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创业潮:AI、风口与新世界

量身定制一个新世界。

文|定焦  黎明

编辑|魏佳

如果不创业,池光耀现在应该上大三,正准备上半学期的期中考试。2023年8月末的一个陌生来电,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电话那头是奇绩创坛,创始人陆奇告诉他,他们被投了。

当时距离大三开学仅剩一周时间。此前他跟合伙人约定,自己休学创业需满足两个条件中的任意一个:拿到10万用户,或拿到一笔投资款。

很可惜,在假期快结束时,用户总数停留在3万。但很意外,第二个条件竟然达成了。

于是在20岁的年纪,他从上海外国语大学休学,成为一名全职创业者,一头扎进AI的浪潮里。

人工智能掀起的创业浪潮,正加速席卷全球,池光耀是被裹挟进去的万分之一。

这股浪潮源于ChatGPT的横空出世,点燃了AI大模型的创业之火。在硅谷,在上海,在新加坡,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创业,其中很多是00后。

相比整顿职场,成为一名CEO,在AI圈子里遨游,或许更能让00后心潮澎湃。他们做的项目五花八门,元宇宙、虚拟人、AIGC、3D打印……他们乘风而起,成为创投圈里一股不可忽视的“新势力”。

十年前,我们看到90后坐上移动互联网的列车;今天,00后正在组建自己的船队,开启他们的大航海时代。

被AI改变的大学生

“如果你明天要死掉,今天做的事情会是什么?”

池光耀十分焦虑,在20岁来临之前,他总是去想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于是在大二上学期,他做了一件看似很有意义的事情:把绩点拉到满分,成为该专业近几年少有的满分学生。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加大他对学习的兴趣值,反而让他对这些知识的价值更加怀疑。

他喜欢尝试各种最前沿的事物,但学校里的课程非他所爱。“准确来说,整个中国式的升学、工作、退休的人生路径,和我期望的、不受束缚探索新事物的生活之间,有一定的偏差。”

作为一个从未系统学过编程的文科生,池光耀自认为技术还不错,最快能三天实现从idea到MVP的转换。今年1月,他花了半个寒假的时间,编写了一个叫作“溯时计”的小玩意。它可以记录电脑上的一切内容,并允许你回到过去的任意时间点,“就像坐上了时光机”。

他想找一个合作者开发前端UI界面,于是把“溯时计”的信息发布在清华论坛上,结果没吸引到合作方,“惊动了”奇绩创坛的人。

那会儿奇绩创坛正在四处搜罗种子期的创业团队,曾担任百度总裁、有着“中国AI布道人”之称的陆奇,是一块明晃晃的金字招牌。他们每年举办两次创业营,其中有一部分“校友”会被筛选出来,拿到30万美元或等值人民币的启动资金。

一听能提供机会,池光耀来了兴趣,填了一个申请表,想着或许某个校友能帮他把“溯时计”的UI开发出来。那会谈不上理想多远大,单纯就觉得好玩。

3月1日,OpenAI宣布正式开放ChatGPT API,池光耀将之形容为“惊天动地的大事”。他两眼放光:“大模型的权柄从OpenAI手里释放到了每个人手中,可以用它来构建应用,将改变这个世界上无数人的人生。”

这激活了他内心隐秘的激情。当月他便编写了一套叫作BillyGPT的程序,让人们能便捷使用ChatGPT,开发者可以使用它优化提示词。一个月后,从某头部公司裸辞的翟星吉通过这个项目找到他,两人一拍即合,次月即合伙成立公司,取名“语核”。

振奋人心的创业之路就这样启航了,虽然没多久俩人发现,有人赶在他们前一天抢注了商标,刚出道即碰壁,但池光耀依然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更大的问题是:钱从哪里来?

奇绩创坛的电话来得很突然,仿佛是剧本里有意设置的彩蛋。结束那通电话后,池光耀拿着30万美金的投资意向,回到学校正式办理了休学手续。

不是所有人都有池光耀这种破釜沉舟的决心,这个决心是建立在对AI前景的判断,以及自身能力的自信上。更普遍的情况是,一边读书一边摸索,等待时机。

23岁的沈泽楷原本打算一路在经济学专业读到博士,在去新加坡管理大学读硕士之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VITS,这是一个声音合成工具,可以克隆特定人物的声音,由此激发了他对人工智能的兴趣。

过去一年里,他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研究人工智能,拉上几个同学打了一场大模型的应用赛,拿下了全国三等奖,然后他想,或许可以把这个项目一直做下去。

