实,face reality and change it……有生命力是浪漫,面向未来是浪漫,拥抱不确定性是浪漫,保持可能性是浪漫。”

目前来看,字节显然已经没有耐心去享受“拥抱不确定性”的浪漫了。

11月7日,字节跳动旗下虚拟现实品牌PICO发布内部通知,计划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以更好地聚焦在硬件与核心技术的长期探索和突破上。PICO在游戏、视频、社交等方面都没能做出市场足够认可的内容,

据《豹变》此前的报道,2022年年底,马杰思主推的PICO虚拟世界游戏“轻世界”由于数据不好,优化了一部分人员,只留下了一些基础应用。

另外,在11月27日朝夕光年宣布大规模收缩当日,《王者荣耀》一哥张大仙官宣,将于12月2日19点30分在抖音直播首秀。

 

李斯表示:“抖音其实之前就和腾讯的《高能英雄》合作过了,进一步合作应该是早就达成共识,今年因为字节游戏板块压力本来就很大,自己的游戏不行不如直接恰腾讯的饭。”

直播平台斗鱼在11月21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陈少杰于2023年11月16日左右被成都警方逮捕。此时选择合作,对腾讯和字节来说,无疑是一场双赢。

回看2021年,字节跳动宣布调整组织架构,实行业务线BU化(Business Unit,业务单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朝夕光年和其他板块一样被寄予了吸引用户、增加字节“多元化收入”的厚望,也是一场关于“浪漫”的尝试。

只不过,两年过去,时过境迁,大力教育裁撤,游戏业务短时间内也只能持续“烧钱”。如何聚焦主业务、通过基本盘来创造更大的营收,是字节当下考虑的问题。

算法是字节的优势所在。11月28日,据36氪报道,字节跳动近期成立了一个新AI部门Flow,技术负责人为字节跳动技术副总裁洪定坤,业务带头人为字节大模型团队负责人朱文佳。

11月以来,字节各个事业部频繁进行调整和重组,这也许意味着,当下的字节更需要抖音、TikTok等基本盘来开拓业务,未来一段时间里,“务实”是保守而正确的选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