他做的是AI社科科研助手,目前聚焦在做AI社科科研写作的子领域,团队9个人全部是在校大学生。他告诉「定焦」,一旦项目孵化成功,就放弃读博。“升博士的机会以后还有很多,但ChatGPT带来的这一波风口,可能就这两年,错过太可惜。”

这个时代不乏一腔热血之人,互联网拉平了信息的鸿沟,让创意自由流动,创业门槛被拉低了。尤其是AI大模型的爆发,激起了更多大学生的创业冲动。

“很多00后第一次创业的成本其实很低,即便做不成也可以再去读书。”一位关注00后的投资人对「定焦」说。

华创资本投资人张金通过调研发现,大学毕业即创业、休学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尤以在海外读书或读博期间的年轻人为甚。她总结为三个原因:

一是这些年轻人的学历背景非常出色,基本在国内外顶级高校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等强相关专业,有丰富的研究资源和大厂实习经历;

二是AI行业有非常多开源的模型和论文资源,只需要几个人就可以搭建完整的团队去开发和落地,起步非常快;

三是生成式AI被视为一次巨大的范式转移,年轻人对科技创新、乔布斯式的创业有很强的信仰崇拜。

自发也好,跟风也罢,00后AI创业者真的来了。

量身定制一个新世界

00后创业,会是噱头大于实际吗?

元宇宙公司AVAR创始人胡雅婷在大四期间就注册了公司,做过各种创业尝试。她做了一个大学生社区,产品上线后在校园里反响不错,迅速有VC抛来橄榄枝。但在毕业后全职创业时,她却果断变换方向,进军AI和3D赛道,因为她意识到传统互联网没有太大增长空间了。

这个判断源于她做算法工程师的亲身观察。在字节跳动抖音广告算法组实习时,她发现算法真的能改变世界,然而在既有体系已经搭建完善的情况下,算法再怎么优化,流量提升也很有限。

胡雅婷是华创资本投过的年纪最小的创业者,投资人张金对胡雅婷的第一印象是“聪明”,其次是坚持。张金几乎每次到AVAR办公室都看到胡雅婷在埋头写代码。后来胡雅婷说觉得杭州更合适公司发展,没几天公司直接开了杭州办公室,再过几天当地的商务合作也谈下来了。

因此当23岁的胡雅婷说出“想自己去创造一些比较新的东西,而不是做一些固有体系的事情”时,投资人选择相信。

上海人凌天格创业的契机非常偶然。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读书期间,正值疫情严重,他一边上网课一边跟几个同学做项目。由于爱玩剧本杀,他干脆把游戏搬到了线上,还找来很多声优做DM(主持)。最有趣的是,游戏有一个类似声音滤镜的玩法,玩家可以用AI变声,00后玩家很喜欢。

那会AI变声还没火,AI孙燕姿直到一年半以后才出现。在这期间,他创办的格子互动积累了丰富的声音资源,全力进入声音赛道。

凌天格跟胡雅婷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他们都是00后,都是名校毕业,都在21岁开始创业,项目都与元宇宙有关。

元宇宙是人们利用AI技术打造的虚拟世界,可以与现实世界进行交互,00后是元宇宙第一代原住民。

胡雅婷的AVAR通过AIGC生成各类3D和AR的内容,然后再通过3D的全彩打印去开发各类IP,虚拟生成和现实生产被打通了。凌天格在做的虚拟声音引擎,就像元宇宙世界里的声音“皮肤”,是一种新鲜的内容社交方式。

这些产品代表了未来元宇宙世界的主流消费方式,很受新一代3D原住民的喜爱。

不过在当下,这类产品要进入普罗大众的生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过去两年,从元宇宙到Web3,再到现在的AIGC和AGI,浪潮一波接一波,技术飞速迭代,创业者面临的冲击非常强烈。

凌天格刚开始做声音引擎时,使用了传统变声方案,发现在复杂场景下效果不可控,后来又尝试类似讯飞听见基于AI语音的方法,发现效果也不好。到了2022年初,公司账上的资金已经非常紧张,按照凌天格对「定焦」的说法,当时公司“已经快挂了”。

摆在凌天格面前的选择有两个:一是把钱省下发未来两个月的工资,二是拿钱去做投放。最后他选了后者。

市场总是愿意奖赏那些敢于冒险的人。投放的效果很明显,没几天,源码资本负责种子期投资业务的董事总经理张星辰找上了凌天格,他从北京飞到上海,两人见面谈了一个小时,当面敲定了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资金到位后,凌天格组建起AI语音团队,从零到一搭建了基于transformer的自研框架,然后推出大饼AI变声,并运用到在线剧本杀以外的场景,产品在海外上线不久即拿下Product hunt的第一名。凌天格对「定焦」透露,格子互动去年营收1700万元,今年接近翻倍。

这种生死存亡、力挽狂澜的危机时刻,大部分00后创业者还没有机会体验,但这是未来的必修课,是打造一个新世界需要付出的代价。

池光耀就有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忧患意识。在今年北京的气温刚下探到0℃以下那一周,他开始为天使轮融资奔波。他对「定焦」说,创业之后他设想过最坏的情况,自己只剩1万块钱,花5000块买一个面包车,这样至少冬天有个住的地方,不至于冻死在外面。

00后开始大规模进入职场,其实也就是这两年的事,还因个性张扬被贴上了“整顿职场”的标签。然而当我们接触那些创业者,会发现他们的理性、务实、魄力,有远超这个年龄段的成熟。

或许,创业者是相似的,与年龄无关。

天生的学习者

真正塑造了00后创业者特质的,是他们的成长环境。

人们普遍将2000年之后出生的人定义为“后千禧世代”,再算上1995年至2000年之间的人,统称为“Z世代”。这是与网络世界链接最紧密、受智能手机影响最大的一代人。同时,他们一踏上职场,就赶上AI 2.0大爆发。

胡雅婷记得,初中的时候自己经常玩微博、贴吧,运营多个账号,策划互联网相关的活动,还定制一些小物件。那会儿正值移动互联网爆发,各种新奇玩法层出不穷。现在,AVAR给一些影视IP做文创周边,跟综艺节目合作开发明星形象的潮玩手办,运营思路跟当年异曲同工。

游戏则给池光耀打开了数字世界的大门。小学二年级玩植物大战僵尸,他想获得金币,只能一遍又一遍去打相同的关卡。于是他在网上找了一个叫CE的修改器,直接把游戏金币改成了无限量,一口气买下了商店里所有的东西。那是他第一次接触跟计算机底层相关的东西。

五年级,他开始用Scratch,学会了最基础的数据结构,然后跟同学开发了一个类似雷霆战机的游戏。从那之后他就步入了“歧途”,学视频特效、嵌入式开发、3D建模,在大学期间学人工智能,做大语言模型相关的项目。

整个过程全部是自学。他对「定焦」说:“跟着老师学的效率,根本比不上自己学。”

这是一群天生的自学者,从小就“住”在互联网上,对新兴技术有着远超一般人的敏感。

胡雅婷在高中时才开始接触编程,此前她一直在学画画,对文化课不感兴趣,很多老师都希望她参加艺考。谁知她通过一段时间的编程学习,拿下了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赛的金牌,被北大计算机系录取。

从零起步、没有基础,似乎从来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你想学,有很多办法。”池光耀说。

21岁的党嘉成创办FlowGPT的过程,充分诠释了“产品类的创业是完全不需要非常多经验的”。FlowGPT现在是全球最大的Prompt创作者社区,月活用户超300万,而党嘉成从有做这件事的想法,到产品做出来上线,一共只花了三天时间,此前他没有任何运营平台和社区的经验。年轻最大的好处就是,愿意花的时间多,愿意学习,不给自己设限。

00后的学习是兴趣驱动的。比如胡雅婷,如果让她学不感兴趣的东西,她一点都学不进去,甚至可能都不会去上课,但如果是她比较感兴趣的,她可以每天一直学。她从小痴迷设计和绘画,高中“跨界”学编程,则是因为对算法感兴趣,而算法和设计,在底层上是相通的。

硅谷创业之父保罗·格雷厄姆在《黑客与画家》一书中,向人们解释了这两个角色为何能够合二为一,本质上他们的工作是一个创造性的过程。

胡雅婷向「定焦」描述了她解算法题的过程:先想象算法框架,在大脑中呈现一个整体的画面,然后想象它的数据结构和数据流程。这与设计、绘画的过程高度相似。这也是为什么今天AI绘画火爆,计算机能自动生成极其逼真的画面。

互联网的开放互通,给了00后充分寻找个人兴趣的空间,创造了绝佳的学习环境和成长土壤,这是90后不具备的。创业的点子,往往就在追寻兴趣的某个瞬间,突然爆发。

沈泽楷学了五年经济学,同时是重度动漫爱好者,他一开始愿意花时间研究人工智能,仅仅是为了把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动漫人物的拟声合成做出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凌天格将声音作为在线剧本杀的一大亮点功能,是因为他认为Z世代的年轻人很容易emo,而声音能引起共鸣。他自己本身就是“社交需求和社恐的矛盾结合体”,喜欢玩剧本杀,想有更多表现,但又不得不面对社交压力,于是才有了HALO剧本杀。

回顾以上这几位00后的创业项目,它们都跟“玩”有关。所谓的改变世界、颠覆赛道,很多时候就在玩的过程中开始了。

“要代入00后消费者的群体,思考他们喜欢什么,发挥懂年轻人的认知优势。”胡雅婷说。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张金过去一年见了三十多个00后创业者,总结出这个群体的三大特质:学历背景好、心态开放、管理富有创造性。

在她看来,在这一波AI创业潮中,00后和90后、80后的起点都是一样的,甚至00后的优势还要更大一些。因为很多事物都太新了,原有经验无法直接复用,而00后没有包袱,对新事物的认知有更直接的触感。

另外,她认为AI带来的技术和效率提升,快速降低了创新的门槛,但又极大提升了创业者对技术突破“拐点”的判断难度和对瞬息万变的市场把握的不确定性。这也是敏感和灵活的00后创业者的优势。

按照本文中年龄最小的创业者池光耀的说法:年轻的大脑受到的塑造较小,年龄越大,大脑内特定部分得到强化的概率越大,可塑部分就越少。“年轻就像一张白纸,能创造无限的可能性。”

当“一张白纸”的00后今天开始AI创业,很多基础工作已经由前人做好了。

人工智能机器人AlphaGo在2016年击败了人类世界围棋冠军,让人类看到了人工智能的未来,OpenAI在今年领跑通用人工智能,百花齐放的AI原生应用时代正在到来。一条全新的起跑线出现,这是时代赠予00后的机会。

当然,挑战也是存在的。

池光耀还在北京见投资人,他给了自己最多一个月的时间。他把每顿外卖的价格控制在15元左右,有时候去一个地方要骑40多分钟的共享单车。在与「定焦」通话的一个晚上,已经快9点半,他还在三里屯的一家咖啡厅里等着见下一个投资人,合伙人趴在旁边睡着了。

“今年融资真的超级艰难,整个市场都是冬天,我准备回去好好迭代产品。”他说。

好在产品进展不错。各种各样的小工具被开发出来,有的开源了,有的开始收费。他想构建一个工具集合,用AI解决人们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小需求。比如今年上线的CopyAsk,就像一个住在电脑剪贴板里的ChatGPT,你可以在任意界面复制任意一段话,这个小助手将为你解释。然而这个需要付费的产品,99.1%的用户在白嫖免费额度。

“我下不去手收钱。”池光耀摊开手,他还是没有褪掉学生气。

凌天格的父亲也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曾在某互联网大厂做到副总裁。父亲对凌天格的影响很大,曾给过他很多信心,但随着创业进入纵深,凌天格发现CEO的孤独只有亲历过才会懂。

凌天格告诉『定焦』,小时候经常被父母带着出去见人,只要他们觉得对方比较厉害,且不一定能常见到,就一定会带着他,哪怕可能不太合时宜。这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了他对商业的认知和与人互动的感觉。

创业后,凌天格发现很多时候需要自己做主,而且他的想法有时候会与父亲不一样。比如在管理方面,他就认为对于需要协同合作的公司,架构越简单、越扁平越好。所以公司30多人了,他也没有设专门的管理岗。至于招人、融资,他都得亲自上。

这些00后没有正式工作过,他们是从大学校园离开直接创办公司,没有机会体验大公司复杂的管理架构,这意味着很多东西需要在实践中学习,他们需要摸索出自己的解题方法。

一位投资人评价胡雅婷:经常会在一些事情上跟大家做出相反的判断,有点反常识。一个典型的例证是,胡雅婷不是传统印象中的强势CEO,她才23岁,甜美柔弱的外表更是显小,而公司有一些员工在大厂工作过很多年。她如何hold全场?

胡雅婷的办法是用OKR,她把任务拆解得非常细,细到可以直接分包出去,谁来做都对结果影响不大,“这样交付会很清晰,少了很多工作情绪上的对接。”她对「定焦」说,不是逼着自己学习如何当一个强势的领导,而是直接放弃传统惯例,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定位。

「定焦」在多位00后创业者身上都发现了这一特质,他们有自己的喜好,不会把自己强行塞进一个传统意义上好的东西里。胡雅婷调侃:“我怀疑我去上班的话,就会是整顿职场的00后,因为很多的固定规则和评估体系我是无法适应的,所以只能选择开始创业。”

每一代创业者都有自己独到的优势,80后、90后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00后正在迎接AIGC的红利。虽然这个红利还处在萌芽期,但它代表了未来。新一批伟大的创业者,或许将从中诞生。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是年轻人的。

*题图由ChatGPT生成。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